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戀 #8



來到巴黎的日子有點無聊,南優賢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金聖圭的住處,抱著毛毯窩在沙發上打遊戲。

金聖圭還是要去公司處理業務,很多需要他做決定的事情是不能延宕的,所以他也只能每天早上替貪睡的南優賢準備好早餐後,再把人從厚厚的被子裡撈出來,吻吻對方,再摸摸頭,叮嚀著一定要起來吃早餐,然後懷著歉意與不捨道別。

南優賢來到金聖圭身邊以後就像是被養著的小寵物一般,萌軟又愛撒嬌,讓金聖圭整個人覺得很放鬆,也忍不住想多疼愛他一些。

只是一句:『圭哥下班要趕快回來,不然我會很想你的。』

金聖圭就被對方充滿鼻音的撒嬌蜜糖給灌滿了整顆心……

說真的,要他把整顆心掏給南優賢,他也願意。

無法忍受孤獨的男人在家肯定是窩在被窩中,直到餓得受不了才捨得起來。

這金聖圭都知道。

然後,南優賢會揉揉眼睛,坐在床上發會呆,再打赤腳縮著脖子溜進浴室。

等他坐到餐桌前時,金聖圭替他準備的早餐肯定已經冷了。

幸好軟法麵包就算冷了也不會太硬,放在咖啡壺裡保溫的奶茶也能維持暖暖的,腸胃不好的南優賢吃了也不會肚子疼。

早餐可能變成早午餐,南優賢可能會覺得很無聊而繼續放空,吃完以後,不是窩在沙發上當顆馬鈴薯,就會去金聖圭的書房翻箱倒櫃探險一番。

日子很無聊嘛…

只能靠愛情來滋潤了。



************



今天又因為公司的一些狀況,金聖圭留到了街上幾乎都沒什麼人的時間才回到住處。

一開門,就看到南優賢「被電視看著」在沙發上睡著了……

金聖圭輕手輕腳的走到南優賢身邊,看到南優賢手裡還握著遙控器,突然覺得很心疼。

自己真的是一個不及格的男朋友啊。



「優賢……優賢啊…」溫柔的叫喚,伴隨手中想抽起被緊握的電視遙控器的動作。

「不可以……」南優賢在睡夢中反而把遙控器握得更緊了。「這是我買給圭哥吃的烤地瓜……這是圭哥的……」

聽到南優賢的夢話,金聖圭忍耐著不笑出聲。他鬆了手,放棄和睡得很熟的護食小崽子爭奪「烤地瓜」的念頭。

是做了什麼樣的夢會想到要給自己買烤地瓜?

不會真的想念烤地瓜的味道了吧?

畢竟每天跟著自己都是吃簡單甚至沒什麼調味的食物,南優賢肯定是饞了,想念韓食了吧?


金聖圭拿起被南優賢塞在沙發一角的毛毯,輕輕蓋在南優賢身上。

接著走向廚房,翻找著裝食材的箱子。

果然,被他找到了之前嫌煩的幾個地瓜。

將地瓜丟進烤箱,他望著設定溫度的按鍵,決定交給上天來決定地瓜的熟度。

總之……有焦香味的話肯定是能吃了吧?



**************



南優賢是在聞到烤地瓜的香味後醒來的。

張開眼便看見金聖圭坐在餐桌那兒用筆電,似乎還在處理公事。

「圭哥………回來了怎麼不叫我?」南優賢有點哀怨,但剛睡醒的聲音聽起來特別惹人憐愛,哼哼的鼻音像在訴說不滿。



金聖圭放下手邊的工作,走到南優賢身邊坐下,將睡得渾身暖暖的小暖爐摟在懷裡。

「你剛剛似乎做了個好夢,還說著要給我烤地瓜,就捨不得叫醒你了。」

「哎……就夢到了以前你給我買烤地瓜的小貨車,然後特別好吃,也想買了給你吃,結果明洙那小吃貨偏偏要跟我搶……」

雖然是做夢,南優賢還是不忘跟他哥哥告狀。


「你肯定是被我餓饞了吧?……哥哥給你烤了地瓜呢!」金聖圭摸摸南優賢的腦袋,接著拉他到餐桌前坐著等。

打開烤箱一陣不小的煙冒了出來……

金聖圭被嗆得薰眼硬是壓下想咳的意念,把賣相不怎麼好的烤地瓜夾到盤子上,有些忸怩的把盤子推到南優賢面前。

「我好像砸鍋了……」

南優賢看著眼前那盤有點像炭塊黑呼呼的東西,再看看一臉吃癟的金聖圭,心裡卻覺得美滋滋的。

他的圭哥特地為他烤了地瓜,只因為他說了夢話。



南優賢掩飾不住內心深處滿溢出來的喜悅,伸手忍著高溫把外表被烤焦的烤地瓜掰開,再笑著看向金聖圭……

「圭哥你看,裡面還是香香甜甜泛著蜜汁的金黃,我們一起吃吧!看起來就是鬆鬆軟軟的,好香啊~肯定很好吃!」

「嗯,吃吧!」金聖圭笑著坐到南優賢旁邊。

他內心沒說出來的是,貼心安慰自己的南優賢,就跟鬆鬆軟軟的烤地瓜一樣,甜蜜蜜地誘惑著自己。


雖然賣相不佳,但除去烤焦的部分,熱騰騰的烤地瓜還是很吸引人的。或許是剛好也餓了,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很快就把一盤烤地瓜分食完畢。



吃完深夜的點心,在家幾乎是睡了一整天的南優賢精神是格外的好,拉著金聖圭便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圭哥,你還記得你給我偷買烤地瓜的事吧?」

「嗯。」

金聖圭怎麼可能忘得了?



***************



因為南優賢小少年從來沒吃過那種沿街叫賣的小貨車賣的烤地瓜,居然說生日願望是可以吃一回這種庶民小吃。

烤地瓜誰沒吃過?

金聖圭那時就覺得南優賢的腦迴路不同一般人,居然執著於烤地瓜叫賣車到可以拿來當生日願望。

身為南氏的家族繼承人,南優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他生日卻不要任何貴重的禮物,只是鬧騰著要吃那樣的烤地瓜。

叫他爺爺買量地瓜叫賣車給他都行,不是嗎?

南優賢從小胡鬧慣了,這小小的心願自然沒被眾人放在心上。

金聖圭很明顯地感受到了南小少年在他自己的生日Party上的失落,因為包括金聖圭也是送了他一隻名錶做為生日禮物。

Party上的美食皆是高級精緻的餐點,讓金聖圭那個小吃貨弟弟明洙都不顧形象的塞了滿嘴,可是壽星本人卻吃得看似索然無味。

那天依舊是個人人開心的熱鬧場面,金聖圭卻視線離不開眼底有著憂鬱的南優賢。

直到Party散場了,金聖圭還在他留意了一整晚的小少年身邊。

「圭哥你怎麼不走啊?」南優賢那時是有些煩金聖圭留到最後的。

但金聖圭卻拉著他的手往外走,跟他說還有份生日禮物還沒給他。

南優賢一直說別麻煩了,改天有空再給也沒關係,金聖圭卻執意要帶南優賢出門。

他說…

「如果沒在今天送出這個禮物,就沒有意義了。」




南優賢順著金聖圭的意,跟他出了門。



當兩人眼前出現烤地瓜叫賣車時,南優賢其實很想哭。

他僵硬著身體,雙手緊緊握拳,忍耐著不要掉淚。

金聖圭捧著冒著熱氣的烤地瓜遞到他面前,笑著對他說生日快樂的樣子,南優賢一輩子都忘不了。

深深的喜歡著一個人,陷入,再沉淪,一定是因為,他給了你別人給不起的。

南優賢的眼神因為金聖圭遞上的烤地瓜而亮了起來,那時吃著烤地瓜的南優賢,笑得有多甜?金聖圭都把那美好的樣子深刻烙印在腦海裡,他的小少年滿足的神情比夜空中的繁星更加耀眼。


烤地瓜的往事,是兩人把對方深刻地刻畫在心裡的契機。


他們沒有跟對方說過,而現在膩在一起吃著烤地瓜,回顧過往的記憶,才發現原來彼此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是對方最重要的存在。



****************

「那時候,其實我很想吻你。」金聖圭將南優賢攬住,讓他靠在自己肩上,輕輕地吻在他的額頭上。

「我可能會嚇出心臟病吧!」南優賢想像著當年的自己,嗤嗤地笑著。


「就是怕嚇到你,所以我們才蹉跎了那麼多年。那時候應該把你抓過來親的!早點把你變成我的!」金聖圭暗自可惜道。

「現在要親也不遲啊……」南優賢用手將金聖圭的臉扳向自己,湊上去對著嘴就是一個響吻。

金聖圭很快抓住對方的手,延續這個讓人悸動的吻。

和蜜地瓜一樣香甜,南優賢就是蜜一樣的存在,讓人迷醉。金聖圭吻著甜蜜的戀人,怎麼也捨不得把他放開。


愛情可能來得很粗糙,但用心經營,甜蜜的感覺卻足以讓人甘願像是溺死在蜂蜜裡。

如果沒有南優賢……

金聖圭想著:

如果這個冬天沒有南優賢像個小暖爐般持續著溫暖自己,他的心或許會在冷漠的巴黎漸漸死去。

現在有源源不絕的活力從南優賢身上傳遞給自己,他開始感謝上蒼把他跟南優賢終究牽在一起。

這是一個他想要擁有一輩子…

不,在一起一輩子都不夠…

南優賢,是他的永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oohyunnie
  • 圭哥牽著優賢走過一輩子就好!2016有個甜蜜蜜的開始真好~夏夏好起來了嗎><?
  • 好!!了!!(也太晚回了XD)

    夏夏 於 2016/01/23 19:49 回覆

  • Helen
  • 甜蜜的烤地瓜呀~
  • 天冷想吃烤地瓜

    夏夏 於 2016/01/23 19:48 回覆

  • En HaHa
  • 嗚嗚嗚嗚 甜哭我 想看續集嗚嗚嗚嗚ㅠㅠㅠㅠㅠ
  • 續集出來了^-^

    夏夏 於 2016/03/20 16: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