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戀 ep9

鮭魚CP

IMG_20151224_174716.JPG

南優賢一時被愛沖昏頭演的這齣「巴黎戀人」,還是有到該把荒唐戲碼收尾的時候。李浩沅天天照三餐打電話向他請安不說,金聖圭也對他長時間待在巴黎不管工作產生疑慮。


南優賢其實挺不開心的!

李浩沅是自己把工作丟給他的關係,因為業務負荷變多找自己抱怨也情有可原。但金聖圭居然開口要求自己回韓國,繼續窩在巴黎顯得胡鬧,他可真的嚥不下這口氣。

說到底,若不是為了金聖圭,他有必要來到巴黎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嗎?

都是因為太愛金聖圭了,所以他才會願意在一個連食物都吃不慣的異鄉待上那麼久的時間。他也很想念美味的韓食和首爾的空氣啊!

當金聖圭提出要南優賢先回韓國去,免得讓人說兩人閒話時,南優賢氣得眼眶都紅了。但金聖圭卻是故我的一派冷靜…只說業務的交接有些延宕,他等把歐洲的業務處理告一個段落也會回去,並不是要趕南優賢走的意思。

「你公司總有一定要你決定的事吧?把工作都推給李浩沅也不太好,你也該顧慮董事會和大股東們的想法。……優賢,你冷靜下來想想,這不是讓你胡鬧的時候。我不會因為短暫的分離就不愛你了……有的時候我們身上背負的是比愛情更沈重的…員工的家庭、未來……」金聖圭總還是要去上班,在離開住所前,他也只能對著完全不看自己的南優賢說出這些話。


南優賢其實都把話聽進去了。

當金聖圭離開大門關上那一刻,他眼中的淚水再也克制不住地流了下來。


他以為認定彼此的兩個人肯定可以一起克服所有困難,可是眼下的現況卻像是金聖圭把難題丟給自己解決。

(難道,一切終歸是我的錯?)
南優賢不禁在心中這樣問自己。

怎麼好像…時間久了,他的圭哥恢復理智一如往常的冷靜,而只有他自己還誤會兩人是沉浸在熱戀中享受著每天每天的甜蜜?

 

坐在客廳沙發上發愣了好一會兒,南優賢覺得有點冷。

「最討厭巴黎的天氣了!……最討厭了…」南優賢一邊用力用手背擦去臉上的淚痕,一邊恨恨地喃喃自語。

 

**********

 

金聖圭一如往常加班到接近深夜才回家,但他回到家中迎接他的卻是一片漆黑。

「優賢?……」

金聖圭對屋裡喊了戀人的名字,回應他的只是滿室靜謐。

覺得似乎不太對勁,金聖圭立刻打開燈,裡裡外外的把家裡找了一次。

不是淘氣地跟他惡作劇……南優賢是真的消失了。

衣物跟行李箱都還在,但是人卻不在家。

金聖圭心中滿滿的不安,開始撥打南優賢的手機號碼。

「媽的!為什麼不接電話?!」南優賢遲遲都沒有回應,金聖圭惱怒憤恨卻無處發洩。

這麼晚會是去哪了?萬一遇到不好的事……

再也按捺不住,他決定出門找不知去向的南優賢。

 

*********

 

南優賢其實也沒跑遠,只是到附近曾和金聖圭來過的咖啡店待著,這一坐就是一整天。

這家咖啡店是自己晚上吵著肚子餓的時候,金聖圭帶他來的,是這個街區難得營業到凌晨的店家。

那時候金聖圭給他點了一杯甜甜的熱可可,還有上面有著滿滿糖霜的草莓千層。他一臉享受地喝著熱可可的時候,金聖圭則是看著他笑著說家裡看來是養了隻小螞蟻了,居然大半夜的也吃得下那麼甜的東西。


「唉!好煩!……我這是過敏嗎?!」南優賢用手揉著紅紅的眼睛,試圖不讓淚水流出來。

為什麼,總是會想起那個人對自己的好?

為什麼,總想忘記他對自己說過的那些聽起來讓人難過的話?

喝了一口已經冷掉的咖啡,苦澀的味道直竄舌根,就像他現在的心裡一樣的酸酸的、苦悶著…

 

**********

 

金聖圭發瘋似的在街上來回尋找著南優賢,不只是電話不接,傳給對方的訊息也沒有被讀取。

他很害怕!害怕南優賢會出事……

「拜託…你一定要好好的……」金聖圭顫抖著手指繼續用手機傳訊息給南優賢,只希望他趕快回應自己。

 

有些不知所措的他,發現街邊一隅的店家仍有燈光,就當碰碰運氣,他推門走了進去。

這是他來過很多次的藝品店,老闆是個和善的法國大叔。

「大叔,晚安。」

「啊呀,是金先生啊…」在店裡打盹的大叔被意外來訪的客人驚醒。
「金先生在這個時間來是趕著挑選給客戶的禮物嗎?」

「不是的……」金聖圭並不是來買東西的,所以臉上表情顯得尷尬。「我是想問問,今天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之前和我一起來過的那個男人…?」

「啊啊,你是說那位可愛的韓國小紳士嗎?…他有經過我們店門口啊!」法國大叔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一副喚醒了記憶的樣子。「他站在窗邊向店裡看了很久,可是卻沒有進來。」

「這樣嗎……」金聖圭聽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五味雜陳。

「你們吵架了嗎?他看起來很憂鬱……」大叔接著問。

「我是個壞男人呢……」金聖圭苦笑道:「沒有顧慮到對方的心情……他估計是生我的氣了。」

「我也常讓我家那口子生氣啊!」大叔笑著拍了拍聖圭。「教你一個讓兩個人可以很快和好的方法……」


金聖圭再從店裡出來,手上多了一個禮品的提袋。

「謝謝你,大叔。」金聖圭恭敬的對大叔敬了禮。

「唉,快別這樣!」大叔豪爽地拍拍他的肩。「找到人後回去試試我教你的方法……嗯,我看這時間附近有開的店應該也不多了,你要不要想想你們還去過哪?估計那位小紳士不會跑遠,因為他的法語真的不是很流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默默黑了南優賢一把的店主道別,金聖圭也算恢復了冷靜,打算把附近還開著的店家都找一遍。

 

**********

 

「南優賢!」

南優賢聽到熟悉的聲音喊著自己的名字,來不及反應就被人從背後緊緊擁住。

「你怎麼可以…你怎麼可以一聲不響的消失?」金聖圭緊緊抱住戀人,貪婪地聞著對方身上帶著陽光的味道的溫暖體香,身體不住的顫抖。「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嗎?」

感受到頸邊傳來的濕意……南優賢也慌張了起來。

金聖圭……他心裡那個最強大的男人,現在是在哭嗎?

「圭、圭哥……」南優賢想掙脫擁抱回頭,卻被抱得更緊。

「你別動……拜託你……」金聖圭的聲音裡充滿脆弱。「優賢,拜託你不要看我……」

感受到對方那巨大的不安,原本生氣的南優賢也有些動搖。

最後他還是掙脫金聖圭的禁錮,轉身和對方面對面。

「………對不起………」金聖圭用顫抖的手牽起南優賢。「我不該讓你看到這樣的我…但是我真的很怕你出事…明明行李都還在,可是電話也打不通……如果、如果你怎麼了……我要如何原諒自己?」

「我真的很生氣……」南優賢一邊心疼著金聖圭,一邊哭著說出自己的委屈。「早上圭哥對我說的話,我知道你說得都是有道理的…可是從你的口裡說出來,真的讓我很傷心……我覺得自己的心痛得都要死掉了……因為金聖圭你怎麼可以對我那麼壞?」

「寶貝、優賢……對不起……」金聖圭慌張地伸手幫南優賢擦著臉上的淚。「都是我不好,你別哭……和我回去好不好?外面很冷……我們回家好不好?」

南優賢邊啜泣邊點頭,隨後站起身來拉著金聖圭往外走。

凌晨的咖啡店裡雖然沒什麼客人,但南優賢還是覺得很丟臉!

 

**********

 

稀里糊塗的跟著金聖圭回家,南優賢覺得這一天煎熬得好似一世紀那麼長,異常的疲憊讓他來不及漱洗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看見很快就墜入夢鄉的南優賢打著呼嚕,金聖圭卻覺得戀人此刻特別的可愛。

幫南優賢蓋好被子後,金聖圭想起了被他遺忘的禮品店袋子。

他帶著笑意從裡面拿出一個沙漏,繞過南優賢輕輕的放在一旁的矮櫃上。

「以後…我們再怎麼生對方的氣,都要在沙漏裡的沙都漏完前和好……」金聖圭將唇附在南優賢耳邊輕輕地喃。「…… Je t'aime. 」

 

 

禮品店的法國大叔推薦給金聖圭的相處法寶,就是沙漏。

法國鄉間的小習俗,就是當戀人或夫妻吵架後,會送沙漏當道歉的禮物,也有著約定兩人以後再怎麼生對方的氣,也要在沙漏漏完前和好。


金聖圭小心的躺在南優賢身旁,感受到了身邊的溫度,南優賢很自然的往他懷裡靠了過來。

金聖圭掩飾不了嘴角的笑意,將人撈進懷裡,跟著閉上眼睛。

沙漏的習俗,明天早上再告訴懷裡的小螞蟻吧!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俺是小屁孩~
  • 我是第一名!!!!!!
    剛剛想說看一下有沒有更新 結果就更新了!!!!!
    這兩隻就是要一直在一起呀!!!!
    夏夏寫文加油!我也加油ㅋㅋㅋㅋ
    最近都在讀書 無法想其他東西...
    下次留言應該是會考完了..
    不過我還是會來看文的~
  • 考試好好考啊~你圭哥喜歡認真學習的孩子^-^

    夏夏 於 2016/03/20 23:49 回覆

  • Helen
  • 甜蜜的磨練阿
    沙漏真的好浪漫喔~
  • 浪漫的沙漏並沒有這個習俗哦~但很浪漫啊啊啊啊啊

    夏夏 於 2016/03/20 23:50 回覆

  • 噹噹 ♥
  • 更新了更新了 <3 以後也要來試試看沙漏 (摁摁摁)
  • 沙漏那個不是真的有這個習俗啊^ ^';

    夏夏 於 2016/03/21 21:08 回覆

  • 噹噹 ♥
  • 沒關係,以後還是可以用der
  • 我也應該準備一個(欸)

    夏夏 於 2016/03/23 23:39 回覆

  • En HaHa
  • 矮油 好浪漫哦 突然想買個沙漏(? XDD
  • 要團購嗎?XDDDDD

    夏夏 於 2016/03/23 2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