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3a656cgy1fo9b72fcryj20qo1beada.jpg

H有/慎

 

(下篇)

 

長灘島的愜意的確是讓金聖圭放鬆許多,雖然經歷過生死交關(他知道這有些誇大,只是嚇暈而已),但是這趟旅程很愉快。他知道,這是因為有南優賢這小尾巴在身邊的關係。

 

早上看完日出以後,他趁著兩人去逛市集南優賢在跟攤商殺價的時候,偷偷地給下榻酒店打了電話,請他們幫忙買花和準備蛋糕。之前在看南優賢的護照時,他有記住對方的生日。

 

恰巧就是今天。

 

 

「聖圭哥在跟誰講電話?」南優賢提著兩大袋滿滿的海鮮回來,剛好看到金聖圭把手機放下。

 

「喔,公司打來的,有點事要我處理。」金聖圭雖然說謊心虛,但還是裝作一臉為了公事煩惱的樣子說道:「怎麼辦?下午可能不能一起玩了,我可能要回去用一下電腦處理公司的事…」

 

「不是說讓你來放鬆的嗎?怎麼都來渡假了還要逼人工作呢?」南優賢難掩失望一臉失落,連提著重物的肩膀都垂下了。

 

看到南優賢一臉落寞,金聖圭覺得滿滿的罪惡感向自己襲來,不過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南優賢的頭說道:「不好意思啊…吃完海鮮,我必須先回酒店了。你可以自己先到處晃晃,晚一點還是照原計畫去酒吧喝一杯,你直接到那等我,我不會爽約的!說好請你喝酒的嘛!」

 

「好吧…」南優賢有氣無力的點了點頭。

 

「真的很對不起…」金聖圭的這聲對不起,還包括不得已的欺騙所導致的落寞。

 

找了店家幫他們料理海鮮,兩個化身吃貨大啖美食,金聖圭也極盡所能地逗著南優賢,總算讓對方找回笑容。

 

為了安撫南優賢,金聖圭在回酒店前還買了冰淇淋給他吃,看他高高興興地吃著冰淇淋往海邊的方向去,金聖圭才放心的走回酒店。

 

覺得南優賢還是小孩子性子,金聖圭跟酒店溝通後還給他準備了房間佈置,以各式各樣氣球為主裝飾的可愛風格,看工作人員進進出出的把房間弄得很有party的感覺,他反倒是開始擔心晚上只有兩人的時候會不會尷尬?

 

準備得差不多,他便前往和南優賢約好的那家酒吧。

 

 

***

 

 

看到喝得雙頰緋紅、兩眼迷濛的南優賢軟軟地靠在吧台上,金聖圭感到不妙立刻到他身邊,將快從椅子上滑下去的人給扶正。

 

「聖圭哥你來啦!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所以店家請客喔!嘿嘿…」南優賢傻笑著伸手搭住金聖圭的肩,一開口就是濃濃的酒味。「你知道是什麼日子嗎?你一~~~定不知道!是對我很重要、很重要的日子喔!」

 

「喔~」濃濃的酒氣讓金聖圭皺眉,南優賢喝了酒整個軟綿綿的,怎麼都沒辦法好好坐在位置上,他只能讓小醉鬼靠在自己肩上。

 

「你不問問是什麼日子嗎?」南優賢一臉期待金聖圭開口。

 

「我知道是什麼日子啊!」

 

「騙人!」南優賢一聽到金聖圭的回答立刻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地讓金聖圭不得不張開雙手扶住他,人也就順勢跌入對方的懷中。「…哼,你才不知道……」

 

「真的,我知道…你乖乖的啊,不喝了,我們回去…」金聖圭哄著懷中怎樣都不肯老實的小醉鬼,準備把人帶回酒店。

 

「你沒說今天是什麼大日子我就不走!」

 

南優賢嚷嚷著死都不肯移動,畢竟也是個大男人的重量,金聖圭也無法直接就把人給扛出去。

 

唉,沒想到喝醉了是磨人精啊…

 

「好嘛~聖圭哥你快說嘛~」這廂南優賢又對金聖圭撒起嬌來,還把手放到耳邊說:「來,你偷偷小聲告訴我,今天是什麼大日子?我不會告訴別人唷!你不用害羞…」

 

金聖圭嘆了一口氣,湊到他耳邊小聲地說:「偷偷跟你說,今天是南優賢的生日啊!」

 

「賓果!」南優賢舉起雙臂興奮大叫。「聖圭哥!你~猜~對~了~!」

 

看著發酒瘋的南優賢,金聖圭的嘴角抽了抽,但他還是必須保持一個成年男子的優雅。

 

 

扶著一路傻笑說著胡話的南優賢,金聖圭盡力保持微笑,他要扶著這小瘋子帥氣地走出酒吧…

 

 

***

 

 

南優賢整路都在鬧,金聖圭光是把人給哄回酒店就花了不少時間,想到房間裡的生日驚喜,金聖圭只能笑自己沒算到這傢伙會在自己還沒到酒吧之前就擅自喝了那麼多,現在想到他不知道還能不能在清醒的狀態下接受自己的生日禮物都覺得頭疼啊。

 

金聖圭一邊用背頂著軟綿綿地趴在自己身上的南優賢,一邊刻苦地打開房門。

 

「優賢啊,我們房間到了。」咬著牙半拖半抱地把南優賢給弄進房門,他累得把人往地上一放,瞬間鬆了口氣再把房門關上。

 

已經出了滿身大汗…

 

他蹲下來看著靠在牆邊雙眼迷濛的南優賢,只能搖搖頭,深吸一口氣,又架著南優賢的胳臂把人拉起,移到一旁的沙發上。

 

「優賢要不要喝水?」拍了拍南優賢的臉,金聖圭總算是喚回對方的意識。

 

「聖圭哥?…我熱……」南優賢扯著衣領,像小奶狗般地吐著舌頭。

 

金聖圭趕緊去拿了瓶水扭開遞給他,南優賢接過水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

 

似乎是喝過水後酒也醒了不少,南優賢放下水瓶後環顧了一下週遭,開口問道:「咦?我不是在酒吧等你嗎?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呀?」

 

「哥的手臂都要被你扯斷啦!小醉鬼!」金聖圭在南優賢紅撲撲的臉蛋上用力捏了一把,這才解氣。「怎麼我都還沒到你就喝了一堆酒?還好也沒發生什麼事…一個人在國外你就別喝酒,太危險了!」

 

「拜託…還不是因為你太晚來,我無聊嘛…」南優賢這又想起自己的委屈。

 

「那你現在清醒了?」

 

南優賢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接著又遲疑地點了點頭,看著金聖圭心虛的說:「我想應該是吧…」

 

金聖圭啞然失笑,算了,自己可不能再唸他說些讓他難過的話,今天可是他的日子。

 

金聖圭拿起準備好的花束,湊到南優賢面前。

 

「喏,生日快樂!」

 

接過花束的南優賢還是有點懵,抱著那一大束花傻楞楞的看著金聖圭說了一句:「你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還好我到酒吧你沒喝掛,不然我怕全長灘島都要知道今天是你生日了!」

 

「你別笑話我,我是壽星呢…」這時候南優賢又懂得撒嬌了。

 

「不過你喝醉也讓我發現一個小祕密喔…」金聖圭戳了戳南優賢的額頭說道:「喝了酒就變得黏人,根本是愛撒嬌的小奶狗!」

 

「誰是小狗!你才小狗呢!」南優賢撇撇嘴,伸手一把抓下金聖圭戳著自己額頭的手指。「我是小狗的話,聖圭哥就是大騙子!哼,你根本就沒有要工作吧?害我傷心了好久喔…」

 

「現在還傷心嗎?」金聖圭誇張地在房間裡轉了一圈說:「這佈置、這排場…鮮花、紅酒、氣球,我只差沒拿戒指出來求婚!」

 

南優賢笑著把臉埋到花束裡說:「你要是現在跟我求婚我也會答應啊…太感動了~」

 

 

 

南優賢美美的跟金聖圭吃了一頓生日的燭光晚餐,又喝了不少紅酒,小臉紅撲撲的,呵呵地笑個不停。

 

已經好幾年都是自己一個人獨自渡過生日,去年他還是自己買了巧克力派在上面插上蠟燭許願的…許的願望是,希望明年的生日自己不用獨自渡過。

 

 

願望,真的實現了。

 

南優賢看著金聖圭,笑得樂不可支。

 

 

金聖圭給他點了生日蛋糕的蠟燭,催促著他許願,南優賢一雙桃花眼瞅著坐在對面的人語氣軟軟地說道:「生日願望真的會實現呢…」

 

「你快吹蠟燭啊!蠟油都要流到蛋糕上了…」金聖圭個性急,嘴下意識地嘟起,巴不得能幫對方趕快許願把蠟燭吹熄。

 

南優賢用力吹熄蠟燭那一刻,金聖圭立刻挖了一大坨奶油抹在他臉上,一臉得逞的模樣對著他奸笑。

 

「聖圭哥你真的很幼稚…」南優賢抹了抹臉上的奶油,但心裡覺得很甜。

 

金聖圭邊笑著邊拿紙巾將南優賢的臉擦乾淨。

「優賢你許了什麼願望啊?說說看,說不定哥能幫你實現呢!」

 

看著金聖圭溫柔地幫自己擦臉,南優賢一時產生了衝動,拉過金聖圭就往他的嘴親了下去。

 

被突襲的金聖圭頓時失了語言不知該怎麼反應,這一吻突襲他還真的頭次遇到!

 

「呀,小醉鬼,你這樣很糟糕啊……」金聖圭用有點僵硬的姿勢抱住了南優賢說道:「呀…真的很糟糕啊,我覺得好像更喜歡你了,你這樣不行啊…」

 

「有心跳加速嗎?」南優賢抬頭看著金聖圭,笑得很甜。

 

金聖圭點了點頭,吞了口口水,遲疑了一下,低頭用唇碰了南優賢的嘴唇。

 

奶油香甜的味道竄入鼻腔,南優賢整個人都是甜的…

 

糟糕,真的很糟糕…

 

 

***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溫柔纏綿的親吻持續了很久,就像是獲得渴望已久的甜蜜,兩人深深被對方吸引想要汲取更多奶油般香甜的柔軟,彼此濕熱的鼻息輕觸著肌膚,只是接吻就能讓身體顫慄…

 

南優賢緊靠著金聖圭,一邊抬著頭接受對方的親吻一邊用身體蹭著他早就和自己一樣硬起的下體…很想和這個人做一次……因為喜歡啊…

 

鼓起勇氣將手伸入金聖圭的褲子內,又熱又硬的觸感讓他不禁又有些害羞地紅了臉。知道對方跟自己一樣很有感覺,南優賢撩撥著金聖圭,一路把人推到床上去,主動拉開他的褲拉鍊,內褲幾乎包覆不住已經硬了的熱源,南優賢只是輕輕拉扯,就聽到了金聖圭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氣。

 

南優賢湊上前去,張嘴含住金聖圭的粗大,把火熱的根源從頭到尾細細地吸吮舔吻一番,舌尖掃過前端,他感受到口中的硬物敏感地動了一下,他眼尾帶笑地鬆口後抬頭問道:

「聖圭哥,也是很敏感嗎?」

 

「別弄了……」金聖圭因為忍耐而顯得聲音有些沙啞,他拉起南優賢,讓對方伏在自己身上,摟著因為情慾而滾燙的身體,從下巴吻到耳垂,並在對方的頸子上留下了好幾個吻痕。

 

南優賢很乖巧,張嘴讓金聖圭能輕易地把舌頭伸入他的口中翻攪,被舌頭抵著舔舐過的每個地方,都舒服地讓他忍不住呻吟。

 

衣服早在兩人腦袋一片混亂的時候被脫了精光,他撐起身體,用股間蹭著金聖圭的下身,兩個人相黏著的部分都已經濕的一蹋糊塗…

 

南優賢坐在金聖圭的身上,用後穴將金聖圭的分身一點一點地吞了進去,緩緩地動了起來。被撐開的後穴,被金聖圭的火熱填滿,每每頂到深處,都讓他忍不住呻吟著軟了腰…

 

實在是無法自己在這樣被弄到腰軟的狀況下自己繼續吞吐那粗大的傢伙,南優賢只能趴在金聖圭身上撒嬌的抱怨說自己太舒服了動不了…

 

南優賢用滿是水氣的眼神瞅著金聖圭看,那樣子讓金聖圭又覺得下身更硬了。他二話不說翻身將人壓在身下,抬起南優賢的腿就往被操得濕軟的後穴頂了進去,弄得南優賢忍不住爽得叫了出來。

 

金聖圭看到身下的人情色又可愛的表情,立刻低頭張嘴堵住他溢出呻吟的嘴,壓著他狠狠地操幹,每一次挺入都插到最深,抓著南優賢的腰抵著人不斷挺動著下身。

 

南優賢太甜美,甜美得讓金聖圭想將他融入自己的身體,勾著自己的腰,配合著自己的進入發出誘人的喘息,睫毛上隨著顫動的睫毛閃閃發光的淚水,讓人想好好憐惜,溫柔地佔有……

 

金聖圭沒有想到南優賢的身體能與自己如此契合,舒服到讓他覺得指尖都在發麻,沉浸在快感中,他加速抽送,次次都像要把對方融入血肉之中。沒有多餘的對話交談,只是想用身體去征服,想聽到對方因為被做到高潮而發出的哭腔…

 

兩人糾纏了一晚,誰也不放過誰,就只想要享受暢快淋漓的性愛,直至精疲力盡方才罷休。

 

 

 

***

 

 

看著背對自己熟睡的背影,金聖圭忍下將南優賢攬入懷中的衝動,畢竟,自己現在仍然存著疑惑…

 

是什麼樣的心情下抱了南優賢?

 

此刻,他的內心非常混亂…

 

金聖圭絕對不是想要一夜情的那種人,甚至可以說在情感上有些潔癖,所以對於自己和認識不到幾天的人就上了床,連他都覺得不可思議。

 

只能說,南優賢對於自己,的確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但是,他不敢細想,對方是否也能呼應自己的情感。

 

會不會,一切只是他個人的空想?他們的情感是否有可能,並不是在同一條線上發展?

 

他看著南優賢露在被單外面圓潤如白玉的肩膀,不禁嘆了口氣…

 

現在說喜歡,對你來說是太沉重了吧?畢竟你是一個飄泊習慣的人……

 

 

***

 

 

金聖圭其實對於兩個人之間曖昧氛圍感到憋屈,幾次牽住南優賢的手,卻又覺得手心的溫度無法傳遞到心裡。

 

一直到要離開長灘島,他和南優賢之間還是處於情感不明不白的狀態。

 

他最怕的,是離開以後再也聯絡不到這個人。

 

他捫心自問,自己是否能在和南優賢分開後,只把這當作是一段旅遊時發生的艷遇?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試探著問了南優賢有沒有要一起回首爾的想法?

 

南優賢只告訴他,自己的旅程尚未結束,首爾並不是他理想的歸宿。

 

金聖圭聽了只能苦笑,把滿腔的愛意吞忍入腹。

 

他知道,一個自由習慣的人,自己是沒有能耐折斷他想要恣意飛翔的羽翼的…

 

互道珍重,他必須結束這趟自己一個人前來,同樣孤身一人離開的旅程。

 

或許是有著留戀讓南優賢看出他的依依不捨,對方還打趣說了『還沒分開就已經想念會不會太喜歡他了?』這樣的話。

 

金聖圭的長灘島之旅,就在帶著些許遺憾下結束,然而,他不希望這是他與南優賢兩人之間的終點。

 

 

***

 

 

「圭哥,你最近上班魂不守舍喔?拼命三郎金聖圭也會有常常拿出手機看的一天喔!奇景、奇景!」同單位的後輩拿了一杯咖啡放在金聖圭的桌上,不忘調侃一下拿著手機發呆的他。

 

「有很明顯嗎?」金聖圭將手機收起,故作鎮定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有~欸,你不知道…」後輩低頭靠到他身邊小聲說道:「前幾天部長還背著你偷問我們,你是不是失戀了?我才想知道你什麼時候有了對象我們都不知道咧…」

 

「哈哈…部長還管真多…」金聖圭打哈哈道:「我什麼時候成為你們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了?」

 

「你真的沒事吧?有要說喔~」後輩認真問道。

 

「還好啦…就是曖昧的對象最近聯絡不到人,所以有點煩…」

 

「喔~還真的有八卦!」後輩釣魚成功臉上喜孜孜:「下次部長再問我,就可以給個交代啦!不過還是希望前輩你愛情事業兩得意啦!」

 

「借你吉言。」金聖圭揮揮手打發後輩回去工作:「你桌上電話響了,快回去接電話!」

 

 

 

***

 

 

金聖圭看著南優賢已經兩周沒有更新的Instagram動態,內心著實不安…發訊息給他也沒有回應…這讓金聖圭一方面擔心對方在國外的安危,一方面又覺得既焦躁又沮喪的自己簡直無藥可救。

 

這種心情就像是擔心戀人對自己若即若離…

 

但他跟對方根本什麼都不是,頂多,勉強能撐得上是曖昧對象。

 

因為南優賢去的一些國家可能會跟首爾有時差,金聖圭也鮮少有機會能和對方視訊聊聊天,要多花時間增進彼此感情說實話是有些難度。

 

上一次和南優賢開視訊聊天的時候,金聖圭問過,如果,他有一天倦了,想回國了,自己是不是能有機會?

 

南優賢只是笑笑地說,自己不想把話說死,因為誰都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

 

他說:「聖圭哥對我那麼好,我要回去的時候一定會告訴你的…但你想知道的答案,我必須等自己弄清楚了再告訴你。」

 

然後,南優賢在發了一張人在土耳其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前的照片後,就在也沒有更新動態。

 

金聖圭不論是發訊息,還是打電話,都沒有得到回應……

 

自己,是已經被宣告出局了嗎?

 

 

 

***

 

 

金聖圭又過了幾天頹廢的生活,最後只能選擇寄情於工作,每天工作到凌晨才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辦公大樓…

 

他真的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那麼一天……

 

「唉…」在吸菸室裡金聖圭嘆了一口氣,將菸按熄,準備回到工作崗位…

 

現在生活又貧乏得只剩工作了!

 

 

回到位子上,發現自己桌上的信件堆中有一張顯眼的明信片…

 

金聖圭有些激動得拿起明信片,起身大聲朝著辦公室問道:「這張明信片、這張明信片是誰放我桌上的?」

 

「喔?…喔,那是剛剛收發室的人送來的,說是外國寄來的,沒寫部門,他們花了點時間,今天跑來問我們這邊有沒有人英文拼寫是這樣的,我想應該是圭哥你的…Kim-Sung-Kyu是哥,對吧?」後輩一邊回答,一邊看金聖圭臉上出現的表情充滿激動與喜悅。

 

「謝了!你幫了大忙!」金聖圭上前緊緊抱住回答的後輩,對方被他的熱情給嚇到了……「我現在有事,幫我請假!…真的謝了!改天請你喝酒!」

 

金聖圭風風火火的收拾了自己的公事包,抓起大衣就這樣衝出了辦公室。

 

「這是…家裡有急事嗎?」摸不著頭緒的後輩只能看他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語。

 

 

 

到了辦公大樓底下,金聖圭立刻攔了一輛Taxi,一上車就說對司機說:「麻煩請到仁川機場,儘可能開快一點,謝謝!」

 

車子在他關上門後立刻快速的朝機場的方向行駛,金聖圭卻然在喘息著…

 

發抖的手仍捏著那張國外寄來的明信片…

 

明信片是南優賢寄來的,上面只寫了今天到仁川機場的班機與時間。

 

他難掩內心的激動,明信片早就寄到公司,他卻到剛剛才拿到……

 

還好,沒有錯失機會…

 

一切都還來得及,他肯定能在南優賢入境前抵達機場!

 

 

 

金聖圭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等待著南優賢的身影出現。

 

當南優賢的笑臉出現在他面前時,思緒跟不上身體的迅速,他上前緊緊擁抱住對方。

 

「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聖圭哥…」南優賢緊抱住金聖圭,語氣中也透露出思念。

 

「你怎麼都不接電話也不回訊息?我擔心死了…」金聖圭忍不住念了幾句。

 

「我的手機被偷了…」南優賢哭喪著臉說道:「沒有手機好不方便…我第一次覺得沒手機都快死了……因為好想哥,覺得這樣下去生活都沒意思了,我就寫了明信片給你~」

 

他的情緒轉換很快,立刻又拉著金聖圭笑得甜甜的問:「哥有沒有覺得我選的明信片特別漂亮?我還在屬名的地方畫了小愛心!」

 

金聖圭心虛的伸手摸了摸口袋裡的明信片…

 

「嗯…其實呢,因為一些原因,我才…剛拿到明信片,沒仔細看呢…有小愛心啊?」

 

「怎麼這樣?!」南優賢驚呼:「那、那如果哥沒及時收到明信片……虧我還想得很浪漫,要在機場跟你告白的……」

 

「你說什麼?什麼告白?」金聖圭怎麼可能錯過關鍵字?

 

「就…就是,我想說,你願意…」南優賢有些害羞地看著金聖圭笑盈盈的臉,要告白真的看到本人,練習過幾次都有點難說出口啊…

 

「你別說!」金聖圭用手指抵住南優賢的唇,溫柔地笑著說道:「有些話,我想搶先你說……」

 

「南優賢,跑遍世界各地,你願意回到我身邊,我就不會放你走了。成為我的人吧!我想說這句話很久了……我愛你。」

 

金聖圭說完,將手移到南優賢的後頸,攬過對方,狠狠的吻住思念已久的雙唇。

 

「這次不會鬆開手了…你就是得要跟我走啊…」緊握南優賢的手,金聖圭的手心因為緊張而微微地出汗。

 

「不會走的…」南優賢將頭抵在金聖圭胸前,不想讓對方看到他因為害羞而緋紅的臉。「我是為了你回來的啊…金聖圭,我也愛你。」

 

金聖圭聽了南優賢的告白,將手伸進口袋,握緊了那張連接他們緣份的明信片。

 

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旅程,才正要開始呢!

 

 

Th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elen
  • 還是待在圭哥身邊最好了~
  • 圭哥的身邊就是阿南最好的歸宿

    夏夏 於 2018/02/25 20:53 回覆

  • 你毒均要上天
  • 你好~這幾天看了你寫的文真的覺得寫的太好了!我是無限這次回歸才飯上的(超級晚。反正想說的就是你的文筆真的好好~~情節也很好看:3另外如果能寫更多南圭的話就更愛你哈哈哈哈畢竟我是站圭受(。
  • 最近都沒有寫南圭了, 因為阿南最近比較受XDDDD

    夏夏 於 2018/02/26 00:09 回覆

  • 雪鵝
  • 再看一次還是很感動,想到五月天的歌,你問我全世界哪裡最美,答案是:你身邊。希望他們回來後一樣幸福。可以期待一下聖圭很棒生賀嗎?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