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南優賢生日賀文) 

 

 

第二章

 

所謂的海上仙境是確實存在的,就是金聖圭現在所在的「仙樂島」,但是卻沒有傳說中的仙女姐姐,或是應該說仙女曾經存在,只是現在回到了天上去了,留下她創造出來的小樹妖獨自居住在島上,並身負保護仙樂島的使命。

 

南優賢不僅長相可愛,還有著一副好歌喉,每當他一開口唱歌,花朵便會綻放,鳥兒跟著鳴叫,小動物們也會紛紛聚到南優賢身邊。

 

金聖圭靠在樹幹上看著南優賢與小動物們互動,南優賢動人的歌聲也在他心頭迎繞著。這歌聲好像有魔力一般的令人著迷……讓人不想從他身邊離開。

 

「我的歌聲很棒吧?」南優賢停止了哼唱,一臉驕傲的問著金聖圭。「這也是仙女姐姐送我的禮物,我的聲音可是能夠迷惑人的心智的喔!」他看了看金聖圭,疑惑的想了想後垮下了嘴角。「可是怎麼好像對你都沒有用……照理說,一般凡人聽到我的聲音會被催眠啊……我都是靠這樣讓想到仙樂島的人離開的!怎麼對你都沒有用啊,金聖圭!?」

 

「你這小傢伙怎麼那麼沒禮貌?」金聖圭的手掐了南優賢的臉一把。「自從跟你說我叫金聖圭以後,就金聖圭、金聖圭的連名帶姓的叫個不停!」

 

「痛……放手欸你!」南優賢扯開金聖圭的手,哭喪著臉摸著被捏得通紅的臉頰。「金聖圭你是壞人!捏得我好痛……你、你欺負小樹妖算什麼好漢!」

 

「叫圭哥!」金聖圭這次兩面夾攻,用兩手捏著南優賢的臉頰,毫不留情。

 

「嗚哇……為什麼我要叫你圭哥?!」南優賢哀嚎的抗拒著,可惜身子嬌小抵不過金聖圭一個大男人的力氣。「我可是樹妖!鐵定大你好幾百歲的!你這小輩還不快放手!」

 

「不放!」金聖圭看南優賢那被欺負的小樣兒居然狠心又捏得更重了,面不改色地又說道:「看你這弱小的身子,才捏兩下就哭鼻子,還不快叫哥?嗯?叫我一聲『圭哥』我就放手……」

 

「嗚哇哇哇……為什麼我的法術對你沒有用!!!嗚嗚嗚……」南優賢的臉被金聖圭當湯圓一樣地又捏又揉的,臉頰紅通通的一片,雙眼噙著淚水抽抽搭搭的吸著鼻子,實在是被欺負的好可憐。

 

「小樹妖你別哭啊!」金聖圭發現自己玩過頭了,趕緊鬆手將南優賢帶到懷中,再用手指輕輕地搓著那張被他給揉捏地紅通通的臉蛋。

 

「長那麼多歲我第一次被欺負……嗚嗚嗚……沒有凡人可以欺負我的!」南優賢哭著哭著把鼻涕眼淚都蹭到金聖圭胸前毫不客氣。

 

「叫我一聲圭哥有那麼難嗎?……唉,對不起,優賢你別哭了!……那我讓你捏回來好不好?」金聖圭拉起南優賢的手放在自己臉上。

 

「那、那我要捏很多下!」南優賢摩拳擦掌。

 

「好、好、好!」金聖圭閉上眼等著南優賢捏……

 

啾!

 

金聖圭等到的不是預期中臉頰上的疼痛,而是一個濕濕軟軟,宛如棉花糖一般的碰觸。

 

南優賢看著閉起雙眼的金聖圭,突然覺得這個打魚郎怎麼長得那麼白嫩,原本要捏他的手也放了下來,墊起了腳尖往那像豆腐一樣的臉頰給親了上去。

 

是一個短到無法反應的輕啄。

 

 

金聖圭睜開了眼睛,應該說把原本不大的雙眼硬是給撐大了。

 

「你…小樹妖你幹嘛親我?!」

 

「我……」南優賢意識到了自己的唐突瞬間炸紅了臉,推開金聖圭後一股腦的往前奔跑。「我不知道啦!」

 

「欸!怎麼偷吃豆腐就腳底抹油跑啦?南優賢!你欠我的啊!以後你得乖乖叫我圭哥知不知道?……別跑啊!我追不上你……小樹妖!」金聖圭笑著在小樹妖的背後追著他,這小傢伙真的特別有趣!

 

 

******

 

 

「圭哥、圭哥!你在做什麼?」南優賢湊到金聖圭身邊,好奇的問。

 

「噓……」金聖圭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放低了音量。「我要抓到那隻躲在石縫裡的倉鼠。」

 

「咦?!在哪裡?!」南優賢聽到金聖圭說有倉鼠興奮得大叫起來。

 

「欸,你!……」金聖圭趕緊一把摀住南優賢的嘴。「別嚇到牠……等牠出來,我們就把牠帶回去……」

 

「帶回去?……」南優賢眨著眼,帶些不捨的小聲問道:「圭哥……我們不吃倉鼠行不行?小倉鼠好可愛的!圭哥圭哥圭哥……」

 

「誰說我要吃牠了?」金聖圭翻了個白眼。「我在你眼裡是什麼都會抓來吃的嗎?你有聽過人吃倉鼠嗎?」

 

「我不是凡人嘛……怎麼知道你們會不會吃牠……」意識到金聖圭抓倉鼠不是要吃的,南優賢又接著好奇的問道:「既然不是抓來吃,那圭哥你抓牠幹嘛?」

 

金聖圭聽了南優賢的問題,有點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就……就覺得這隻倉鼠很可愛,想送給你養著玩……你寂寞的時候可以和牠說說話……」

 

「所以圭哥是要送給優賢的嗎?」聽到是想送給自己的,南優賢開心的不得了。

 

「唉,可是這小傢伙可機伶的呢!我放了塊大餅在石縫口,牠怎麼那麼久都不出來呀?!」

 

「這很簡單呀~」南優賢拿起金聖圭丟在石縫口的大餅,蹲在那對著石縫裡的倉鼠唱起了歌。

 

沒多久,倉鼠就隨著南優賢的歌聲乖乖的出來,還自動進了南優賢的手心吃起了大餅。

 

「圭哥你看!」南優賢開心的捧著倉鼠湊到金聖圭面前。「不是小倉鼠,是隻貪吃的大肥鼠耶!放在手上感覺好重喔!」

 

金聖圭突然覺得有些悻悻然,他完全忘記南優賢是比自己有能力的小樹妖的這件事。瞧瞧南優賢!只不過哼唱個幾句,就把自己盼了好久的倉鼠給誘騙出來了。

 

「本來是想在你面前顯顯本事的……」金聖圭垮著臉接過了南優賢遞過來的大肥鼠,那眯眯的小豆眼和貪吃的樣子看起來有幾分熟悉。

 

「圭哥不開心嗎?我們可以養牠了!」南優賢笑著摸了摸在金聖圭懷中瘋狂吃著大餅的胖倉鼠,他真的好喜歡這隻倉鼠喔!「圭哥,而且牠跟你好像喔!長相跟吃相都是!」

 

「什麼?!」金聖圭又瞪大了他那不大的雙眼。「優賢你怎麼可以把我拿來跟隻倉鼠相比呢?!瞧他這暴風吃相,活像是餓了好幾天啊……我難道就長得獐頭鼠目嗎?!」

 

「圭哥別生氣嘛~~~」南優賢用身子蹭著金聖圭撒嬌道:「這隻倉鼠很可愛的!我是說圭哥也是那麼可愛嘛!優賢最喜歡圭哥這個樣子了!」

 

「呵呵……是嗎?」被南優賢撒嬌的姿態給軟化了,金聖圭摸著頭傻笑起來。

 

「圭哥,我們幫牠取個名字吧!」南優賢想到可以把這隻倉鼠養在身邊,非常的開心。「叫什麼好呢?……他這麼胖,我們叫牠金肥倉怎麼樣?」

 

摸著倉鼠胖胖的身軀,金聖圭歪著頭覺得這名字似乎有點什麼。「……你真要取這名字?我怎麼覺得好像有種含沙射影的感覺?」

 

「好嘛~圭哥,金肥倉好適合牠!」南優賢眨著雙眼看著金聖圭,自己也像隻小兔子一般。

 

金聖圭嘆了口氣,戳了戳手中的大胖鼠。「喂!你說叫你『金肥倉』好不好?」

 

沒想到,瘋狂吃著大餅不理人的大胖鼠居然在聽到「金肥倉」這名字後停下動作,抬起頭和金聖圭四目相接,那表情就好像在問:「你叫我嗎?」一樣。

 

「牠好像很喜歡這名字耶!圭哥!」南優賢開心的將金聖圭手中的倉鼠給搶了過來,放在手上用臉不停的蹭著倉鼠的毛。「金肥倉!金肥倉!優賢哥哥這就帶你回去新家……」

 

看著南優賢一副歡天喜地的樣子,金聖圭不禁露出滿足的微笑。

 

心裡滿滿都是這個討人喜歡的小樹妖,金聖圭似乎已經忘了此行的目的是什麼了……

 

 

******

 

 

金聖圭看著和金肥倉玩得不亦樂乎的南優賢,外表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少年,很難想像他其實是個法力頗高的樹妖,也很難想像他就是那天自己遇到海難時給自己渡氣的水中美人魚……

 

金聖圭想起南優賢與自己唇瓣交接的畫面,不禁下意識的將手放在自己的唇上磨搓,雖然只是短短的時間,而且是為了要救自己,但是那柔軟的觸感卻是那麼地讓人難以忘懷。

 

如果可以把南優賢帶回去漁村裡一起生活該有多好?

 

當這樣的想法浮現時,金聖圭也被自己嚇了好大一跳!

 

一起生活……

 

不過是短短的兩天,他已經開始想要和南優賢一起生活了……

 

 

 

「優賢啊……」金聖圭走到南優賢身邊蹲了下來,摸了摸正在和倉鼠玩耍的南優賢的頭。

 

南優賢抬起頭來看著金聖圭,水靈的樣子可愛地都快把金聖圭的心給融化了。

 

「圭哥怎麼了?」

 

「你都不會好奇我們凡人的生活嗎?……就像我對你充滿好奇一樣?」

 

「嗯……」南優賢側著他的小腦袋瓜想了想,點了點頭。「我就去過陸地上幾次,買些東西、到處晃晃,但也不敢停留太久……仙女姐姐說酒樓裡賣的桂花釀好比天上的瓊漿玉液,我真的好想喝一次看看,但是那時候她說我年紀小,不能喝這樣的東西,會被打回原形的……還有看村子裡有時候會有祭拜神靈的時候,晚上都會有好多好吃好玩的……那什麼……嗯……」

 

「你說的是廟會吧?晚上會有很多攤子在賣些有趣的小玩意兒,還有冰糖葫蘆、棉花糖、蔥油餅什麼的可以買來吃……」金聖圭猜測著南優賢看到的應該是村子裡一年一度的廟會,那可熱鬧了呢!

 

「嗯嗯嗯!」南優賢用力點著頭,眼神中充滿了羨慕。「感覺凡人的生活似乎挺熱鬧有趣的……仙女姐姐走了以後,我就自己待在仙樂島上,有時候是挺寂寞的。」

 

「那……」金聖圭試探的問道。「你想不想跟圭哥一起回去漁村裡生活?」

 

「不可以!」南優賢突然皺起好看的小臉,一臉悲傷地說:「我不能離開仙樂島的……如果不靠這個島湧出的地氣繼續修練,我就會死的……」

 

「對不起……是我不該問的……」金聖圭有些落寞的說:「我只是想帶你看看人間更多的景色,沒有想到,你不能離開仙樂島生活……」

 

南優賢拉了拉金聖圭的衣角,安慰金聖圭。「圭哥別不開心啊!我一直都生活在仙樂島,能夠被仙女姐姐選中我已經很滿足了,我自己在這裡生活了數百年,已經習慣了!」他又捧起了胖倉鼠湊到金聖圭面前繼續說道:「更何況,現在還有金肥倉陪著我……我已經很開心了!」

 

金聖圭不是沒有發現,南優賢隻字不提自己……

 

他沒有說「我還有圭哥陪著我」,也沒有要求金聖圭留下來。

 

金聖圭知道,在怎麼樣,自己就只是個凡人。

 

一個,平凡的漁村青年。

 

他能給已經活在世間數百年以上的小樹妖什麼?

 

他,終究是要離開。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