第二章

 

 

 

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一些小情小愛小創傷而停止運轉,所以綠洲書店依舊擠滿了放學後來朝聖書店門面的少女們,看著一如往常面無表情刷Barcode條碼的金聖圭竊竊私語,簇擁著笑意滿滿推薦漫畫的南優賢東聊西扯。

 

南優賢還是一樣笑起來的時候眼睛是彎彎的、會放電的桃花眼,只是隱藏不住眼神中多的那一點點的憂傷。

 

嗚呼,眼神中帶了點憂鬱的男孩最迷人了!

 

少女們的前仆後繼讓金聖圭發覺南優賢的魅力也太強大,這鶯鶯燕燕圍繞著他,吵鬧的聲音穿透金聖圭的雙耳,讓他的大腦煩躁地嗡嗡作響。

 

「優賢!」金聖圭站在櫃檯,一手靠在櫃台上托著下巴,伸出另一手對南優賢勾了勾手示意他過來。

 

南優賢就被那纖長好看有如白蔥的手指給勾到了櫃檯。

 

「圭哥,有什麼事?」

 

金聖圭站直身子搥了搥肩膀,說了聲「我站得腿痠,累了,不想顧櫃檯,你來結帳!」接著便像狐狸一般嗖地溜了出去,消失在有如茂密樹林的書架間。

 

南優賢只能愣愣地目送金聖圭消失的背影,接下很會以上克下的金組長留下的結帳工作,心裡還想著那晚金聖圭跟他說關於馴養的事。

 

豢養很簡單,為給他吃飽就好,可馴養不是那麼簡單的!南優賢唸書再怎麼混,也知道該上網找估狗大神或是偽雞百科求真相,所以他也了解到馴養除了滿足生理需求也要滿足心理需求。總而言之,若金聖圭要求自己要有能力馴養他,那他就要和對方「建立關係」,要讓圭哥信任他且心甘情願被掌控。

 

所以,首當其衝的就是在工作上,把金組長任何不合理的要求都當作是聖旨,就算他再怎麼壓榨工讀生,也要表現出心甘情願一點都不辛苦的樣子。

 

 

 

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氣,南優賢毫不抱怨的一人站在櫃台應付繁忙的工作,得來的報酬就是休息時間金聖圭遞給他一瓶冰涼的百事可樂。

 

金聖圭進入員工休息室將飲料遞給他的時候,以嘉許的眼神看著他說了聲:「辛苦了,表現不錯,賞你一瓶飲料!」

 

南優賢把冰涼的可樂罐握在手中,心裡感受到的是金聖圭掛在嘴角的那抹笑意帶來的清涼。

 

如沐春風。

 

 

 

 

 

金聖圭對於南優賢那受寵若驚的表情感到很滿意,只是略施小惠,對方就好像得到了多大的恩惠一般的感激。

 

其實是故意放南優賢一個人顧櫃檯,看看他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刁難而感到不悅,不過南優賢倒是很認份的獨撐大局,也沒有任何的抱怨。這樣看起來反而是身為組長的他過份了!

 

想想這樣戲弄小朋友也不好,金聖圭才差遣其他工讀生去買飲料回來,再轉送給南優賢。

 

沒錯,金組長就是連自己去買飲料都懶,這南優賢喝到的冰涼可樂,還是其他命也沒比他好到哪裡去的工讀生,在大熱天揮汗出去買回來的。

 

金聖圭想想都為自己的小聰明感到很得意!

 

 

 

 

金聖圭看著珍惜地喝著自己給的飲料的南優賢,覺得那樣子十分可愛,又忍不住想要戲弄他一下,便將話題帶到了那天酒攤結束時所說的話。

 

「優賢,我想我們應該來討論一下關於馴養的事。」金聖圭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嚴肅地就好像是在面試新人的主管。

 

「是!」南優賢趕緊放下了手中的飲料罐,乖巧地將雙手放在膝蓋上正襟危坐。

 

「你有什麼想法?」金聖圭將問題丟出。

 

「嗯……」南優賢偏著頭思考了一下。「具體的什麼我也說不出來,總之就是讓圭哥開心!」

 

金聖圭聽了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這句話很中聽。……所以,你接受我的提議嗎?……馴養。」

 

「如果要和哥變親這是必要的話,我答應。」南優賢說完後,微微皺起眉頭,提出自己的疑問:「可是,圭哥為什麼會想到這樣特別的方法?我是說……馴養,一般人不會用這兩個字用在人與人建立關係上吧?」

 

金聖圭瞟了南優賢一眼,用手敲了敲放著飲料的桌面,震動的飲料罐突兀地在只有兩人的休息室內喀啦喀啦作響。

 

「不然,你要和我談戀愛嗎?反正你剛好失戀啊!」

 

 

 

 

 

「…………………………欸?!」南優賢因為太過驚訝而把嘴張成O字型的章魚嘴。

 

看他那好笑的樣子,金聖圭不禁噗哧地笑了出來。

 

「小子你的表情太誇張了!」

 

「圭、圭、圭哥……圭哥,你,你是在逗我吧?」南優賢的大腦一時運轉不過來。

 

「我喜歡折磨你啊!」金聖圭用手指往南優賢額頭上用力一彈。

 

「圭哥不要這樣嘛!被女朋友甩就已經夠折磨了……」南優賢摸了摸被彈得發紅的額頭。很痛,可是他不敢唉唉叫。

 

「我這是和你親近……」金聖圭用歪理將自己的惡行合理化。「你看我對你是不是和對其他人不一樣?」

 

「……對我特別壞……」南優賢垂著眼,眉間皺在一塊,看起來就像個小可憐。

 

「那也是特別嘛!」金聖圭把南優賢喝到一半的可樂罐拿起來往被他給彈紅的額頭上靠去,冰一冰應該也可以消腫吧?

 

他繼續說道:「優賢你要知道,對我來說,你就是來綠洲書店打工的工讀生的其中一個,工讀生來來去去的,我們正職的早習以為常,也不會特別多記得誰一點。只是因為你剛失戀,看起來有些可憐,店長又叫我要好好關心你,我就照做了,不代表你對我來說有比其他人重要多少……」

 

「所以,我們才要建立不一樣的關係……這就是圭哥的論點嗎?我不也答應圭哥要照你說的方式去做了……」南優賢聽到金聖圭說自己沒有比較重要,心裡免不了有些失落。

 

「只有用特別的方式,建立我們再多一層的關係,你在我心中才會成為特別的存在,而我也是。我不再只是金組長,你不再只是工讀生;對你,我不只是金聖圭,對我,你不只是南優賢。」金聖圭解釋道:「你懂嗎?特別的存在。我們彼此需要,都是對方的唯一,當然,這不一定是愛情,也不代表是就一定要成為戀人的關係……」

 

南優賢不確定自己完全懂金聖圭想要表達什麼,但是著眼在「特別」與「唯一」,他就覺得馴養似乎是件很值得做的事,尤其對方是圭哥。

 

「圭哥,我決定馴養你,雖然這絕對會是個挑戰,但我相信結果會是值得的!」

 

「不後悔?我可是脾氣很不好又任性喔!而且我會一直壓榨你工作!」

 

「如果下班後圭哥願意陪我聊聊天,或是找個地方喝一杯,再多工作也不算辛苦啦!」南優賢拍胸脯保證自己做得到。

 

 

金聖圭聳了聳肩,表示不置可否,他當然不會告訴傻呼呼的南優賢其實現在聊天的過程就算已經在開始建立馴養的關係。

 

「所以,」南優賢笑得很諂媚:「圭哥今天下班以後要不要和我去喝一杯?」

 

金聖圭看著南優賢百般討好的樣子,心裡覺得好笑,但還是裝出老大不願意的表情說:「你以為你圭哥那麼好約喔?!」

 

 

「圭哥、圭哥……」南優賢一臉哀求。「我請客啦!我請你喝酒,拜託嘛~」

 

金聖圭繼續面不改色地說:「可是我今天開車來上班,好青年不酒駕。」

 

「車放公司,今天先搭地鐵好嗎……哥,拜託嘛!現在晚上回去住的地方,看到女朋友留下的東西,剛好就是『夜深人靜、觸景生情』耶……你忍心看我一人悲傷的度過寂寞的夜晚喔?」南優賢繼續哀求。

 

「可是,宵夜……太陽春的我可不吃。」

 

「我們去吃五花肉好不好?圭哥,拜託嘛……」南優賢雙手合十道:「就請你答應可憐兮兮的優賢吧!」

 

「唉,你都這樣厚臉皮的苦苦哀求,就答應你吧……」金聖圭嘆了口氣,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樣子對南優賢說。「看在你還是個窮學生的份上,我就勉強跟你去吃五花肉,不然我通常都是吃韓牛的……」

 

金聖圭說完就從椅子上起身,往門口走去。

 

看南優賢沒跟上,他回頭給了南優賢一個白眼。

 

「還愣在那做什麼?休息地夠久了吧!趕快回去工作!」

 

「遵命,金組長!」南優賢站起來舉起右手對金聖圭做了個敬禮的姿勢。

 

 

 

 

 

 

金聖圭晚上還真的如南優賢所願的和他一起去吃了宵夜,那氣勢也差不多是要把南優賢給吃垮。

 

金聖圭的好酒量著實嚇到了南優賢,看著桌上逐漸增加的一瓶瓶綠瓶子,還有不斷被金聖圭放入嘴裡消滅的五花肉,南優賢下意識地摸了摸口袋裡的皮夾,他有了到下次發薪日前都要吃泡麵的覺悟。

 

看金聖圭的雙頰被肉塞的鼓鼓的,臉上也因為酒精的作用而雙頰緋紅顯得有幾分媚色,南優賢不禁吞了吞口水,為什麼現在坐在自己對面的圭哥可以那麼地……可愛?

 

「南優賢你用想吃的眼神看著我幹嘛?!」金聖圭夾著肉的筷子在南優賢的眼前晃了晃。「我是不會烤給你吃的,要吃就自己夾啦!」說完又立刻把筷子上的肉一口放進嘴裡。

 

南優賢拿起酒杯將酒一口飲盡,他不能告訴金聖圭,他被肉塞地鼓鼓的雙頰看起來比五花肉更嫩更可口……唉,多喝幾杯,不要再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了!

 

南優賢舉起手來對櫃檯喊了聲:「老闆娘,我這裡再來兩瓶啤酒!」

 

 

 

 

 

 

 

不知道是金聖圭酒量太好,還是南優賢酒量太差?這頓宵夜吃下來,最後變成金聖圭付了帳還得忍受在路上發著酒瘋的南優賢。

 

金聖圭今晚終於知道,南優賢原來是那種酒醉後就會變得很黏人的類型,就像現在緊黏著自己猛蹭,嘴裡還『圭哥圭哥』地嘟囔著,連站都站不穩,讓他覺得很頭大。

 

這一點都不好玩……金聖圭在心裡煩躁地吶喊。

 

「圭哥……我們要去哪?」南優賢不安分的扭動著,讓扶著他的金聖圭覺得舉步維艱。

 

「你走好,叫計程車送你回家啦!」金聖圭沒好氣地說。

 

「回家?」南優賢甩開金聖圭扶著自己的手,猛力地直搖頭。「不可以回家!金聖圭你今天都要跟我在一起,知道嗎?!」

 

「嘖!南優賢你這小子活得不耐煩啦?!敢對我連名帶姓的叫?!」金聖圭拳頭往南優賢的腦門就是一敲。

 

「唉!……」南優賢摸著腦門慘叫一聲,又是可憐兮兮狀的看著金聖圭。「金聖圭你欺負人!你欺負人……」南優賢邊說邊耍賴地往路邊一蹲,看起來又是一副要哭的樣子。

 

「欸……你幹嘛啦!」金聖圭用腳輕輕的踢了踢他。

 

南優賢打著酒嗝,揉著眼睛說:「前女友八成就是看我好欺負才甩了我,圭哥說要和我親近也是騙我的,總是對我兇巴巴的,你們都是騙子……都是看我好欺負才親近我……」

 

金聖圭不耐煩地又用腳再踢踢蹲在地上不起的南優賢說道:「大男人蹲路邊耍賴你害不害臊啊?快給我起來!」

 

「……圭哥你打得我很痛!」南優賢抬頭看著金聖圭,一臉委屈,額頭靠近髮際的地方還真腫了個紅印子。

 

金聖圭無奈地也蹲下身,用手掌按在南優賢額頭上問:「真的很痛嗎?我覺得我沒有很大力啊……」

 

南優賢看了看金聖圭,覺得圭哥臉上無奈的表情偏偏看起來有些溫柔。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說:「我覺得,現在被女人甩的心痛,已經沒有那麼痛了……圭哥,你說是不是因為我開始馴養你的關係?」

 

「我怎麼會知道……」金聖圭將南優賢從地上拉起,他不會讀心術,也不是南優賢肚子裡的蛔蟲。

 

 

 

「圭哥……」南優賢拉著金聖圭原本想鬆開的手。

 

「不要叫車,我們就保持這樣走到地鐵站,好不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聖*絺枒
  • 嘿囉~我又來惹...((怪阿姨XD
    聖圭是在嫉妒嗎ˊˇˋ/ 呵呵..好可愛~~
  • 金聖圭是傲嬌界代表性男神啊(灑花)
    我的靈感男神VVV

    夏夏 於 2013/08/01 2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