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金聖圭生日賀文 : 南方有佳人

#鮭魚CP

 

 

IMG_4112.JPG

#鮭魚CP

 

 

 

  1.  

 

明月高掛,夜色甚美,安靜的樹林裡噠達的馬蹄聲分外明顯,趕路人急迫的心情就如馬匹奔馳的腳步,這美麗的月夜也就無心欣賞了。

 

金聖圭真不知道南小王爺這次又捅出了什麼簍子?皇上秘密召喚他到御書房,一臉急切的對他說了:「金侍衛!南優賢在南疆又闖禍了,此次非同小可,可是殺身之禍,朕又不能張揚此事,只能靠你去救他了!」

 

南優賢啊南優賢……

 

就不能悠閒過日嗎?

 

金聖圭想到當日自己主子跟他說的那南優賢被蠻荒異族下了追殺令的理由,只能搖頭嘆息,這還真不是可以公諸於世的啊……

 

咱們南郡王閒來沒事到領地以外的野林晃晃,說是要遊歷遊歷增長見聞,怎知餓了就拉弓打鳥,這打的還不是普通的鳥,可把異族奉為神獸的大雁給射下來!你說他把鳥射下來也就算了,就地拔毛烤著吃還嫌棄人家肉質太澀太硬!

 

金聖圭好好一個駐守京城的御前侍衛長,就必須連趕好幾天的夜路到南疆去營救那個混世小魔星,也真不知道南優賢到底是多惹人疼,這皇家上上下下就由著他胡鬧到現在,好吧,這下可真的都要差點把命給玩沒了!

 

林間被馬蹄聲驚擾的鳥兒從金聖圭面前飛過,他這才回神拉緊韁繩繼續策馬奔馳。

 

南優賢啊南優賢……小祖宗您可要撐到臣趕去救你啊!

 

 

 

2.

 

「我不走!反正大不了跟他們拼了!」南優賢氣呼呼的坐在書房裡,雙手拍在剛畫好的水墨飛鳥圖上,又把手弄得黑呼呼的一團。

 

看這王爺還是個孩子性,在一旁微微垂著頭的金聖圭不禁皺眉。

 

「優賢,聽話,跟金侍衛去京城裡總是比待在王府安全的,皇上他願意救你,你難道要我們一家人抗命嗎?」南優賢的母親不愧是當年的將軍夫人,再怎麼溺愛孩子,此時也知道事情的輕重。「再說,你爹也不在了,沒了那個當年以一擋百對抗蠻族異邦的大將軍,你不走,我真的也沒有把握能保住你。現在唯一能救你的,就只有當今聖上。」

 

「可是…」

 

南優賢還想反駁,在一旁的金聖圭輕咳了一聲發話了。

 

「恕臣直言,若想保全南郡王府上下,小王爺您今夜就必須要跟我走,皇帝有令,三日內必須趕回京城;另一方面…陛下已經派出使臣一行數人,會與異族交涉平息此次因…因小王爺而起的紛爭。所以,為了大家好,還是請小王爺您今晚就跟臣離開吧!」

 

南優賢聽完金聖圭的話低著頭久久不語,在眾人耐心等待他答應的時間裡,就看那被他毀了的水墨畫漸漸乾去。

 

他突然起身,雙手往金聖圭胸口拍去,留下兩個若有似無的黑掌印。

 

「嘖…怎麼那麼不明顯!」

 

「優賢!」南母怒斥兒子的惡劣玩笑,看著金聖圭胸前的掌印實在不知道該拿這頑劣的孩子怎麼辦才好。「金侍衛,您千萬別放在心上,這孩子就是從小愛捉弄人,他年紀比你小,你在回京路上還要多擔待些…」

 

金聖圭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墨漬,臉上掛著笑容有些陰森地看向南優賢,讓他不禁有些害怕。

 

「王妃您放心,小王爺年紀也小臣幾歲,這回京的路上,臣自然會提點他一些京城內該遵守的禮儀,莫壞了皇家的名聲。就算是異姓的邊塞郡王,在陛下眼中自然都是一家人,臣自小與陛下相伴,必定也會好好照顧南郡王的。」

 

南優賢瞪了金聖圭一眼,這照顧怎麼聽都不是真心的!

 

抓起一旁沒用過的宣紙,他一臉煩躁的胡亂擦了擦手將紙扭成一團。

 

「金聖圭,你可要保我不會在路上遇到異族的偷襲啊!」

 

聽到這句話,金聖圭就當這邊疆小霸王是答應他今夜要動身了。

 

「臣立刻就準備馬匹!」金聖圭正準備離開書房,卻被南優賢給叫住了。

 

「等等!你先洗個澡吧!身上都有味兒了呢!」

 

金聖圭深吸一口氣,轉身依舊是謙恭良臣貌。

 

「小王爺莫擔心,臣並非與您共乘一馬!兩個大男人也挺怪的…」

 

「你!」

 

「臣先告退了…」

 

 

 

南優賢氣得跺腳啊!

不就是天子從小一起玩到大的玩伴嗎?金聖圭也太囂張,根本沒把他這個郡王放在眼裡!

 

 

 

3.

 

「金侍衛!我餓了……金聖圭!我說我餓了!」

 

金聖圭撇了一眼湊到自己身邊的南優賢,從包袱裡遞了一塊餅給他。

 

南優賢看著那塊乾巴巴的大餅,整張臉皺成一團,也不願意接過去,直接就趴在馬上,嘴裡嚷著:「我不吃這個!這要我怎麼吃?出來的時候我母妃不是給我們帶了不少吃的嗎?」

 

「小王爺……」金聖圭看他不要,把餅收了回來。「您沒行幾里路就喊餓,王妃給您備的都是些小糕點,早就被吃光了!」

 

「哼,是不是你偷吃我的糕點,怎麼那麼快就沒了?」南優賢沒得吃可不開心了,從馬背上爬起來雙腳一蹬,自顧自的驅馬往前面的山路跑去。

 

金聖圭覺得這小魔星簡直是快把自己的耐性給磨光,硬是吞忍下那想教訓對方的怒意,趕緊跟了上去。

 

南郡王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這可讓金侍衛非常頭疼。

 

 

 

「哇啊!金聖圭!快來救我!」

 

金聖圭連品味頭疼的時間都沒有,前方就傳來南優賢呼救的聲音。

 

追殺南郡王的人已經發現他不在王府內了嗎?

 

金聖圭趕到南優賢身邊時,他已被一群人包圍,但外型並非異族樣貌,看起來還比較像是山賊。

 

南優賢正揮劍抵抗,看見金聖圭趕來,有些氣急敗壞的怨懟道:「金聖圭,你不是要保護我的嗎?居然讓本王…嗯公子獨自抵抗這些地痞流氓!」

 

「什麼地痞流氓?!」看似領頭的人聽了南優賢的話臉上表情更是凶狠了。「告訴你,那種三流的傢伙怎麼能跟我們比?我們是山賊!山~賊!小公子,留下買路財,我就放你跟你這趕來的朋友一馬!」

 

「我警告你們喔!」南優賢看似處於弱勢,講話倒是底氣十足。「我這…朋友,可不是什麼等閒之輩,你們還是快走吧…本公子是因為肚子太餓了,不然其實我親自對付你們也是綽綽有餘!」

 

金侍衛並不想在回京路上節外生枝,更不想再聽小魔星跟這幫人在那鬼扯,抓起山賊便是一陣暴打,個個被他打得鼻青臉腫地哀嚎不已。

 

金聖圭解決了最後一個山賊,像拎小雞一樣地把對方抓起丟向被打得一動也不動一群倒楣鬼上方,又是惹來眾賊人的一陣哀嚎。

 

南優賢瞪大雙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堆疊成一團的山賊,將自己的配劍收回劍鞘並對金侍衛說:「哇…金聖圭,沒想到你內功那麼深厚啊!不過,你下手也太狠了吧?這都被你打得回家可能他們娘親都認不得兒子了。」

 

「所以我說…南公子,別再任性了!」金聖圭說話的時候表情看起來有些陰狠,讓南優賢看著有些害怕。「要不是我主子將你託付給我,你這一路上的行為早就讓我忍耐快到極限……他們這是幫你受著的,懂嗎?」

 

南優賢縮了縮脖子,音量也跟著放低不少,看來是真的怕了。

「你也沒跟我說啊……兇什麼呢…我爹娘都沒這麼兇過我…」

 

金聖圭不語,牽著南優賢受驚嚇的馬往前走,南優賢倒也老實安分地和金聖圭的座騎跟在他後面走。

 

 

 

走了一段路,金聖圭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南優賢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南優賢被他盯著,雙腳好像上了木樁動也動不了,眼神也不敢跟他對視。

「怎、怎麼啦?」

 

金聖圭沒搭理他,從自己馬背上拿下包袱,從裡面拿出衣物遞給他。

「穿上這個,保險起見還是換裝避人耳目吧!」

 

南小王爺接過了金聖圭遞給他的衣物,仔細一看發現居然是女裝!

「金聖圭!你這是……這、這是女裝!」

 

「穿上。」

 

「你、你欺負人!」南優賢氣得跳腳。「我堂堂一個郡王,豈容你這樣羞辱!」

 

「你到底還想不想活命?」金聖圭顯然已經對南小王爺失去了耐性。「穿上,我們再幾里路就到今晚落腳的村落,那裡極有可能已有殺手埋伏,你穿上女裝,我就對外聲稱你是我訂下娃娃親的新媳婦兒,現在要進京在京城完婚。」

 

「你才小媳婦兒!這衣服我不穿!還有你!金聖圭!從剛剛對我講話就不敬,君臣之禮你已經不顧了嗎?」南優賢將金聖圭給他的女裝丟在地上,氣得臉紅脖子粗的。

 

金聖圭深吸了一口氣,將被丟在地上的衣物撿起說道:「你是要自己穿,還是要我把你扒光再穿上這身衣物?」

 

 

 

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個道理南優賢還是懂的。

 

金聖圭的怒氣似乎已經累積到能用眼神殺人了…

於是,他還是找了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將那身女裝給換上。

 

「這下你滿意了吧?」南優賢彆扭地拉了拉羅裙,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

 

那通紅的小臉蛋,看在金聖圭眼裡倒有幾分嬌羞。

 

「這身衣裳挺適合娘子你啊~」金聖圭笑著說道:「賢兒,叫聲相公吧!」

 

南優賢翻了個白眼,拉了拉讓他行動不便的裙擺,想騎上馬背,卻怎麼也蹬不上去。

 

真是連衣裳都跟他作對啊!

 

金聖圭看著他穿著裙裝那笨拙的樣子,心情似乎也愉悅起來。

 

二話不說將他給抱上了馬,還替他理了理裙子。

 

「娘子小心…若摔傷為夫會心疼的。」

 

南優賢聽到金聖圭這樣說,雖然不滿,但內心竟也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剛剛被男人抱在懷裡耳根怎了一陣熱呢…

 

 

 

4.

 

金聖圭帶著男扮女裝的南優賢進了村莊,原本還在生氣的小王爺看見市集裡賣的那些小吃和有趣的小玩意,立刻就忘了自己還在跟金侍衛鬧彆扭,拉著對方在市集裡逛了起來。

 

「金聖圭!我要吃這個!」南優賢指著路邊一攤賣包子的,拉了拉金侍衛的衣袖。

 

「咳咳,賢兒,要喊我相公啊…」金聖圭輕咳了一聲說道。

 

「啊?」南優賢覺得自己肯定聽錯了。

 

「叫聲相公…」金聖圭看著南優賢再說一次,笑著的神情有些戲謔。

 

「我怎麼叫得出口啊!還真當我穿了女裝就變成傻子了嗎?」南優賢深怕被別人聽見,小聲地湊在金聖圭耳邊抱怨。

 

「你要習慣叫得親密些,畢竟你現在的偽裝身分是我的新媳婦兒,那不然…你叫我一聲圭哥,如何?」

 

南優賢點了點頭說:「嗯,這還差不多點,本你就虛長我一點,那就叫圭哥吧!」

 

「我們賢兒想吃什麼呢?這包子還挺多口味的。」金聖圭拉著南優賢一副疼惜自家小媳婦的樣子問道。

 

看到食物南優賢也顧不了金聖圭其實是趁機會損一損自己這個王爺,看著攤子上冒著熱氣的蒸籠猛吞口水。

 

「紅豆包子好像不錯…肉包也好香啊!嗯,還是該吃芝麻包?」

 

「那就都買吧!」金聖圭掏出銀兩遞給小販,把南優賢想吃的都買了。

 

有得吃南優賢頓時開心起來,接過包子就大口大口地吃得很香。

 

「這位公子真是好福氣啊,娶了個漂亮的媳婦兒,連吃相都很有福氣呢!」小販收了錢,嘴巴也甜了起來。

 

「我娘就是看上了我們賢兒從小就長得精緻面相又有福氣,才給我訂了這門娃娃親。」

 

「公子看起來不像是這兒的人啊,看您那麼貴氣,肯定是京城人士吧?」小販笑著問道。

 

金聖圭點了點頭說了:「我是來接她一同進京的,爹娘都很期待看到賢兒。時候也不早了,不知道這兒可有客棧可讓我倆休息一晚?」

 

小販指著路的盡頭,給他們報了家客棧名,但神色有些憂心。

 

「我們這兒也不是什麼大城市,給過路來往的外鄉人休息的住店也就那麼一家,但那店主平時在我們這也挺跋扈的,公子你們還得提防提防看你們是京城的人被坑錢啊!」

 

「放心吧!」南優賢一邊吃著包子一邊說道:「圭哥他還是會點功夫的,我們不會那麼輕易給人欺負的。」

 

「小媳婦兒您也要注意啊,就怕你這美貌讓人起了色心呢!」

 

「哼,」金聖圭冷笑道:「敢動我的人,就同等於在太歲爺上動土了!」

 

南優賢聽了噗哧一笑,小聲嘀咕著…

「這就算不是太歲爺,也能算是動了萬歲爺的人吧?」

 

 

 

5.

 

等南優賢心滿意足地吃了些小吃,又強迫金聖圭買了幾樣他沒看過的小玩意兒,天色也暗了。

 

金聖圭和南優賢牽著馬匹到了客棧,發現這客棧看起來雖然挺不錯的,但似乎沒有什麼住客。

 

客棧的掌櫃一看到客人上門,立刻親自上前招呼他倆。

 

「唉呀~公子小姐快請進,這時間倆位可是要住店的嗎?」

 

金聖圭點了點頭說道:「麻煩給我們一間房,再幫我們備些酒菜。」

 

「好的,我立刻喚人去給兩位貴客準備一間上房,再給您倆準備幾個本地特色小菜佳釀。」

 

「掌櫃的,麻煩您了!」南優賢對掌櫃笑了笑。

 

「哪裡哪裡!」掌櫃似乎被南優賢的笑容給迷住了,看著眼前的美人目不轉睛的。「像小姐這樣國色天香的佳人能住到我們這,肯定是讓小店蓬蓽生輝啊!」

 

「掌櫃的,」金聖圭有些不滿的向前將南優賢擋在身後以隔絕掌櫃不安好心的眼光。「我娘子累了,你們快備好酒菜,用完我們就要休息了!」

 

看人家相公都生氣了,掌櫃摸摸鼻子,訕訕地說:「不好意思啊,瞧我這人就是太多嘴,我馬上叫人去準備準備!」

 

 

 

這客棧雖然感覺有些冷清,但料理出菜的速度跟口味卻都讓南優賢挺滿意的,道地的特色小吃味道鮮美,雖然稍早的時候吃了幾個包子,但這香氣四溢的可口菜餚擺上桌,他又覺得胃口大開。

 

和金聖圭一起喝了幾杯,南優賢覺得有些醉意,用手撐著下巴,盯著對方猛看。

 

「你……看久了其實也長得不差啊!」他用手指比了個寬度。「大概就輸我這樣吧!嘻嘻…」

 

「你是醉了嗎?」金聖圭皺了皺眉,把歪斜著身子靠在自己身上的南優賢給扶正。「這麼大個空間,你非得挨著我,吃東西不嫌麻煩啊?」

 

「嘻嘻…」南優賢又笑著把頭靠到他身上。「圭哥~~你不是我相公嗎?那麼見外做什麼?」

 

「兩位客官,這是我們店裡最受歡迎的甜品,掌櫃的吩咐說讓你們嚐嚐,不收錢的!」店小二端來了兩碗甜品,放在他們的面前。「這可是別處吃不到的,吃了啊會覺得特別舒服呢!」

 

「我喜歡吃甜品!」有些醉意的南郡王現在又穿著女裝,看起來簡直就像見到甜品特別開心的小姑娘,迫不及待的就吃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那碗。

 

「就那麼喜歡?」看到碗裡裝的那些料,金聖圭覺得色彩鮮豔地令人害怕,實在沒有勇氣品嚐!

 

「我覺得挺好吃的啊!」南優賢用湯匙舀了一口遞到金聖圭嘴邊。「圭哥你吃吃看嘛!香香甜甜的,飯後吃剛好!」

 

東西都已經送到嘴邊,金聖圭也不能不吃,勉為其難的張嘴吞下,他搖了搖頭,實在不是他能接受的口味。

 

「我覺得這甜湯有股怪味兒…」

 

「會嗎?」南優賢偏著頭抿了抿嘴道:「我倒覺得挺好吃的呀!」

 

「賢兒喜歡的話,我的這碗也給你吃吧!」金聖圭將自己的那碗推到南優賢面前。

 

「嘿嘿~圭哥對我真好!」好吃的東西都送上門來了,南優賢實在沒有拒絕的道理。

 

三倆下的,兩碗甜品都被他吃得乾乾淨淨。

 

「唉呀…吃的有些撐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臉饜足。

 

「早點歇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呢!」

 

金聖圭叫來店小二帶路,扶著有些醉意的南優賢到他們的房間休息。

 

 

 

再怎麼樣南優賢也是個郡王,金聖圭就算一開始是有心整治他,到了要就寢的時刻也是不忘自己身為人臣該做的事。

 

稍微幫南優賢打理了一下,讓他舒適的躺好,他才能放心。

 

「小王爺您先睡吧…明兒個還要早起呢。」

 

「嗯…」南優賢應了一聲,覺得眼皮特別沉重。「金侍衛你不睡嗎?非常時期我不會在意跟你一起睡的,今天…呵哈…你也累了吧?」

 

「先睡吧!」金聖圭替南優賢蓋好被子說道:「我去馬廄看看我們的馬,給他們餵點糧草,一會兒會回來的。」

 

不等金聖圭講完,南優賢就已經陷入夢鄉。

 

看著熟睡宛如少年一般純真的南郡王,金聖圭臉上不禁也浮現笑意。

 

這傢伙睡著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

 

 

 

6.

 

南優賢睡著睡著突然覺得渾身燥熱口乾舌燥,想伸手扯開衣襟,卻發現全身無力,且血氣都往下身湧去。

 

他發現情況不妙,似乎是中了賊人的迷魂香,想要開口向金聖圭求救,聲音卻小的像螞蟻一般。

 

「金…聖圭……嗯…好難受…」南優賢異常地發著汗,整開眼卻是覺得視界一片天旋地轉。「金聖圭…你、你在哪……快來…來救我……」

 

 

 

房門被人輕輕推開,一個黑衣人走近床邊,伸手摸了摸南優賢的臉蛋。

 

「果然是生著一雙勾人的桃花眼…」

 

「你…拿開你的…髒手…嗚……」南優賢試圖掙扎,然而全身軟趴趴的根本無力反抗。

 

「小美人兒,今晚就跟爺快活快活吧!現在肯定很熱吧?爺這就來替你消消體內的火氣啊~」

 

「大膽!……你、你快放開我…」南優賢閃躲著試圖親吻他的黑衣人,發現這個賊人就是客棧掌櫃!「掌櫃你做這樣的事就不怕被官府抓嗎?!」

 

「哼,等爺讓你體驗體驗銷魂的滋味兒,你就會乖乖聽話了……至於你那位相公嘛……估計現在也成了我手下的刀下亡魂了!」

 

「不可能!」南優賢艱難的雙手推拒著賊人,用盡全力喊著金聖圭的名字。「金聖圭!快來救我!」

 

「你怎麼喊都沒用的……」現出本性的掌櫃伸手扯開南優賢的衣襟,才發現小美人居然胸前一片平坦。「怎麼居然是個男人?!嘿嘿…不過沒關係,爺就喜歡你這樣的,就當嚐嚐鮮也好!」

 

 

 

「狗賊!居然敢算計我們!」金聖圭及時趕來,手上的劍還滴著血,立刻上前將騎在南小王爺身上的賊人一掌打飛。

 

「說!你到底給他吃了什麼!」

 

金聖圭這一掌用了不少功力,掌櫃直接從房間飛了出去,吐了一地的血,奄奄一息倒在地上。

 

「你…你居然還活著……明明你們的甜湯我都下了藥的…」

 

「幸好我覺得有怪味沒多嚐,剛剛覺得有些異樣就用內功將藥性逼出,你那店小二想在馬廄算計我,也被我一劍送去見閻王了!快說,你到底用了什麼藥!」

 

「哼哼…這春藥可是西域傳來的祕方,屋內那位公子,若不在一個時辰內與人交合,便會七孔流血暴斃而亡……」掌櫃笑得極為詭異地說道。「真是可惜啊…就算是男的,也是個美人呢!」

 

「死到臨頭還賊性不改!我這就送你上黃泉路陪陪你那店小二!」金聖圭說完毫不遲疑一劍殺死了苟延殘喘的掌櫃。

 

 

 

金聖圭趕緊回到房內,就見到南優賢的面色呈現異常的潮紅,正在難受地呻吟著。

 

「小王爺!還好嗎?」金聖圭上前替他擦汗,南優賢卻下意識的蹭著他的手。

 

「金…金聖圭你去哪了?我…我這是怎麼了…好熱啊……」南優賢扭動著身體,覺得體內熱得像是有一把火在燒,金聖圭冰涼的手讓他覺得好舒服。

 

「你…你中了春藥……」金聖圭覺得自己把甜湯也給南優賢喝了可能加重了藥性,才讓他現在如此難受。

 

「原來是春藥……」南優賢囈語著。「我…我好難受啊…怎麼辦?你說我會不會死?」

 

「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金聖圭看著南優賢渙散的雙眼,心中暗自下了決定……「南優賢,如果沒有與人交合,一個時辰後你就會暴斃而亡,我這是在救你,你可別清醒以後要殺我啊!」

 

金聖圭說完俯身壓在南優賢身上,親了親他的嘴,看他沒有反抗,就繼續將兩個人身上的衣服都褪盡。

 

南優賢覺得金聖圭的吻有種香甜的味道,伸出舌頭來想要再多舔舔,這對金聖圭來說無疑是一種挑逗。

 

啃咬著南優賢艷紅的嘴唇,金聖圭伸手握住他早已挺立的分身,緩緩地套弄起來。

 

「這樣是不是比較不難受了?」金聖圭溫柔的語氣中充滿憐愛,可憐的孩子肯定是不想被另一個男人這樣對待的。

 

「啊啊……你…金聖圭…你再多摸摸我……」南優賢伸手覆上金聖圭正再套弄自己硬挺的柱身的手,帶著他的手把套弄的速度加快。「嗯啊……再快點…你、你再用點力啊…」

 

或許是因為春藥的藥力的影響,南優賢折騰了好久才出了精,眼角泛著淚看起來有幾分可憐。

 

「現在身體可好些了?」金聖圭幫南優賢仔細擦拭了沾在身上的白濁,一邊柔聲問道。

 

南優賢搖著頭,開始哭了起來。

 

估計他是委屈了,金侍衛還好聲安慰著嬌貴的小王爺。「別哭……我不會和別人說的…」

 

南優賢的頭搖得更厲害了!

 

「金聖圭……我覺得藥性還沒解……你、你能不能幫幫我……?」

 

 

 

 

 

 

(待續)

 

夏夏的話:

 

這次的聖圭生賀很早就想好題材,但是寫起來卻困難重重,於是我決定不要在執著於君臣關係的一些稱謂,也寫得比較白話一些。

 

還請大家不要用力鞭打我 ^^;

賀文預計分成上//下三篇,會努力不拖太久的~

 

祝我們草莓隊長金聖圭2017/4/28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竹竹竹竹竹
  • 天 古風..
    先去睡了
    明天到學校再來看~
    姐姐也要好好休息呦~~~
  • 怎麼可以在學校看 你壞壞

    夏夏 於 2017/04/28 20:29 回覆

  • 某inspirit
  • 哦哦怎麼可以卡在這裡😢😢
  • 已經更新囉

    夏夏 於 2017/05/13 20: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