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南優賢生日賀文) 

 

 

第三章

 

南優賢和金聖圭相處了幾日,發現了凡人更多有趣的地方,也越來越喜歡這樣有金聖圭的日子。

 

明明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卻強迫長他好幾百歲的自己叫他哥,小眼睛溜轉的眼神中充滿了光彩,笑起來比仙女姐姐暗戀的天將還要帥,聲音好聽的程度好像蜂蜜一樣,就算是罵自己是笨蛋小樹妖,他聽起來也覺得心情愉快。

 

好像,捨不得讓金聖圭走了……

 

可是,仙女姐姐叮嚀過南優賢,不要讓凡人流連於仙樂島,不要對凡人有感情,因為凡人終究是要回到他自己的世界,生老病死是他們躲不過的宿命。

 

南優賢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為什麼金聖圭會突破自己所設的結界進入仙樂島週遭的海域,他更不知道當他發現在海中即將被淹死的金聖圭時,為什麼會毫不猶豫地渡氣給他讓他躲過死劫。

 

或許這一切都是仙女姐姐說的「緣份」……

 

因為他和金聖圭有緣份,所以,現在金聖圭才陪在他的身邊,看他笑、陪他哭。

 

 

 

「優賢啊……」

 

南優賢聽到窩在他用獸皮做的墊子上呼呼大睡的金聖圭嘴裡叫著他的名字。

 

「圭哥……」

 

走近一看,金聖圭正撩起衣服抓著他白花花的肚皮,嘴裡念念有詞,看似在說夢話。

 

「優賢啊,你別跑啊……等我吃完這雞腿再陪你去海邊行不行?……啊……雞腿很香啊……」金聖圭閉著眼一邊說著夢話,嘴巴咂巴咂巴的像正品味著什麼美味一樣。

 

南優賢跪坐在金聖圭身邊,笑著戳了戳青年那有些圓潤的肚子,軟軟的,很好摸……

 

金聖圭呀,真希望你就這樣一直待在我身邊……難道不行嗎?

 

南優賢扁了扁嘴,小心翼翼地拉開了金聖圭放在肚子上的手臂,輕緩的躺到他的身邊,窩在金聖圭的身邊,再把手臂放到自己的身上。

 

貪婪地嗅著金聖圭身上令自己安心的味道,閉上眼睛隨著對方的吐息頻率一同進入夢鄉。

 

你做了一個有我的夢,那我若能在夢中擁有你也好……

 

 

******

 

 

金聖圭醒來的時候南優賢正窩在他的懷裡熟睡,雖然手臂有些痠麻,他仍不敢輕舉妄動,深怕會將南優賢吵醒。

 

南優賢睡著的時候嘴角仍是上揚的,翹挺的鼻尖似乎有些濕漉漉的,真的跟隻小狗崽子沒什麼兩樣……

 

金聖圭被自己心中想要養著南優賢的想法給嚇著了!

 

居然又起了要和南優賢在一起的念頭……南優賢不是才拒絕了自己一起在漁村生活的提議嗎?怎麼又有了那乾脆留在仙樂島就這樣養著寵著南優賢的想法呢?

 

 

 

金聖圭對於忘記此行的初心感到惶恐。

 

是啊,都已經離開村裡多久了?想必阿爸阿母也是很擔心他的安危的!

 

有幸來到眾人遍尋不著仙樂島,他怎麼可以忘記仙女的寶物?他怎麼可以忘記自己答應村民要從海妖的威脅中解放大家呢?!

 

雖然說起頭是個酒後大言不慚所下的賭注,但對於自己居然把重要的村民的性命安危還有整個漁村的生計拋諸腦後,金聖圭感到慚愧,他這陣子都只把重心放在小樹妖身上,實在是太對不起村裡的大家了!

 

也到了該回去的時候,他不能繼續在仙樂島上蹉跎光陰。

 

金聖圭注視著懷裡的南優賢,內心是如此地不知所措。

 

他真的開不了口……

 

要他如何開口和南優賢要仙女的寶物?

 

 

******

 

 

仙樂島上從凡間的村子裡弄回來的東西還真不少,南優賢在島上的石洞內堆積了琳瑯滿目的物品,他對金聖圭說了,仙女姐姐很喜歡凡間的那些新奇小玩藝兒,所以還在仙樂島的時候,總愛到村子裡去買東西。

 

其實南優賢是不怎麼吃那些東西的,因為畢竟他是靠著吸收仙樂島的日月精華便能生存的樹妖。他只是在屯放物品的石洞施了法術,讓堆在裡頭的東西,尤其識食物可以久放不壞。

 

金聖圭來到仙樂島以後,那個石洞簡直就是成了他的私人糧倉,他也樂得不時到裡面去挖寶,把好吃好喝的幫南優賢消耗一些。

 

這天他依照慣例又到他的私人糧倉去找吃的,翻著翻著居然給他找到了一壇陳年老酒!

 

金聖圭喜滋滋的撬開封口,濃烈的酒香立刻撲鼻而來。他忍不住嚐了一口,白酒的烈辣在喉頭蔓延開來,那醉人的酒香直從鼻腔竄至腦門……

 

「真是好東西!」金聖圭摸著酒罈開心的笑著,這一壇老酒要是平常他可是喝不起的呢!

 

重新將壇口封住,雖然酒罈還挺重的,他還是堅持住硬是又推又拉的把頗為沉重的酒罈搬了出來,準備晚上叫南優賢給他弄隻燒雞來下酒。





「唉唷呼嘿咻……」金聖圭好不容易把酒罈給搬到了小樹妖的住所,唉叫了兩聲用手捶打著自己因為用力過度而顯得酸痛的腰。

 

「圭哥你搬的這是什麼?」南優賢看見金聖圭扶著腰趕緊上前貼心的用手幫他揉揉腰。「重要到你甘願冒著閃到腰的風險也要把它給扛回來?」

 

「小兔崽子不識貨!」金聖圭笑得一臉不單純。「嘿嘿……這可是好東西,你先去給你哥弄隻燒雞來,我再教你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似神仙!」

 

看金聖圭神神秘秘的,南優賢撇了撇嘴,乖乖的出去給他圭哥找雞去……「還真會享受!吃什麼燒雞啊……還不是我要去抓……



人生最大樂事不就是嘴裡吃著美食、手裡端著美酒、懷裡還坐了個美人嗎?

 

金聖圭大口吃著又油又香的雞肉,喝上了幾口陳年老酒,整個臉漲紅了好像關公!

 

「圭哥圭哥你臉為什麼那麼紅?」南優賢覺得被金聖圭摟著真的好熱,而且這人現在根本就不太正常,還對他毛手毛腳的!

 

「臉紅啊?」金聖圭幾杯黃湯下肚嗓門都跟著大了起來。「那是因為我喝了讓人感到快樂的瓊漿玉液嘛!……來來來,優賢你嚐嚐,這可是人間最神奇的飲品,喝了整個人就像在雲朵上飄著啊!」

 

南優賢聞了聞金聖圭湊到自己面前的杯子,又嗆又濃的酒味讓他不禁皺眉。「你別騙我了!這怎麼可能會好喝!」

 

「我幹嘛騙你啊!這可是我們男人補身的一大聖品耶!」金聖圭見南優賢信不過自己,又把酒杯端過來喝了一大口。「這樣你還不信?就喝喝看嘛!……不然就當被我騙一次,嗯?我跟你說……這真的是好東西……

 

「真的?」南優賢還是有些害怕,捧過酒杯伸出舌尖輕舔了一口。「這味道怪怪的……有些辣辣的……」

 

「你是小狗嗎?」金聖圭不滿的說。「舔一口怎麼會知道它的好?!」接著金聖圭便將酒杯湊到南優賢嘴邊:「喝吧喝吧!大口點!」

 

「唔……」南優賢算是半被強迫的將那杯酒給咕嚕咕嚕地喝下肚。

 

「怎麼樣?」金聖圭觀察著南優賢的表情變化,一臉期待的等著他的回應。

 

「喝了身體熱熱的……」南優賢捧著覺得跟著身體熱起來的臉,對著金聖圭傻愣傻愣地笑著。「我的臉好像也快燒起來了……可是又暈呼呼的有些飄飄然……圭哥,你給我喝的到底是什麼?」

 

「陳年老酒啊!」金聖圭拔了塊燒雞肉餵給南優賢。「來!吃點雞肉,再喝一口……這滋味可是讓人回味無窮的……」

 

南優賢乖巧的張開嘴吃了金聖圭餵過來的雞肉,又喝了幾口金聖圭替自己再倒的酒。他這才明白為什麼凡人說的『酒來笑復歌,興酣樂事多』。

 

或許是太醉了,南優賢竟一把撈起了金肥倉,捧在手上對著這大胖鼠唱起歌來。

 

金聖圭在一旁看著南優賢醉後的逗趣表現,也不禁搖頭輕嘆,說是活了幾百年的小樹妖,實際上不也像個碰不得酒的少年?這傻呼呼的樣子,怎麼想得到他其實也是有著從仙女姐姐那習得的厲害法術?

 

「優賢啊……你醉了,快把金肥倉放下來吧!」金聖圭哄騙著要南優賢放下手中的倉鼠。「你沒看牠都被你捏得快喘不過氣來了嗎?」

 

金肥倉聽到金聖圭的話,立刻抬頭兩眼淚汪汪地看著這凡間青年,眼神盡顯『知鼠者莫若圭』的神情。

 

「圭哥怎麼都幫這大胖鼠說話?!」南優賢撇下倉鼠竟嗚嗚地哭起來。「我居然比不上一鼠輩……哥就那麼不喜歡優賢嗎?……嗚嗚嗚……因為我是樹妖嗎?」

 

(蒼天啊!你這是要滅我嗎?)看著眼前喝醉了哭泣胡鬧的小樹妖那惹人憐愛的樣子,金聖圭只能仰天長嘆,連胡鬧起來都這麼可愛的小傢伙,他不是柳下惠啊……

 

壓抑著內心的蠢動,金聖圭好言哄著醉後胡鬧的小樹妖,總算讓他停止了哭泣。

 

讓似乎已經睡著的南優賢躺好,金聖圭坐在他身邊用手指幫他擦拭著臉上的淚痕,嘆了口氣喃喃自語:「……唉,關於仙女的寶物的事……還是別問了吧!就當這一切都沒發生好了……」

 

此時南優賢卻悠悠轉醒,睜開了雙眼看著金聖圭,用軟軟的語調問:「圭哥,你剛剛是不是有說到仙女的寶物?」

 

「嗯?」金聖圭顯得有些慌張。「沒事,你喝醉聽錯了,睡吧……」

 

南優賢卻抓起金聖圭放在自己額前的手,將他移至自己的胸口。

 

「有喔……仙女的寶物」

 

南優賢將金聖圭的的手按在左胸前,金聖圭感受到他的心臟正劇烈的跳動著。

 

「仙女姐姐的寶物,被封印在我的心口,那是女媧補天用的五色石……仙女姐姐說,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因為仙樂島無人能至,神妖不侵,所以放在我身上是最安全的。」

 

「圭哥……」南優賢收緊拉著金聖圭的那隻手,看著金聖圭的眼神中充滿了信任。「除了仙女姐姐,你是我唯一信任的人了,五色石……就是仙女的寶物,它能一分為多,有著強大的力量……只是,因為是嵌在我的心口,要取出來的話,會有點疼……」

 

「別說了……」金聖圭摀住南優賢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他撇過頭,不想讓南優賢看見自己眼中盈眶的淚,那是心疼與自責……

 

「圭哥不是想知道仙女的寶物的秘密嗎?」南優賢拉開金聖圭摀住自己的嘴的手,不解的問道。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仙女的寶物跟我有什麼關係嘛!」金聖圭裝做惱怒又不在意的說了:「南優賢你喝醉了怎麼話那麼多?還不趕快把眼睛閉上睡覺!……你再不聽話我就不陪你和金肥倉玩了!」

 

「知道了嘛!……」不想再惹他的圭哥生氣,南優賢總算安靜下來把眼睛閉上。

 

 

確定南優賢進入夢鄉的均勻吐息,金聖圭默默在他身邊躺下。

 

 

什麼仙女的寶物?五色石?要從小樹妖心口把這臭石頭給挖出來不成?!

 

臭石頭、爛石頭!還有可惡的八字眉法師!!

 

為什麼要除掉海妖救村子非得那麼讓他痛苦?!

 

金聖圭想著南優賢對自己充滿信任的樣子,一夜輾轉難眠。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