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你好,貴姓大名?ep7

 

 

微博桌面2012_173708280.JPG

#鮭魚cp

劇情大綱設定感謝YeolLikePoison傾力相助

 

 

 

******

 

 

 

南優賢休假後反而精神變得更不好,在天台吹了一晚風,似乎是著涼了但他也沒心思去注意自己的身體,在房間躺了一夜還偷偷哭了一會兒。

第二天還是店休日,李成烈到家裡叫了幾聲卻沒人回應有些擔心,到南優賢房間就發現自己哥哥面色潮紅躺在床上不停囈語著。

這是要把人都燒成熟蝦了嗎?

打了電話給父母,他便急急忙忙扶著南優賢上私家車往醫院出發。

 

 

 

******

 

 

 

南優賢覺得全身痛得像被車輾過,吃力地睜開雙眼,視線裡卻是慘白一片,鼻腔裡充斥消毒藥水味兒⋯

「優賢哥你醒啦?」一個人影晃過南優賢眼前,他努力對焦才看清了是成烈。

「我⋯」想抬手發現正在掛點滴,南優賢這下清楚意識到了自己是在醫院。

「你病慘了,燒得人都像熟透的紅蝦⋯怎麼喊你都沒回應,我就趕緊把你送醫院⋯」李成烈替南優賢掖了掖被角,繼續嘮叨。「你說你是不是天生勞碌命?休息一天就給我病得那麼嚴重!」

「可能是吹到風吧⋯⋯」南優賢有些心虛的講臉躲在被子裡只敢露出兩隻眼睛。「我就⋯晚上到天台上坐了會兒⋯」

原本打算將媽媽送來的補品裝給南優賢喝的成烈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拉了椅子坐在病床旁一臉嚴肅地看著心虛的哥哥。

「你知道我載你來醫院的路上你都在哭嗎?⋯到底發生什麼事,讓你那麼難過?」

 

南優賢有些難為情,他沒有想過自己會這樣的⋯⋯

「真的沒什麼⋯」心虛的說了謊,他不想讓家人擔心。

「你肯定有什麼,而且是跟那個男人有關。優賢哥⋯你知道自己不擅長說謊嗎?」

「我⋯」被李成烈這樣一說,南優賢不禁又難過了起來。「成烈⋯你說,我是不是很笨?」

「笨死了!」李成烈翻了個白眼,捏住南優賢的鼻子。「不准哭啊!喜歡就喜歡,你不能坦率點嗎?跟那個男人說清楚,再來覺得受傷還不遲吧?」

「已經⋯沒有機會了。」看來捏鼻子這一招沒用,南優賢的眼淚開關一被開啟就流個沒完。

 

李成烈看著心疼啊!

「你別哭了!」

「他說,以後都不會再來年糕店了⋯成烈,他是不是發現我喜歡他,所以才不來了?」南優賢抽抽嗒嗒的邊哭邊說著。

 

 

唉⋯

李成烈拍著南優賢的胸口,像哄孩子般的幫人給哄睡,一顆心揪著除了心疼自家哥哥,也咒罵著那不解風情的男人。

看來不能放著優賢哥這樣下去,他最討厭這種不清不楚的關係了!什麼金哥?!膽敢讓樂天派的優賢哥變成現在這憔悴的模樣!他倒要把這個混帳傢伙找出來好好講清楚才行!

 

 

 

******

 

 

 

今天金社長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從一早就開始狂電各部門主管,幾乎無人生還,說是爬著從會議室裡出來也不誇張。

八卦點的去跟秘書打探,也只得到了社長今天看手機嘆氣的次數很多,但原因不明。

金社長關著辦公室的門傳來開門的聲響,八卦的眾人立刻從秘書室一哄而散。

「我去樓下開會⋯」金聖圭面無表情的交代了秘書一聲,逕自走向電梯。

 

 

 

******

 

 

 

金聖圭在沒有其他人在的電梯裡才放下了霸道總裁的偽裝,一臉垂頭喪氣的樣子要是被眾人看到肯定下巴都掉了!

他想著自己狠心傳給南優賢的那些話,就覺得後悔莫及!

他其實還是一顆心牽掛著那個人,但卻狠著心要自己斷念。

其實是很喜歡像小太陽一樣的他,可是若對方已經有對象,自己硬是要介入,不很像是強搶民男?財大氣粗什麼的,他都具備了⋯

 

 

 

******

金聖圭出了電梯,就突然被人一把扯住。

「欸,你!姓金的!你他媽什麼東西啊!」

伴隨著咒罵,金聖圭被人一拳打倒在地。

 

眼冒金星都還沒搞清楚狀況,金聖圭又被人一把抓起,他只聽到對方喊著優賢什麼的,還有周圍傳來的尖叫驚呼,好不容易定神又看一個拳頭就要揮向自己。

 

「李成烈!你幹嘛打我哥啊!」

「啊?」

正要揮拳的李成烈聽到金明洙大喊,硬是收了手。

 

然後回神便是吃了金聖圭ㄧ記拳頭。

 

 

 

******

 

 

 

在K集團的醫務室裡,向來高高在上的總裁金聖圭臉頰腫得像是塞了個麵包,正惡狠狠地瞪著另一邊右眼被打出個黑輪邊擦藥邊唉唉叫的李成烈。

他親愛的弟弟正一臉擔心的站在打他的人旁邊,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說⋯嘶⋯」金聖圭一開口就牽動了嘴角的傷口。「是不是有人該跟我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嗯?我為什麼會在自己的公司裡當著那麼多員工的面被陌生人打?」

「我們也不是陌生人吧!」李成烈開口還是嗆⋯但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等等,他的公司?

金明洙用手肘頂了頂李成烈暗示他閉嘴,一臉陪笑的看著自家哥哥。

「哥,我想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那個,成烈他是我們長期合作公司的員工,所以可以自由進出這裡⋯但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敢出手揍你,這、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

 

「等等!」李成烈好像突然抓住了不得了的重點。「他是你哥?所以,我打的人是⋯」

「我是K集團社長金聖圭。」

 

「啊?」李成烈傻了,一臉懵地看了看金明洙。

金明洙訕笑的指了指自己:「金部長。」再指了指哥哥⋯「金社長。我們是家族企業來著⋯」

 

 

李成烈現在巴不得剛剛金聖圭一拳把自己打暈!

 

 

 

******

 

 

 

「所以說⋯你跟優賢是親兄弟的關係?」金聖圭看著坐在椅子上端端正正像個小學生向自己解釋來龍去脈的李成烈不禁想笑,但他也得忍著,畢竟這個人剛剛可是狠狠揍了自己。

「是啊社長,啊!不是啊社長!⋯」李成烈撓了撓頭。「我們兩個的關係有點難解釋,雖然不是親兄弟,我們確實是兄弟,就⋯各自父母再婚的關係⋯⋯但我爸可是把他看得比命還重要,所以,優賢哥這次因為那什麼混帳金哥哭了很久,啊、不是,我是說為了社長您,我哥都得心病了,我一氣之下才會做出像剛剛那樣的荒唐事⋯⋯」

「所以,你跟優賢只是兄弟間的感情,並沒有其他的?」金聖圭謹慎的個性讓他還是多問了兩句。

「這是自然!」成烈看了金聖圭一眼點點頭,想到他跟優賢哥要是成那種關係,他就全身不對勁了!「不行、不行!用想的我也渾身上下不舒服!」

「那我就放心了!」金聖圭的臉上總算出現笑容。

「嗯?」李成烈又懵了,這個金聖圭還真的是謎一樣難猜透,難怪優賢哥會為了他這麼煩惱!

 

「總之,這一切是誤會一場,我反而要謝謝你揍的這一拳。」金聖圭笑得宛如紳士,將手伸向李成烈。

李成烈就這樣糊裡糊塗的跟K社大魔王握了手。

「我也揍你一拳,就當扯平了⋯⋯以後,會常有見面的機會的。」

「啊?⋯喔,是⋯」李成烈點了點頭。

「那,不知道優賢現在是住在哪家醫院呢?我想親自去看看他⋯」

 

金聖圭覺得李成烈這一拳打得他豁然開朗,現在確認了他和南優賢是互相喜歡的,他也不想再綁手綁腳的,要親自去向對方表明自己的心意才行!

 

讓南優賢哭的人是他,

 

讓他重拾笑容的也必須是他。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elen
  • 啊啊啊~
    停在這裡讓人怎麼辦啊~
    不過~不得不說
    成烈打得好哇(雖然有點心疼
    但讓我們南南流淚是絕對不行的~金社長
  • 心疼南南小老闆!!

    夏夏 於 2017/04/25 22:36 回覆

  • Keissica依米達~
  • 成烈幹得好啊哈哈哈哈哈哈 xD ((某圭:你是不是我的飯啊你?*瞪*
    不過小樹看到圭哥大概又要哭了吧 -.-
  • 南小樹就是眼淚很多的孩子呀

    夏夏 於 2017/04/25 22:36 回覆

  • navilchen
  • 優賢病了還哭了 好心疼好心疼好心疼啊!
    千萬不要太容易就原諒金哥唷!
  • 哥哥壞壞!哼!

    夏夏 於 2017/04/25 22:37 回覆

  • 某inspirit
  • 停在這裡怎麼可以
    太犯規了啦啦~
    下集下集(敲碗!
  • 我已經處在一種要崩潰的狀態, 最近也太少更文了QAQ

    夏夏 於 2017/04/25 2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