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喔~南優賢好甜

 

 

 

 

3.

 

 

 

金聖圭看見南優賢那亂成一團的客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知道這傢伙不是一個可以把自己照顧好的人,偏偏又固執地想要推開所有人對他的關愛,堅持要自己獨立生活。

 

 

 

明明,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不是嗎?

 

 

 

「……我現在馬上整理一下!」南優賢紅著一張臉慌忙撲向沙發把上面散落的衣物毯子抱枕抱了起來,都不知道該如何分辨那紅透的耳根到底是在發燒還是因為害臊了。

 

 

 

「都已經看到了,你這個病人還整理什麼?」金聖圭上前制止了南優賢繼續動作,將他抱在懷裡的那團亂糟糟的東西又一股腦的丟回沙發上。

 

 

 

就連這樣俐落的動作,在南優賢的眼裡都顯得異常帥氣。

 

 

 

金聖圭吐了一口氣,轉頭看著南優賢,問了一句:

 

「臥室,應該還有可以躺下休息的空間吧?」

 

 

 

 

 

 

 

*****

 

 

 

 

 

 

 

南優賢躺在床上,看著金聖圭把被子蓋在自己身上又仔細地掖了掖被角,就像怕自己包得不夠嚴實,這反倒是讓他想把手伸出來透透氣。

 

 

 

「你是毛毛蟲嗎?」金聖圭看著南優賢皺著眉頭在被裡蠕動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怕悶……」南優賢又乖乖地睡正了,委屈地說了句。

 

 

 

「就這樣睡吧!」金聖圭摸了摸南優賢的頭。「替你開了空調換氣呢……要是再著涼怎麼辦?」

 

 

 

南優賢雙眼瞪得老大,看著金聖圭,一點都沒有要闔眼的意思。

 

 

 

「怎麼?」金聖圭看南優賢總瞅著自己看,覺得這個弟弟也真的太有意思了。「總盯著我看感覺都要被你看穿了!」

 

 

 

南優賢聽了不好意思地別開臉……

 

「在你走前多看兩眼嘛……」

 

 

 

「我不會走的……」金聖圭坐在床邊溫柔地看著南優賢,伸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胸前,就像媽媽小時候哄孩子入睡那般的持續著……

 

「放心睡吧……我會在這裡看著你,不會走的。萬一,半夜裡又發高燒,誰照顧你?腦子本來就不像你哥我那麼靈光,燒得更傻可怎麼辦?」

 

 

 

「能不能別總消遣我?」

 

南優賢想要把手伸出來向金聖圭抗議,又被金聖圭制止說只能待在被子裡不准動,只好閉上眼睛……

 

 

 

或許是吃了藥的關係,一閉眼倒是很快就入睡了。

 

 

 

 

 

 

 

夜裡,果然不出金聖圭所料,南優賢又發起燒來,熱得出汗,也不斷在夢中胡言亂語著。

 

 

 

想也知道不會照顧自己的南優賢家裡鐵定不會有退熱貼,金聖圭只好到更衣間翻找毛巾,用冰涼的濕毛巾替南優賢降溫。

 

 

 

搭了長途的飛機趕回首爾,又陪南優賢折騰了一晚,金聖圭的眼下也出現了疲憊黑青色的陰影,坐在地上他用手撐著頭,看著南優賢說著夢話,覺得自己還真是會找罪受。

 

 

 

 

 

 

 

「圭哥……聖圭哥……」

 

 

 

南優賢在夢中呢喃著的是自己的名字……

 

 

 

「在這呢……優賢……」金聖圭輕聲的回應,當然,他知道南優賢只是在發夢。

 

 

 

「喜歡你……喜歡你……」

 

 

 

 

 

 

 

『喜歡你』……南優賢的呢喃撞在金聖圭的心上。

 

 

 

有點痛……

 

 

 

為什麼……你從來不對我說?

 

 

 

 

 

 

 

金聖圭起身坐到床沿,替南優賢額上的毛巾換了個面,順便替他理理睡亂的髮絲。

 

 

 

柔軟的,就像南優賢給他的感覺一樣。

 

 

 

讓他平靜的,柔軟的,那個相處起來最舒服的男孩。

 

 

 

什麼時候,也不知不覺變成了一個男人。

 

 

 

金聖圭最大的恐懼,就是,未來的某一天……

 

 

 

南優賢再也不需要他。

 

 

 

 

 

 

 

*****

 

 

 

 

 

 

 

當南優賢被早晨的陽光給喚醒時,發現自己想要翻身卻動不了。

 

 

 

睜開眼睛,當視線清晰時,金聖圭坐在地上趴睡在床沿,一隻手正握著自己的右手。

 

 

 

南優賢的內心泛起了一絲絲的甜蜜,他用左手輕輕的將額頭上已經乾得差不多的毛巾取下,嘴角無法抑制的揚起。

 

 

 

想到昨晚金聖圭肯定是細心地照顧著自己,才會累得就這樣睡著了,他又覺得有些不捨。

 

 

 

這個男人就是這麼的好,所以自己才會愛上他的。

 

 

 

搖了搖和金聖圭交握的手,他輕輕地喊了聲:

 

「聖圭哥……」

 

 

 

金聖圭掙扎著張開了眼,看見兩人交握的手,瞬間清醒了不少。

 

 

 

迅速收回了手,他抓了抓頭,立刻站起來伸手摸南優賢的額頭。

 

 

 

「你醒來多久了?有沒有退燒?昨晚燒了整晚……一直在說夢話呢!」

 

 

 

 

 

南優賢很享受這樣被照顧的感覺,就像是被撫摸的小狗般瞇起了雙眼,笑著說:「已經退燒了,現在精神很好……聖圭哥昨晚費心照顧我了吧?」

 

 

 

「知道就好!」金聖圭帶了點憤恨拍了拍南優賢的前額。

 

「昨晚你燒得整個人都糊塗了,還不斷說夢話呢!我可是到快清晨才敢睡……」

 

 

 

南優賢摀著被拍紅的額頭問道:「我……有說了什麼嗎?就是,做夢的時候……」

 

 

 

金聖圭笑著湊到南優賢眼前:

 

「有啊!……你說你喜歡我!」

 

 

 

金聖圭的話讓南優賢立刻慌張地語無倫次。

 

「你、你知道我只是燒過頭了……喜歡什麼的……聖圭哥你不要當真……」

 

 

 

金聖圭爬上了南優賢的床,將他逼到床頭邊。

 

「怎麼?不能當真嗎?……南優賢,你沒有想過我會考慮也喜歡你嗎?」

 

 

 

「嗯?」

 

南優賢的大腦有些當機……聖圭哥,說的是什麼意思?

 

 

 

「呀,你啊……」金聖圭伸手將南優賢拉近,眼神中帶著他無法解讀的情緒……

 

「為什麼就不能正大光明地告訴我?」

 

 

 

看南優賢還是一副呆樣似乎無法理解,金聖圭決定用行動告訴他。

 

 

 

捧著南優賢的臉,金聖圭的嘴唇輕柔的覆蓋在南優賢的唇上,鼻息的混亂告訴彼此這一刻緊張的心情。

 

 

 

嘴唇離開了依戀,金聖圭用鼻子蹭了蹭南優賢的臉頰。

 

「傻瓜,我也喜歡你啊……為什麼總是不說?我也是等得很辛苦的啊……」

 

 

 

「我……」南優賢還未從接吻的震驚中清醒,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被吻過的嘴唇,心跳得就像要從嘴裡跳出來了……

 

 

 

「我再親親你,把病傳染給我,就會好得比較快吧?」金聖圭伸手拉下南優賢擋在嘴唇上的手,穿過手指,緊緊握住與之十指緊扣。

 

 

 

鋪天蓋地而來的吻,既溫柔又熱烈……

 

 

 

南優賢整個人暈呼呼的,他覺得,自己好像又病得更嚴重了些……

 

 

 

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好像金聖圭也沒有管他會不會接受?

 

 

 

那麼,就緊緊擁住他的愛戀,享受這一刻的悸動吧!

 

 

 

 

 

 

 

 

 

TBC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len
  • 喔~天啊.....
    圭哥的行動可真迅速阿~
    都還沒正式告白就親上去了...
    做得好!!!!
  • 戀愛就是要每個步驟都加快腳步啊!!

    夏夏 於 2015/07/05 16:35 回覆

  • 圭米
  • 甜甜甜死了AA
    又是萌蠢小樹嗎XD
  • 萌萌蠢蠢的戀愛傻瓜

    夏夏 於 2015/07/05 16: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