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還是無法做到無禮的對待南優賢,來英國那麼久,或許英式的紳士禮儀已經融入他的血骨裡,他認為再怎麼說,他還是欠南優賢一個道歉。

 

還記得南優賢喜歡自己那對獨一無二的袖扣,記起南優賢抓起自己手腕時的熱度,金聖圭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似乎,隱隱作痛………不過,疼痛的地方是心臟………

 

替南優賢設計一對袖扣,就當作是道歉的禮物,金聖圭投入了沒日沒夜的設計與手工製作………

 

腦海裡都是那個人帶著笑意,令人感到惱怒的身影………

 

完成成品後,金聖圭才發現,自己已經在工作室內待了很久,凌亂的頭髮與臉上青綠的鬍渣,讓他看起來就算在公園躺著偽裝成流浪漢也不會有違和感。從煙灰缸滿出來的菸蒂,滿桌的空酒瓶以及濺著咖啡漬的杯盤,緊閉的室內不流通的空氣也瀰漫著一股發酵的味道………

 

 

金聖圭伸了伸懶腰,轉動頸部紓緩一下身體的疲憊,走到窗邊,將窗簾拉開,推開窗,讓新鮮的空氣灌入室內。

 

現在是接近正中午的時間,陽光的熱度毫不客氣地隨著新鮮空氣一起灌入室內,金聖圭甚至擔心自己會像吸血鬼一樣,一接觸這種光明的熱度就被燃燒殆盡………

 

瞇著眼,他感受到工作桌檯上的作品正因自然的光線的進入而閃耀著銀白色的光芒。拿起要給南優賢的袖扣,再度走回窗邊,金屬的冰涼和外面的溫度有著明顯的對比,他細細的看著自己的作品,臉上盡是驕傲。

 

用數學運算子的無限符號為主體,在配上南優賢拼音的縮寫,代表金聖圭的歉意與祝福。

 

擁有無限可能的南優賢。

 

 

這樣,就夠了吧?

 

 

 

 

 

 

 

 

收到金聖圭寄來的包裹,南優賢在看了內容物以及附上的卡片後,將金聖圭替自己設計的袖扣緊握在手中,內心的激動是以往所沒有的………生活周遭沒有人可以給他答案,金聖圭為什麼隨便做點事,都可以讓他悸動?

 

南優賢決定暫時不要去想答案,雖然他一直想要與眾不凡,但偶爾扮演一下讓人頭痛的兔崽子也沒關係吧?!

 

不論下一步該怎麼走,他現在就想追上金聖圭的腳步!

 

 

 

 

 

急切的門鈴聲,刺耳地穿透金聖圭的腦門,他掙扎地張開滿是睏意的眼,發現房間內的時鐘顯示的時間是半夜兩點。

 

不論是誰,在這安靜地令人窒息的夏夜瘋狂的按著他家的門鈴,金聖圭的內心都會湧出殺意!害怕被鄰居抗議,他趕緊去開門………

 

 

「嗨!」

 

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臉孔,還有那一度令他憤怒、有著該死的親切的嗓音。

 

 

 

和南優賢對到眼的同時,金聖圭木然的將門關上。

 

 

 

 

從仁川到曼徹斯特,南優賢整個飛行旅程上都沒睡,期待的就是見到金聖圭的這一刻。

 

他沒有想到對方在看到自己後,會是這樣的表現。

 

繼續按著電鈴,南優賢知道金聖圭並沒有從門邊離開。

 

「金聖圭,你開門!」

 

「憑什麼?!」隔著一道門,金聖圭充滿怒氣地把自己的亂髮抓得更亂。

 

「憑你隨便施點小惠,弄個破爛東西,就讓我什麼都沒想的飛來這裡!………還有,我會就這樣一直按門鈴到你開為止!」

 

「你這混蛋!」金聖圭打開了門,迎上了南優賢笑得得意的臉。

 

將南優賢和他的行李一起丟進屋內,金聖圭『砰』的一聲將門關上。

 

揪住南優賢的衣領,他惡狠狠地說道:

 

「告訴你!那才不是什麼破爛東西!我花了幾天才做出來的你知道嗎?!」

 

 

南優賢將手伸到兩人視線可及之處,緩緩說道:「我知道,這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品………你金聖圭,為我南優賢,創作的獨一無二的作品………」

 

金聖圭鬆開了緊抓南優賢衣領的雙手,原本凝結的空氣瞬間緩和了不少。

 

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話題,他走到廚房翻找著杯子。

 

「………你要不要喝點什麼?」

 

南優賢不知何時默默地靠近了金聖圭,一聲不響宛如夜裡遊蕩的幽靈。

 

「我只想問你,如果我願意,你會不會要我?」

 

 

南優賢的話讓金聖圭宛如被定格的畫面,他不敢轉頭去看,他害怕和此刻地南優賢對到眼。

 

他怕,他會說『好』………

 

 

 

 

 

 

金聖圭的動搖,來自南優賢袖口的那副袖扣………

 

南優賢口中說著獨一無二,袖扣的金屬光澤刺進金聖圭的眼中,想要躲開而走到廚房,對方卻像午夜糾纏著自己的無數夢魘一樣………

 

什麼叫『你會不會要我?』

 

金聖圭印象中的南優賢不是那麼卑微的人。

 

 

轉身,選擇越過南優賢,他開了冰箱拿出兩瓶冰啤酒。

 

擦身而過的須臾,他不是沒有看見南優賢看著自己時眼中的慾望。

 

太過赤裸裸的情感,他選擇遞出一瓶啤酒用以冷卻對方。

 

南優賢識趣的沒有咄咄逼人,於是金聖圭大方的出借了他家的沙發,就算南優賢躺在上頭是一夜無眠。

 

 

 

 

 

他們不是陌生人,金聖圭省略客套,南優賢在金聖圭那還算舒適的沙發上輾轉難眠。

 

屋裡充斥著金聖圭的味道。

 

鋪天蓋地的空寂,明明接近了,心卻還是一樣遠,南優賢的眼睛痠澀卻不捨閉起,他想把微光中看得見的一景一物盡收眼底。

 

恐懼如同黑暗的室內壟罩的著他,南優賢第一次害怕,害怕自己不夠好,怕失去「他」。毫不遲疑的來到金聖圭的身邊,現在卻有無邊無際的不確定感。他害怕沉溺失落的情緒,說到底,愛不愛都該狠一點的!就算金聖圭終究不能成為自己的永恆,他也不容許兩人再持續這樣的拉距。

 

就算最後走不下去,他還是要金聖圭融入自己的生命,結局如何不重要,現在偏離的軌道,就當是按下暫停鍵,存檔留下回憶,以後的苦澀,他也會甘之如飴………

 

 

南優賢從沙發上起身,踏著安靜的腳步,來到金聖圭的床邊。

 

黑暗中,金聖圭睜開的雙眼就像是滿室漆黑中讓人渴求追尋的光源。

 

注視著同樣睡不著的金聖圭,南優賢沉默地躺上了金聖圭的床。

 

 

 

 

沒有拒絕,金聖圭只是挪了挪位子,讓出了床的空間。

 

隔著一層薄薄的涼被,南優賢從金聖圭的背後擁著他。

 

那是一個很暖的懷抱,暖得金聖圭雙眼生疼。

 

心中有著一絲絲的苦澀,怎麼,只是一個單薄的男人的懷抱,卻能讓自己冰冷已久的心感受到炙熱?

 

金聖圭告訴自己,不能與這樣的溫柔一同沉淪。

 

因為,他是南優賢。

 

該在『完美』那條道路上行進的南優賢,若是愛上他,就會是一種墮落。

 

愛上金聖圭,是一種墮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