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不同於行為,是無法約束的,因為感覺無法憑藉意志力驅使。

所以我們無法承諾對方,一定會永遠愛他,但愛不僅是種感覺,因為愛的本質就是愛這個行為。》

 

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

 

 

#################

 

 

 

張東雨敞開了心裡的那扇門,於是李浩沅住了進來。

 

一直以來,張東雨對於愛情都抱持著感覺對了就不該猶豫,於是,受傷也是家常便飯。只是張東雨本來就是很想得開的個性,所以幾次的分分合合,不論是被甩還是感覺淡了,他都可以自己好好的調適。

 

喜歡上同性本來就是一件辛苦的事,所以對於任何一個前任,張東雨從來沒有過任何的抱怨或著是在分手後有什麼不愉快。他認為,既然這是一條辛苦了路,就算幸福無法是永久的承諾,但是愛著對方那時的感覺,應該要好好的品嚐。

 

現在,李浩沅住進了張東雨的心裡,兩個人從來都沒有給對方關於「永遠」的承諾,張東雨也不會對李浩沅有任性的要求希望在一起一輩子。

 

兩個人的結合,就是愛本身這個行為,還需要更多嗎?

 

 

 

現在李浩沅搬到張東雨的住處與他開始了同居生活,說實話張東雨是有些興奮又有些緊張的。

 

第一次,    他讓一個人侵門踏戶的完全進入了自己的世界。

 

從此可以看得出來李浩沅在他心中的份量。

 

 

 

雖然說張東雨出身書法流派世家,又身為長孫,但所幸張家對孩子都是採開放的教育態度,也沒有老舊迂腐的舊宗家的傳統與拘謹。

 

張東雨在高中的時候確定了自己喜歡同性這件事,當時他很慌亂,他認為這對一個家族來說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當他哭著對爺爺說對不起,然後跟父母說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時,張家得大家長只是咳了兩聲,拉著自己孫子的手,告訴他,喜歡一個人並不丟臉,不需要對他們說對不起,因為他沒有錯。

 

張東雨當時雙眼噙著眼淚,一抽一抽的吸著鼻子,覺得爺爺拉著自己的手的那隻手,雖然已經佈滿老人斑和皺紋,卻特別地溫暖。

 

張家父母也是摸著張東雨的頭,笑著說他是傻孩子,真不知道為這種小事煩惱了多久?

 

不論張東雨喜歡什麼,張家人都是無條件的支持。

 

「愛」,張家爺爺對自己的孫子說,不論愛是以什麼形式存在,不論愛的長短,不論愛的後面跟隨而來的是什麼,都要仔仔細細的去體會。因為只有充分被愛浸潤,才能夠寫出充滿靈魂的書法。

 

 

「愛」

 

張東雨一路走來總是被滿滿的愛給包圍,家人對他的支持,讓他不用躲躲藏藏的掩飾自己對某個人的愛意,所以,現在他可以全心全意地去愛李浩沅。

 

張東雨在和李浩沅一起做出決定要同居的決定時,他特意回本家和父母說了這件事。

 

母親笑著說多一個人照顧迷糊的他,自己也可以放心許多,以後可以不用專程去幫張東雨打掃住處了!

 

而父親則是擔憂地問,李浩沅是足球員,那是不是會對張東雨很霸道?

 

爺爺也在這時不滿地指著父親說:「你當我們家東雨是隨便讓人欺負的小媳婦嗎?」

 

訓斥完父親後,轉頭張家爺爺又對張東雨叮嚀到,張家男人的體貼不能忘,對待那姓李的小子也一樣,還有就是過一陣子找時間把李浩沅帶回本家讓爺爺看看,因為怪僻一堆的張東雨居然願意和李浩沅一起住,讓他實在是太好奇了!

 

也不能怪爺爺太有好奇心,因為張東雨的確從小就一堆怪僻,所以他才沒有住在學校的宿舍,而是另外在學校附近找了住的地方。

 

對於自己的領地有奇怪的堅持的張東雨,從小在家裡就看得出來!因為張東雨總不喜歡母親去動他房裡的擺設,睡覺一定要用兩個枕頭,而且堅持要睡在床的右側,因為左側是他的玩偶們睡的位置。

 

上大學自己一個人住外面後,張東雨依舊是有著這些堅持,所以就算是母親去幫自己打掃,他也會再三叮嚀母親不要動房子裡面的擺設。

 

每一樣東西都有它該在的位置。

 

 

 

現在,李浩沅進入了張東雨最私密、堅持最多的那個私領域,張家的家長們真的很好奇,張東雨會把李浩沅擺在什麼位置?

 

 

李浩沅可不是自己不會移動的那些玩偶,同居的日子裡,張東雨到底會把李浩沅放在什麼位置?有奇怪堅持的張東雨會向李浩沅妥協?還是李浩沅會依著張東雨奇怪的堅持聽他擺佈?

 

 

張東雨離開後,張家的家長們都開始期待見到李浩沅來本家的那一天。

 

 

 

 

#################

 

 

 

 

同居生活好比新婚一般的甜蜜,張東雨發現李浩沅不但是個好情人,也是個好家政夫。

 

每天早上,張東雨都在李浩沅的親吻下被喚醒,睜開眼,李浩沅放大版的帥氣臉龐總靠他好近!

 

李浩沅會用寵溺的眼神看著他,用那雙粗糙的大手揉亂他的頭髮,說聲「東雨哥,該起床吃早餐了!」……然後,他在這樣的溫柔下漸漸清醒,食物的香氣也竄入了他的鼻腔。

 

張東雨總是會厚著臉皮從床上坐起身,張開雙臂示意李浩沅將他拉起。

 

李浩沅也總是每天不厭其煩的將張東雨從床上給抱起,等戀人的雙腳確定在地板上踏穩了,再推著他往餐桌前進。

 

張東雨總半瞇著眼,等著李浩沅替他倒好咖啡或是熱牛奶遞到他手上。

 

每天都被服侍地好好的,張東雨覺得這樣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掉入了『家有仙妻』劇集的場景裡……但這不對勁啊……明明,李浩沅才是那個發起情來就把自己折磨得下不了床的人呀!

 

想到這,張東雨不禁臉紅。

 

他的浩沅是超完美情人……

 

出得了廳堂,進得了廚房,晚上也像每日洞房……

 

 

 

「東雨哥,在想什麼?」坐在張東雨對面吃著早餐的李浩沅發現戀人又在神遊了,便開口呼喚對方。

 

「沒、沒有……」張東雨趕緊將頭埋在馬克杯後假裝在喝著牛奶。

 

他總不能告訴李浩沅,自己此刻是怎麼在想他的吧?

 

李浩沅見張東雨不說,也只是聳聳肩,繼續吃著自己的早餐。

 

 

「對了!」張東雨似乎想到了什麼,把馬克杯往桌上乓地一放!「浩沅!浩沅!昨天晚上南優賢打電話給你說了什麼?你為什麼笑成那樣?」

 

「喔,」李浩沅想起昨天南優賢在電話中氣急敗壞的語氣,又不禁笑了起來。「優賢那小子,是打電話來抱怨聖圭學長的……」

 

「你說那個校醫?」張東雨對這個話題感到非常有興趣。

 

李浩沅點了點頭說:「對,好像是他從那位醫學系畢業的學長那裡收到了很不得了的禮物……那小子應該是炸毛了!」

 

「我記得金校醫是有時段性的服務看診,其他時間是在自家醫院擔任主治醫師吧?」張東雨的話題突然跳開了,他敲敲腦袋,眼睛咕嚕咕嚕地轉著,又轉回李浩沅身上。「你好像有說過他似乎喜歡優賢喔?」

 

李浩沅笑著點了點頭,眼神中有幾分邪惡。「應該是對南優賢『非常有興趣』……哥你知道他送給南優賢什麼禮物讓南優賢大抓狂嗎?」

 

張東雨搖了搖頭……

 

李浩沅舔了一口吐司上的鮮奶油,接著笑得露出森森白牙……

 

「金聖圭送給南優賢一條名牌的紅色內褲……對了,金聖圭他其實在醫院是肛門直腸外科的主治醫師……」

 

李浩沅此話一出,張東雨喝到一半的牛奶都給噴了出來。

 

李浩沅不意外戀人的反應,處變不驚地拿起餐巾紙越過餐桌替張東雨擦拭噴在身上的牛奶。

 

「哥,一大早就把白白的液體噴得到處都是……這樣真的很不好,我會想歪……」

 

揮開李浩沅的手,這下換張東雨難得的大聲了……

 

「李浩沅!!!再這樣調戲我,就給我回滾回宿舍去!」張東雨紅著臉對李浩沅提出警告。

 

「主人不要生氣……」李浩沅繼續笑著,穿著圍裙擦著張東雨的嘴角的樣子倒是有幾分像乖巧的女僕,不,是男僕。

 

「哼,倒還知道誰才是一家之主!」張東雨聽到李浩沅叫了聲主人,倒也有幾分飄飄然。

 

「我還知道寄人籬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啊……」李浩沅裝乖巧地踱步到張東雨身邊,在狠狠地把人給摟入懷中。「反正……在床上東雨哥總是會向我低頭求饒啊……平常都聽哥的,這也算是扯平了?」

 

李浩沅男人的氣息環繞著張東雨,讓他忍不住想從這男人的雙臂禁錮中掙脫出來。

 

這小子總是喜歡用這樣的方式撩撥他的心……

 

「放手放手……不要一起床就發情!剛剛不是還好好扮演家庭煮夫的形象嗎?」

 

「我看時間還早,東雨哥今天早上沒課不是嗎?不如我也翹一次晨練,我們利用這美好的早晨滾一次床單如何?」

 

李浩沅將嘴湊到張東雨的耳邊,說話噴出的濕熱氣息惹得他渾身一陣酥軟……

 

「你……」

 

張東雨話還沒說完,雙唇便被李浩沅搶先掠奪。

 

很熟練的撬開了張東雨的貝齒,李浩沅狡猾的舌頭伸入張東雨的口中糾纏著張東雨推拒的舌,直到懷中的人放棄了抗拒,乖順的癱軟在他的懷中任他恣意擁吻。

 

李浩沅的手一路下滑到張東雨的臀部,先是充滿情感的揉捏一番,再用雙手身到大腿根處將張東雨整個人架到自己身上,跌跌撞撞得把人給抱回了房間。

 

將張東雨往床上一放,李浩沅沒耐性地扯掉身上突兀的圍裙,又向戀人撲去……

 

房內又是一室綺霓春色……

 

 

房外餐桌上李浩沅遺漏在桌上的手機震動個不停,上頭顯示著的來電者,正是那個被肛門直腸外科醫師給看上的前室友南優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