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性欲支配身體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因為性欲會變成彼此的羈絆,讓你忘了愛才是真正的羈絆。

愛是慢慢地成長,所以不能讓性欲超越愛,必須讓性欲永遠比愛晚一步發展。

這麼一來,彼此結合的同時也能感受到深刻的愛,身心靈才能同時獲得幸福感。》

 

尼采:善惡的彼岸。

 

 

 

#######################

 

 

 

和李浩沅在一起是一件幸福的事,所以,張東雨決定等待。

 

說面對李浩沅那運動員所擁有的體格不會被誘惑的話,張東雨就是在說謊了,不論是擁抱或是親吻,體內的躁動每每提醒著他,對於李浩沅這個人,他想要得更多。

 

在戀愛的經驗上,張東雨絕對遠比李浩沅要豐富許多,他的過往並不是一張白紙,而是在傷人與被傷害的反復試驗中走到了今天。

 

所以上天給了他一個考驗,那就是和交往過的人都不一樣的李浩沅。

 

若是按照以往,有時愛不愛也不那麼重要,滿足與被滿足,或許只是剎那,這就只是成年人有需求的時候都會想要的………狠狠的在身體留下記憶,不過通常只是短暫的印象。

 

 

張東雨可以主動親吻李浩沅,主動將對方的手拉著還到自己的腰上,但他不想主動地讓對方佔有自己的身體。

 

想到每次自己輕啄李浩沅的唇時,對方總會暫時性的肢體僵硬,那樣子讓他覺得戀人單純得可愛。所以雖然早已在自己解決生理需求時幻想過很多次被戀人佔有時的場景,張東雨還是覺得應該等待,就算發洩完的自己得來的是這都是夢的空虛感。

 

這一次,他要把主導權丟出去。

 

如果李浩沅真的愛他,那他們應該先享受甜蜜的愛情,再等待適合的那一天到來。

 

 

張東雨在自己的日記上寫下和李浩沅交往了第幾天,還有兩個人今天又一起做了哪些事。那些事看起來很無聊,但是想到李浩沅陽光的笑容,他覺得心很暖。

 

其實很單純的交往關係,讓彼此更舒服自在。

 

 

 

 

 

#######################

 

 

 

 

 

在Club的舞池裡熱舞的張東雨,吸引了眾人的眼球。華麗的舞步和舉手投足散發出的狂野與性感,牽引著充滿欲望的眼神的注視。

 

一旁的李浩沅與張東雨,只是看得目瞪口呆。

 

「浩沅,你的東雨哥原來是這樣子的人啊………」南優賢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有的是讚歎與覺得不可思議。

 

李浩沅拿起手上的啤酒罐了一大口,聲音有些低沉地說:「我也不知道………我從來都沒有看過他的這一面。」

 

南優賢看得懂來這裡玩樂的人們眼中赤裸的欲望,再對比在自己身邊感覺正在壓抑著什麼的李浩沅,他覺得很不妙,非常的不妙。

 

「欸………你不覺得,你該採取什麼行動嗎?」看著幾個貼近東雨扭動的身體,南優賢覺得,是男人的話現在應該要宣示主權了。「如果我沒記錯,你的舞技不是也挺好的嗎?」

 

 

李浩沅繃著臉,將手中的啤酒遞給南優賢,像舞池中央走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李浩沅也進了舞池,張東雨發現的時候,李浩沅的身邊也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李浩沅邊跳著邊靠近他,但臉上的表情不怎麼好看………

 

「浩沅,我沒有想到你舞也跳得那麼好!」張東雨是真心讚美。

 

今天因為說要來Club玩,李浩沅和南優賢都有特別打扮,所以現在隨著重音節拍跳著強而有力的舞蹈的李浩沅看起來格外有魅力。

 

張東雨玩得很開心,和李浩沅尬起舞來,卻沒有發現對發的眼神中有些許的憤怒………

 

看著張東雨跳舞時格外性感動人的樣子,李浩沅的內心有著小小的不滿與憤怒。

 

雖然東雨是注視著自己的,雖然對與他共舞的自己,那閃亮的雙眼吐露出來的是開心與迷戀的,但李浩沅還是不開心。

 

他不要這樣的東雨被自己以外的人看見。

 

太危險了。

 

 

 

東雨看著他又露出了俏皮的笑容,李浩沅心裡暗罵一聲,臭著臉抓著東雨的手腕就直往場邊的座位走去。

 

這性感又可愛的樣子,除了他李浩沅,誰都不准看!

 

 

 

南優賢從頭到尾在一旁看戲看得很開心,他還因此多點了一手啤酒。忌妒心強的李浩沅在看著東雨的眼神根本就是可以把對方用視線燒出兩個洞了嘛!好不精采!他又拿了一瓶啤酒,配著炸雞看好戲。

 

到李浩沅板著臉把張東雨帶回來為止,南優賢不知道趕走多少朝自己黏上來的蒼蠅。今晚他可沒那心思收集備胎,他只想好好看戲哪!

 

臉上浮著賊笑,南優賢又喝了口啤酒。

 

李浩沅那像踩到大便的表情,他只有在球隊輸球的時候看過………

 

 

 

 

 

#######################

 

 

 

「浩沅,你抓得我有點痛………」東雨並未查覺李浩沅已經在生氣了,他只是不解為什麼他對李浩沅笑換來的是像小雞般的被抓下場,這有點狼狽………

 

李浩沅鬆開張東雨的手,表情很不對勁。

 

南優賢先守好他們桌上的酒瓶,以防意外發生………

 

「那個,東雨學長………」南優賢發誓他是出自好心。「我想提醒你一下,現在得浩沅是快要爆炸的模式………」

 

「過來………」李浩沅面無表情的拉著東雨離開,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南優賢歎了一氣,鬆開護著酒瓶們的雙臂………這時候他如果還跟去看好戲,就真的是白目了!

 

 

 

 

#################

 

 

 

 

廁所的門將外面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完全隔絕,沒有其他人的空間,安靜地讓張東雨只聽得到李浩沅大口大口的呼氣,像是在忍耐什麼的呼吸聲。

 

「你在生氣嗎?」拉起李浩沅的手,張東雨偏著頭抬眼望向戀人飽含怒氣的雙眼。

 

被東雨這樣拉著手,加上他詢問的口氣是那麼的、那麼的………委屈,李浩沅那已經直沖頭頂的怒氣,頓時消了一大半。

 

深吸了一口氣,他回握東雨的手,語氣充滿酸澀:「我不喜歡他們看你的樣子………更討厭佔有欲那麼強的自己!

 

李浩沅雙手一使力,將東雨拉近自己懷中,緊緊抱著對方,就好像要把戀人揉入自己的體內一樣………

 

「東雨哥是我的!」

 

李浩沅宣示主權的樣子,就好像是深怕心愛的玩具被搶的孩子,惹得張東雨不禁輕笑。

 

自己對浩沅是那麼重要啊………那以後可能想要來Club盡情跳舞是不可能的了………

 

「嗯,我知道了………」東雨用同樣的力道也緊緊地抱住李浩沅。

 

「哥知道自己的舞跳得很煽情嗎?」李浩沅哀怨地指控。

 

東雨將腦袋埋在他胸前搖了搖頭,把頭髮都弄亂了。

 

李浩沅伸起右手強悍的扣住東雨的下巴,左手卻是溫柔的將對方的頭髮整理好。

 

有再多的怒氣,都因為東雨溫柔的眼神而煙消雲散。

 

望著從舞池就一直注視著的水潤嘴唇,李浩沅這次再也不想等待………

 

直接舔上了東雨的唇,李浩沅用舌尖描繪著東雨的唇型,接著輕咬了那豐厚的下唇………

 

感受到東雨因受到刺激而縮了一下脖子,他一邊吻著東雨一邊因對方可愛的表現而輕笑出聲,招惹來東雨不滿的回咬,那力道好似搔癢,只是讓欲望更加勃發。

 

浩沅繼續輕輕的吸吮著東雨的唇部,並將舌尖推入東雨口中,卷住東雨的再與之糾纏,直至兩人都透不過氣了才捨得分開。

 

李浩沅看著因為缺氧而滿臉通紅的東雨認真的說:

 

「如果再繼續,我就無法停下來了………東雨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