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你好,貴姓大名?ep9

#鮭魚cp

微博桌面2012_3202480646.JPG

 

 

(劇情大綱設定感謝YeolLikePoison傾力相助)

 

 

**********

 

 

 

南優賢現在正坐在自家客廳接受刑警,呃,不,是繼父的訊問。

 

他一臉茫然的看著坐在繼父身旁不敢與自己對視的李成烈,腦子還在轉著怎麼會演變成現在這種情況。

 

「爸,李刑警啊⋯你這樣子好像優賢哥是犯人一樣⋯⋯怪嚇人的。」

 

李成烈看爸爸一副拷問犯人的樣子,頓時後悔自己大嘴巴把金聖圭的事跟父母講了。

 

「你坐著別說話!」李刑警這氣勢這口氣又把想幫南優賢說幾句好話的李成烈給嚇得縮在沙發上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優賢,被人欺負了怎麼不告訴爸爸?嗯?雖然我不是生你養你的人,但爸爸從來沒有把你當外人過,你也是我的兒子,誰要敢欺負你讓你受委屈,我就給他好看!」李刑警一臉心痛的對著南優賢劈頭就說一堆。

 

南優賢更懵了。

 

誰欺負他啦?

 

「爸⋯沒人欺負我啊⋯」

 

「不就那個K集團姓金的小王八蛋?!」李刑警大力拍了桌子,嚇得南優賢都抖了一下。「那個叫金聖圭的小子,不是讓你傷心到都生病住院了嗎?」

 

啊⋯原來是這回事。

 

南優賢瞪了李成烈一眼,只見李成烈在一旁搓著手無聲地用口型說抱歉。

 

「我說李刑警~」南優賢換上開朗的樣子,對繼父用有些撒嬌口吻說道:「你都嚇壞我了!我們李刑警那麼厲害,怎麼會有人敢欺負我?肯定是成烈這傢伙跟你瞎說的吧?」

 

「真的沒有?我不信!」當刑警的自然有獵犬般敏銳的嗅覺,李刑警知道案情不單純。

 

「爸,優賢哥都那麼大的人了,你就讓他自己解決吧⋯」李成烈站了起來打算哄自家老爸離開。

 

「我不走,你把那個姓金的小子給我叫來!」李刑警把兒子放在桌上的手機拿給他說道:「馬上打給他,叫他立刻過來,他要是真的對我們優賢有心,就該過來!」

 

「李刑警!你別鬧了!」這下換南優賢緊張了,他現在跟金聖圭還是很尷尬的狀況,怎麼能讓對方來!?

 

「優賢,你聽爸爸的話,爸爸叫那小子來,也是為你好。」李刑警接著一針見血地點出重點。

 

「不要再逃避了,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若真的是你喜歡得不得了的人,要這樣就放棄?爸爸最討厭不誠實的人,你知道吧?如果他真的是個好對象,爸爸也不會反對的⋯但若這傢伙沒有這個心,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呃⋯爸,」李成烈掛了電話說了:「

金聖圭說他馬上過來。」

 

南優賢覺得頭疼,原本不想面對金聖圭的,這下可被李家父子給逼得非面對不可。

 

 

 

**********

 

 

金聖圭來到了南優賢家,雖然已經在聽完李成烈的電話告知後有些心理準備了,但在看到李爸爸坐在客廳那嚇人的氣勢,還是嚇了一跳。

 

但再怎樣也是公司的大老闆,他站定深吸了口氣,拿著準備好要給長輩的見面禮,走到李刑警面前行了個禮。

 

「伯父您好,我是金聖圭。」

 

「坐。」李刑警指著南優賢身邊的位子,要求金聖圭坐過去。

 

金聖圭很是欣喜,他都不知道有多久沒和南優賢能那麼近距離接觸了。

 

坐定後,他將準備給長輩的禮物放到了桌上。

「這是給您跟伯母準備的,一點點心意,希望您別嫌棄禮薄。」

 

「嗯,這心意我們心領了!」李刑警很直接的開門見山說道:「對我們有沒有心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我們優賢!你對他到底是存怎樣的心思?我都聽成烈說了,優賢會病倒都是為了你!」

 

「這是我的不對,我一直都想彌補的⋯只是,優賢似乎⋯⋯」金聖圭很難否認自己之前因為怯懦導致兩人的關係變得像現在這樣尷尬,但南優賢的心思,他不敢擅自揣測來在人家爸爸面前多說什麼。

 

原本想說的一些想法,他也就將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優賢你怎麼說?」李刑警把視線放到了南優賢身上。「現在你對這傢伙到底什麼想法?」

 

金聖圭轉身看著南優賢,心裡不禁有些期待。

 

「我⋯我真的不知道⋯⋯」南優賢被逼緊了,這一臉委屈讓人看了覺得心疼。

 

「優賢,你別給自己太多壓力⋯」金聖圭看著南優賢那快哭了的樣子心都慌了,忍不住牽住身旁人兒的手說道:「我可以等!真的,等你想清楚再說吧⋯」

 

「咳咳,手放開⋯那你呢?現在還是喜歡我們優賢嗎?」李刑警看著金聖圭拉住自己寶貝的手,心裡特別不舒坦。

 

金聖圭也覺得自己在人家家長面前太唐突,默默收回了手。

 

「伯父,我對優賢的心意是一樣的,之前是我的錯,若優賢願意接受我,我一定會好好待他的!」

 

「嗯⋯⋯」李刑警若有所思的打量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兩人,接著嘆了口氣。

 

「唉,缺乏溝通,你倆得好好把話說清楚。」他拿出手銬抓抓金聖圭就把他銬住,另一端則銬在了南優賢手上。

 

「爸!」一直在旁邊不敢說話的李成烈被父親的舉動嚇了一大跳。

 

這是哪招?

 

「成烈我們走吧!今天南南年糕店不營業,你去店門口貼個條子。」

 

「那⋯優賢哥跟金聖圭怎麼辦?」李成烈這下也慌了,他家李刑警的行動讓他腦速跟不上啊!

 

「今天你倆是怎麼都離不開對方了,就在家好好的把心裡想問的、想說的都講開吧!明天我和成烈再來,到時候再把手銬給你們解開。

 

李刑警旋風般來訪,鎖了南優賢和金聖圭,又旋風般的帶著李成烈離開。

 

 

 

 

和金聖圭被留在家裡,南優賢只覺得哭笑不得,他這繼父的衝動性格還真的想做什麼都沒人阻止得了。

 

「優賢⋯⋯」金聖圭晃了晃兩個人被銬住的手。「現在你哪兒都沒法逃了⋯」

 

「我⋯」和金聖圭靠那麼近,南優賢的心跳不禁加速。

 

「你對我有什麼疑問,現在都可以說⋯我會把我的全部,毫不保留的,通通告訴你⋯⋯」金聖圭微笑著摸了摸南優賢的頭安撫著他。「好嗎?」

 

男人的大手輕輕的撫在自己的頭上,讓南優賢不安的心一下緩和了下來。

 

「嗯⋯你會都告訴我吧?」

 

「會的⋯小傻瓜⋯⋯」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