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一個人的時候,我試著不要想你,從徒勞到逐漸淡忘,原來,心的距離也是可以隨著時間與空間逐漸拉遠。

 

 

 

***

 

 

 

李重燁在經歷過金聖圭的崩潰後,決定聽從醫師的建議讓他遠離刺激過大的環境,也就是……讓金聖圭離開自己。

 

他知道,這樣的決定對金聖圭是殘酷的,他的寶貝一定會認為是自己拋棄了他。

 

不能遵守承諾,他充滿愧疚。

 

就是因為太愛,才選擇將那個人從自己身邊推開。

 

 

 

金聖圭的精神狀況穩定些後,李重燁告訴他自己已經幫他安排好加州的生活,也替他申請了大學,讓他到美國展開新的生活。

 

「聖圭呀……對不起,為了你著想,叔叔必須讓你遠離我……」李重燁坐在單人病房的椅子上,那微駝的背影竟也有了點蒼老的樣子。

 

房中的加濕器冒出蒸氣的響聲在安靜過頭的病房內顯得分外刺耳,比照沉默不語的金聖圭更像是喧騰著叫囂分離的氣氛。

 

「你真的不要我了……」金聖圭蒼白著一張因為纖瘦而顯得尖銳的臉,冷硬的線條看不出任何表情。

 

「對不起……」李重燁真的聽到這樣的話從他的寶貝口裡說出,心痛得幾乎哽咽,這是他對金聖圭的背叛,他無話可說。「叔叔到頭來還是做了聖圭小時後口中的那個壞人了……你,不要原諒我……」

 

「我不會原諒你的……」金聖圭抬頭盯著李重燁的臉,嘴角牽起了微笑。「只有不原諒你……你才會好過一點。」

 

「……聖圭…」李重燁被金聖圭得一席話給堵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回去吧!」金聖圭躺回病床上,拉緊被子將自己縮成一坨。「叔叔剛剛對我說的那些話,對一個病人來說只會讓心更累,我覺得自己病情又要加重了……你快點回去!……到我要出國都不想和你見面了!」

 

「你要好好的……這樣我才能安心……」李重燁嘆了一口氣,從椅子上起身,默默走到房門口。

 

實在忍不住,他回頭看了金聖圭一眼。

 

「寶貝,對不起……」

 

金聖圭背對著他,悶悶的聲音從被子裡傳出:

 

「再見了,叔叔……」

 

 

再見,李重燁……

 

再見了……

 

 

 

 

 

***

 

 

 

加州的陽光,的確是對金聖圭的病情起了很好的作用。

 

金聖圭離開韓國以後,一開始不太能適應所謂的American style,花了滿長的一段時間來融入在加州的大學生活。

 

也或許是因為如此,他從想著李重燁日日夜夜的哭泣,每個禮拜都必須去心理醫師的診所報到,到現在花更多的時間在校園生活,苦惱全英文的報告總是寫不好,慢慢讓李重燁的身影淡出他的腦海。

 

原本蒼白的膚色,也因為加州的陽光,在白皙中多了一抹紅潤。

 

現在的金聖圭,又恢復了以往活潑開朗的樣子,更加地明媚,更加的風情萬種。

 

 

 

因為充滿東方特色的長相,金聖圭在校園裡簡直就是活動的icon,走到哪裡總是有人群會向他聚集,在加州一年多的時間裡,也不乏各式各樣的追求者。

 

但是他總是禮貌地拒絕了追求者的明示暗示,從未對任何一人心動。

 

 

 

 

 

或許不痛了,可是他還是忘不了李重燁。

 

這個世界上,他只懂愛一個人。

 

那個,拋棄了他,把他放逐到異國的,他唯一放在心裡的那個人。

 

 

 

 

 

一年多將近兩年以來,他只和李重燁見過兩次面,兩次,都是短暫的交集,連個像樣的回憶都來不及製造。

 

 

 

一次是李重燁到加州來和客戶簽約,在中間抽空到他的學校裡看他。

 

原本他很驚喜,也很期待李重燁會待下來,但他們卻只有不到喝完一杯咖啡的時間,連話都沒辦法好好說上幾句。

 

李重燁只是像個叔叔,關心他幾句最近過得好不好、學校課業重不重,然後就說看他健康的樣子就安心了。

 

說著要趕飛機的李重燁就這樣匆匆地走了,金聖圭只能笑著揮手跟他說再見。

 

他其實還想說,叔叔你看上去老了些,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另一次是聖誕節的時候,金聖圭偷偷的訂了機票飛回韓國,進了家門,卻看見正在整理行李的李重燁。

 

李重燁對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金聖圭顯露了驚訝的神色,而金聖圭卻在看到李重燁的行李箱時把笑容僵在臉上。

 

原本預期的驚喜轉變為失望,李重燁剛好要趕著搭飛機去中國出差,於是那不到一個小時在家裡的相處,就成了金聖圭回國度過聖誕節唯一的回憶。

 

李重燁說著抱歉,又怪金聖圭沒有事先告訴自己,這次出差又剛好長達兩個星期,等他回國金聖圭也早就該回美國了。

 

金聖圭還記得那時他對李重燁發了脾氣,對他說再也不想聽到他對自己說對不起!

 

李重燁沒了聲音,靜靜的拖著他的行李箱出門。

 

聽到車庫的車子發動並駛出……

 

金聖圭不爭氣地自己一個人坐在客廳哭了一個晚上,整夜沒睡看著白晝的光亮從窗外透進來,他又拖著屬於自己那根本來不及打開的行李箱,離開了家,離開了韓國。

 

 

 

現在,他到美國都已經快兩年了,英文也說得更流利,也完全適應了自己一個人的生活。想念韓國的時候,他甚至可以自己到韓國城去買材料做出好吃的泡菜。

 

如果叔叔知道他那麼厲害,應該也會感到驕傲吧?

 

現在,是該忘了李重燁,好好的做一個讓叔叔驕傲的好孩子的時候了吧?

 

金聖圭覺得,自己應該要學會遺忘,然後,尋找下一個停泊的港灣。

 

 

 

***

 

 

 

門鈴響個不停,這在假日對金聖圭來說是種折磨……

 

金聖圭揉著雙眼沒形象的抓著肚皮打開了自己公寓的大門,一個黑髮的男子立刻竄進了屋內。

 

「圭哥,你又睡過頭了?!」一個比金聖圭略高一點的好看男學生拉著金聖圭的手,像是幫寵物順毛一樣將手覆在他的頭上撫摸著。

 

「我還很睏,你為什麼硬是要打電話把我吵醒……」金聖圭一副精神萎靡的樣子順勢將下巴靠在對方的肩膀上。

 

「說好今天要一起去買做泡菜的材料不是嗎?況且,你不覺得在加州的陽光下,看著我這張俊得人神共憤的閃耀帥臉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嗎?」好像很習慣比自己年長的青年的撒嬌,男孩摟著對方的腰,繼續親密地摸著被睡得凌亂的髮絲。

 

「金明洙你可以再不要臉一點,明明我這張臉才是在西方吃香!」嘴裡這樣說著,金聖圭的手還是環在對方的腰上,晃著身體就像在撒嬌一樣。

 

「圭哥好看的樣子只准我看到……」男孩雕刻般俊逸的臉上出現了吃醋的表情。

 

「怎麼還沒做泡菜我就聞到一股酸味了?」金聖圭笑得像隻狐狸,卻也有些甜滋滋的。「那麼怕我被搶走啊?」

 

「當然!」男孩加重摟住金聖圭的力量,在他的唇上重重的吻下。「蓋章!圭哥只能是我的!」

 

「幼稚……」邊嫌棄著,金聖圭卻笑容更加明顯了。

 

「快點去換衣服出門了!」男孩拍拍金聖圭的屁股,將他推向房間。

 

金聖圭進去換掉起毛的睡衣,從櫃子裡拿出帽T套到身上。

 

「圭哥……你上次說有一個很重要的人,還沒有吃過你做的泡菜……是誰?」男孩靠在房門上,一臉警戒地問。

 

金聖圭正要穿過衣袖的手在聽到問題時僵了一下,他回頭看了男孩,笑得很溫柔。

 

「是我叔叔,在我父母都過世以後,一個人辛苦養育我長大的叔叔。」

 

「喔?」男孩走向前從背後摟住他,將他捲起的衣服下擺拉好。「那……下次我們一起回韓國,給你叔叔做好吃的泡菜鍋吧!用圭哥你做的泡菜……」

 

「好。」

 

 

 

金聖圭回頭親在男孩的臉頰上,看著他因為自己的突襲而發紅的耳朵嗤嗤地笑著。

 

不知道李重燁一個人在韓國過得好不好?

 

或許,他該找個時間打電話給他。

 

告訴他,叔叔,我希望你也能獲得幸福。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ieee
  •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為什麼比虐還更虐的感覺TTTTTTTTT
    李重燁來我安慰你TTTTTT
  • 重燁偶巴是姐姐我的啊~~~~~~

    夏夏 於 2014/11/16 20:11 回覆

  • Helen
  • 真的很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獲得幸福
  • 李重燁這老男人趕快結婚XDDDD

    夏夏 於 2014/11/16 2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