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你好,貴姓大名?ep8

(鮭魚CP)

 

微博桌面2012_173708280.JPG

 

 

向李成烈問了南優賢是在哪家醫院住院,金聖圭也沒多想就急急忙忙開了車出公司。光是想到南優賢可能是因為自己才生病的,他就特別難受自責,更心疼對方此刻被病痛給折磨還要承受心靈上的苦痛。

 

等到了醫院都來到病房門口了,金聖圭反倒是有些扭捏地猶豫起來……

 

自己擅自拉開了兩人的距離,現在又突然出現在南優賢眼前,他對是否對方能夠釋懷也沒那麼有把握……

 

忐忑不安的抓緊著手上要給南優賢的水果禮盒,金聖圭此刻忐忑不安,硬是在病房門口站上了幾分鐘。

 

 

 

調整好了心情,他想清楚了不管南優賢是生自己的氣也好,能用笑臉迎接自己也好,他這次都不想錯過李成烈誤打誤撞下所製造的機會。

 

 

 

******

 

 

 

南優賢聽到有人敲了病房的門,感到有些詫異……

 

成烈那沒禮貌的傢伙從來都不敲門的啊!

 

「請進…」他望著門的方向說了。

 

 

 

門打開來出現的人是意料之外的金哥。

 

 

 

「金、金哥……」

 

「聽說你病了……」金聖圭走到南優賢床邊,表情很是擔心。「身體怎麼樣?」

 

「你、你怎麼會知道……你怎麼會知道我生病的事?還有,你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這家醫院?」南優賢實在是一時無法接受他的突然出現。

 

「是李成烈告訴我的,你還沒回答我,身體怎麼樣了?我擔心你…」

 

「應該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南優賢繼續問道:「金哥你怎麼會從成烈那邊知道的?還有……你嘴角的傷是怎麼了?」

 

看南優賢還注意到自己臉上的傷,金聖圭有些開心對方還是關心自己的。

 

「金聖圭,我叫金聖圭。」說了自己的全名,男人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

 

「喔…金聖圭……」南優賢點了點頭,還是追問著。「金哥你還是沒告訴我怎麼會從成烈那知道…」

 

「這傷是和李成烈打架了。」金聖圭苦笑著說道:「優賢,對不起,一直都沒告訴你,我其實是K集團的現任社長。今天……剛好李成烈來我們公司遇上了,被他揍了一拳,我也還手…不過,其實要謝謝他,不然我現在也沒有機會在這裡和你說話……」

 

「等等!」南優賢伸出手做了個制止的手勢。「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太懂?應該不是我發燒把腦子燒壞了…」

 

「總之,」金聖圭握住南優賢的手。「結論就是我也喜歡你!」

 

「啊?」

 

南優賢覺得自己可能真的病懵了。

 

金哥的思緒跳得好快他跟不上啊!

 

但他是說喜歡自己沒錯吧?

 

該開心嗎?

 

 

 

******

 

 

 

南優賢這病來的快去得也快,金聖圭到醫院來看過他的第二天他就出院了。李成烈在幫南優賢辦出院手續的時候,還高深莫測地說了句很中肯的話…

 

「心病還要心藥醫」

 

 

 

金聖圭的突然消失導致南優賢大病一場,他旋風般再度登場還加碼告白,李成烈覺得對南優賢來說根本可以說是劑強心針。

 

只是,南優賢在對方告白以後,卻退縮了。

 

知道對方的身分以後,南優賢無法確定金聖圭是否還是那個他所心儀的金哥,畢竟他是在國內無人不知的K集團的社長,是那種他很難想像的,含著金湯匙出生,生活在金字塔頂端的男人。

 

南優賢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小透明……

 

就像現在,出院了為了家計,他必須趕緊開店,也要繼續做他的年糕外送。生活就是這樣庸庸碌碌,平平凡凡地也就是求混口飯吃能夠溫飽。

 

 

 

李成烈對他說過,實在無法理解他面對每天來店裡等他的金聖圭,怎麼可以視若無睹?

 

明明互相喜歡,但一進一退的,一個人想通了另一個人卻又把心門給緊閉,這是在演什麼狗血大戲嗎?

 

似乎看起來是挺狗血的,南優賢也是覺得自己是不是討虐?

 

 

 

金聖圭每晚都會出現在南南年糕店,點老樣子的套餐,一直待到打烊……

 

 

 

南優賢在醫院的時候,跟金聖圭說了他心裡對金哥的消失仍有疙瘩,所以無法相信金聖圭的為人。

 

金聖圭說他會等。

 

金聖圭跟南優賢說了,他還是那個能和他分享生活日常點滴的金哥,現在更是那個喜歡南優賢的金聖圭。

 

先將人推開的是他,所以南優賢心裡不舒服也是應該的,他不奢求南優賢馬上對自己親暱,但至少不要拒絕他的接近。

 

南優賢只說:「我出院就會開店的…你願意的話還是可以來年糕店的,我不會挑客人……」

 

所以,就算南優賢不如以往那樣熱絡,金聖圭還是天天都去年糕店報到。

 

 

 

 

 

 

******

 

 

 

「嘖嘖嘖嘖嘖……」原本在廚房裡忙碌的李成烈探頭出來就看到金聖圭那尊大佛又安安穩穩地坐在店裡,不禁搖了搖頭,一掌巴在南優賢頭上。

 

「你幹嘛啊?!」南優賢氣憤的摸著自己的頭,用腳作勢要踹李成烈,想把人給敢回廚房去。

 

「我說,你的金哥都快坐成望夫石了好嗎?你不是喜歡人家?怎麼他每天都來你就對他那麼冷淡?」李成烈說著說著,想是突然領悟了什麼,賊笑著點頭道:「啊~我懂,優賢哥你這是欲情故縱嘛!知道人家喜歡你了,想跟對方玩點推拉的遊戲?高招啊…高招啊…厲害了我哥!」

 

李成烈比出了個讚的手勢,他對南優賢是刮目相看了!

 

「聽你在瞎說!」南優賢裝做沒看見,繼續在櫃台忙活著。

 

「若不是欲情故縱,你那麼喜歡金聖圭,現在不是應該要和他心意相通,開開心心的在一起?我都聽明洙說了,他哥每天都為了你魂不守舍的,連他都要看不下去了!」

 

「誰說我喜歡他的?」南優賢沒有底氣地對李成烈說道:「我現在不確定我還喜歡他…我喜歡的是金哥,我不確定他是金聖圭我還能喜歡他……」

 

「金聖圭就是金哥啊!」李成烈覺得鬱悶死了!「你到底在糾結什麼?我看你還是喜歡他的……唉,算了算了!你遇上某些事就愛鑽牛角尖,這個性沒得改!」

 

「你就別管我了…」南優賢揮了揮手示意李成烈快走。「也差不多快打烊了,你也別太晚回去,爸媽會擔心…」

 

李成烈呿了一聲,脫下身上的圍裙。「他們比較擔心你!我啊,就算徹夜不歸估計兩老也不會發現吧!」

 

「你先走吧…」南優賢看了一眼還坐在店裡的金聖圭對李成烈說道:「反正就也只剩他一個客人,我理完帳單就要打烊了。」

 

「隨你吧!」李成烈拍了拍南優賢的肩。「那我先走了啊!」

 

「嗯……」

 

 

 

 

 

******

 

 

 

 

李成烈離開後,店裡就只剩下金聖圭和南優賢,店裡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南優賢看金聖圭似乎沒有要走的意思,便過去對他說了:「我要打烊了…你走吧。」

 

「你等會兒還有事嗎?」金聖圭試探的問道:「我想…或許我們能一起去吃個宵夜。」

 

「我累了…」南優賢這等於是間接的拒絕對方的邀請。

 

「這樣啊…」金聖圭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可惜,但他並沒有放棄這可以和南優賢再多說會兒話的機會。「也是,是我想得不周到,你都忙做吃的一整天了,還得外送,肯定是累了!那不,我幫你收拾收拾吧?不是要打烊了嗎?」

 

「金哥…我累了……」南優賢的語氣裡充滿了疲累。「我是真的累了……你走吧!」

 

金聖圭懂男孩口中的累是什麼意思,他也不強求南優賢馬上就能不排斥自己,現下,也只能不給壓力的慢慢再度接近他了……

 

「那…我不打擾了,優賢你早點休息。」

 

「嗯…」

 

 

 

送走了金聖圭,南優賢將年糕店的店門鎖上,把燈全關了之後坐在店裡發著呆。

 

男人走的時候背影看起來有些落寞,他有些後悔剛剛是不是太狠心了,其實,金聖圭一走他就開始有些想他了……

 

他揪著自己上衣靠近心口那處,覺得有些疼。

 

金聖圭,亦或是金哥…

 

對他來說,是否真的是愛情的那種存在?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羽晞
  • 姐姐更文了💓💓💓💓
    優鉉啊~到底在糾結什麼啊😂😂
    聖圭一定很傷心😥
    希望這兩個人早日在一起❤❤
  • 因為南小老闆本來就是一個缺愛的孩子, 突然被愛反而一時之間覺得太不真實無法接受(而且圭哥還隱瞞身份!壞壞)

    夏夏 於 2017/06/08 21:10 回覆

  • yuhsin.yang50
  • ㄟㄟ....我真的很喜歡你寫的文啦全部!!!!
    我想了很久決定還是來創一個帳號來給你留言應援.....
    ㄟ 因為我對創帳號很有障礙所以才想了那麼久啦哈哈哈..不會改名子也不會放頭貼而且每次都說我信箱不對####
    以後我都會在你更的文底下留言的!!!!!
    我真的超愛你的!!!!!!(幹嘛突然告白####
  • 謝謝你愛我(比心)
    還專門去設一個帳號來留言真的太令人感動了T T

    夏夏 於 2017/06/08 21: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