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7086328.jpgS__7086330.jpg

01

 

再聰明的人也會有一時疏於防範被人暗算的時候,這是金聖圭現下的真實感受。

 

體內不斷竄升的慾火燒得他幾乎失去理智,為了保持清醒,他不惜摔破酒杯把玻璃渣子刺到自己手心,感覺到陣陣刺痛,他才稍微安心下來。

 

他緊咬牙關,從皮夾裡拿出一張大鈔放在桌上,起身時還覺得一陣暈眩,但隨即穩住腳步,衝向酒吧外。

 

金聖圭謹慎地回頭看著有沒有人跟蹤自己,他感到心慌而一路跌跌撞撞。到底是在什麼時候被下藥了?他仔細回想在酒吧內自己坐著愜意地喝個小酒也沒跟任何人攀談,只能猜測是否是同行所為。

 

畢竟他最近在做的研究專案,可以說是在他的專業領域內的一個重大發現,一直以來不斷有人來刺探他的研究進度,學校的研究室也無端被人破壞,雖然沒損失,但他直覺就不是闖空門那麼簡單。

 

好啦,沒想到會在下班後來放鬆一下,就被暗算了⋯⋯或許是猜測他可能會把重要的機密資料隨身帶著吧。

 

雖然夜晚的路上略涼的空氣比酒吧裡好多了,但他還是覺得全身發燙,尤其是下身那自己無法克制的慾望,簡直要把他逼瘋了!

 

加快腳步在店家都幾乎打烊的街道上行走,他意識到身後有遠遠跟著自己的腳步聲,他看了眼被玻璃扎出血的手掌心,有些血肉模糊的慘不忍睹,真的是要發瘋了啊⋯⋯

 

「先生,你還好嗎?需不需要幫忙?你的手、你的手在流血呢!咦?你是前面那條街上的酒吧常客吧?」

 

就在經過一家小花店的門口,金聖圭被正在整理門口的男子給攔住,對方看著他的手不禁驚呼,這也算給了他一個擺脫跟蹤的機會。

 

他推著男子進入花店,小聲說道:「救救我,我好像被人下藥了

 

男子看他難受的樣子也不像在騙人,立刻扶住他關心道:「你沒事吧?你的臉色很不好

 

「有、有人在跟蹤我」金聖圭壓抑著喘息,想要清楚表達。「我應該是在酒吧被人下藥了,那個人似乎還在跟著我

 

青年聽到二話不說去把花店的門給關好上鎖放上休息的牌子,扶著金聖圭進到裡面去。

 

「你別擔心,這裡很安全的,我先幫你處理傷口。」

 

金聖圭坐在店內的小沙發上,口乾舌燥的發暈讓他扯了扯自己的衣領,意識也是無法受控的狀態讓他非常難受。

 

青年匆匆忙忙拿了個醫藥箱,仔細查看著金聖圭那滿是鮮血的手。皺了皺眉頭說道:「玻璃都扎進去了,看起來很痛的

 

金聖圭苦笑道:「不痛我怕克制不了自己

 

「還好我在花店偶爾也是會被花刺給扎手,處理這樣的傷口也算是得心應手,算你運氣好遇到我。」青年一邊幫金聖圭處理傷口一邊說道。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金聖圭看著青年的側臉,覺得慾火又竄了上來。不知道是不是被藥性影響,他只覺得光是看著對方低頭露出的頸部線條,就讓他有著瘋狂的慾望。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褲襠,覺得心裡的獸在張牙舞爪,下身已經硬到疼痛的程度,不發洩出來實在太難受了。

 

「你」金聖圭出聲引起了青年的注意。「這家花店是你開的?」

 

青年點點頭,對他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這是我實現夢想的地方,每天跟花花草草在一起就覺得很幸福。前面那家酒吧都是和我訂佈置用的花,所以我才會對你有印象…」

 

金聖圭看著青年笑起來過份好看的臉,內心起了邪惡的想法。

 

想要看這樣的人在自己身下哭泣的樣子,想要狠狠佔有他⋯⋯

 

「你叫什麼名字?我可要好好謝謝你。」

 

「南優賢,我叫南優賢。週遭的人都叫我小樹,我的名字是不是特別適合開花店啊?」

 

「南優賢嗎?我叫金聖圭。」金聖圭拉起青年的手,捏了捏他的掌心。「你可要好好記住我的名字。」

 

「喔。知道了,金先生。」青年乖巧的點了點頭。

 

下一秒,他便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壓在身下。

 

 

 

 

「你、你幹嘛啊!」南優賢驚呼道,試圖掙扎要把男人推開。

 

「你乖乖的……」金聖圭聞到了南優賢身上淡淡的花草味,這種清清爽爽的味道,十分吸引他。「我只是希望你能幫幫我,南優賢……一會兒就好,我不會傷害你的……」

 

南優賢十分驚慌,但男子的力量出奇的大,他根本無法掙脫。

 

「你、你冷靜點……看你斯斯文文的,可別因為一時糊塗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南優賢感受到頂在自己身上的那部位,真的是讓人無法忽視的存在啊。

 

他會帶金聖圭進花店,也是看對方戴著銀邊眼鏡斯斯文文的,穿著襯衫就一副傑出好青年的樣子,想說幫他一把,這下看起來倒是引狼入室了?

 

 

 

南優賢稀裡糊塗的被人握住了重要部位,一時之間忘了掙扎,金聖圭便順理成章的將他的褲子給扒下,將人給翻了個面,又靠上去用自己的碩大蹭著對方的股間。

 

南優賢往前爬想離開,但金聖圭握住他的重要部位的手一緊,他嚇得身體一軟也不敢再亂動。

 

「你、你這樣是犯罪啊!金聖圭先生!」南優賢無法忽視那在自己股間挺動的碩大,臉上的表情越發驚恐。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看來像是被嚇傻了,瀏海凌亂地散落在額前,一雙桃花眼蓄滿水氣,在金聖圭眼裡更是無盡的挑逗。

 

金聖圭的嘴角微微上揚,帶著些許冰冷的笑意讓南優賢感到有些害怕…

 

「你在怕我嗎?」

 

金聖圭一手撈起南優賢,讓他坐在自己腿上。

 

「會害怕,是件好事…」他在南優賢耳邊說著,嘴裡吐出的熱氣令南優賢感到一陣酥麻,不禁發出一絲微弱的呻吟。

 

金聖圭很有技巧的撩撥著南優賢的慾望,他只能在窘迫中用手抓緊金聖圭的手臂,想要制止對方在自己身上不斷加深的強烈感官刺激。

 

「你不能這樣的…」南優賢幾乎都要哭出來了,緋紅的肌膚滲出薄汗,有些狼狽的樣子看起來分外可憐。

 

金聖圭聽了輕笑一聲,咬上了他的嘴唇,帶著暴虐的吻讓南優賢幾乎忘了呼吸。

 

「我會讓你一輩子記得今晚的…南優賢…」

 

 

 

******

 

 

 

金聖圭在南優賢身上啃咬著,他發現這個可愛又美味的小傢伙弱點在腰,一旦被制住了便不敢亂動。

 

真是乖的可以啊…

 

金聖圭一手扶住南優賢的腰側,一手托著他的臀部在內心讚嘆這出色的臀型和彈力,身下火熱的硬物毫不猶豫地往他的體內送去。

 

被金聖圭進入的那瞬間,南優賢只覺得眼前一黑,痛得他張嘴都發不出聲音,只能用力抓著沙發扶手,到指尖泛白的程度…

 

金聖圭毫不留情的在南優賢身上掠奪,體內的藥力催使著他不斷加大撞擊在南優賢身後的力度,他粗喘著將自己的硬挺熱源頂到深處,色情的揉捏著南優賢已被撞得通紅的臀部。

 

「哈啊!……你、等、等一下,快停…嗯…」南優賢帶著哭腔,手胡亂地向後揮著想要抓住金聖圭。

 

「噓…噓…別哭,現在不是覺得舒服了嗎?」金聖圭攬起南優賢,換個姿勢將他抱入懷中,輕聲哄著,但這樣的姿勢也讓他的硬挺更深入對方的體內。

 

生活單純的南優賢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激烈的性愛,對著金聖圭又哭又打,對方卻依舊沒有放過他…

 

南優賢這一晚不知被金聖圭做射了幾次,連把手指抬起來的力氣都沒了,後穴也被操得紅腫麻木,屬於金聖圭的東西填滿他的體內甚至滿溢流出到大腿根部,身體上青青紫紫的痕跡都在顯示著兩人間的性事有多激烈……

 

到最後,他根本可以說是被做暈過去的!

 

 

 

解了藥性的金聖圭一臉饜足地看著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的南優賢,覺得要是就這樣放過這漂亮的小可愛似乎有些可惜。

 

硬是要說起來,南優賢也算他的救命恩人呢!

他不如就…以身相許吧?

 

一邊想著,金聖圭一邊撿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穿好,再幫南優賢清理好一身狼藉。

 

可以說是哭了一晚的人呢…眼角紅紅的樣子看在他眼裡覺得特別惹人憐愛。

 

金聖圭用手指輕輕摩娑南優賢濕潤的眼角,在挺翹得鼻尖上輕輕落下一吻。

 

這時他腦海中又一閃而過一個惡劣的想法…

 

本來金聖圭就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那類的人,除去那身看似斯文精英的好皮囊,他也是個一肚子壞水的傢伙。

 

金聖圭看了看四周,先拿起隨意掛在椅背上有著花店LOGO的圍裙,將它蓋在全身赤裸的南優賢身上,又拿起店內擺放的花材,挑了些花束編了個小花環套在南優賢的頭上,再把對方被自己扯做一團衣物收拾好,整整齊齊地摺放在一旁。

 

對自己的惡趣味作品非常滿意的金聖圭,拿出手機對著沙發上熟睡的人兒拍了幾張照片,才放輕腳步離開了花店。

 

 

 

明天見啦,南優賢。

 

金聖圭一臉神清氣爽,哼著歌輕快地走著,身影逐漸隱沒在深夜無人的街道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elen
  • 邪惡的金聖圭....嘖嘖
    可憐的小樹阿~
    但....還是很期待後續
  • 就讓哥哥當個斯文敗類使壞一回XDDDDD

    夏夏 於 2018/04/28 00:53 回覆

  • 竹竹竹竹竹
  • 早知道就早點來痞客邦了😂
    阿南就這樣被阿圭要了又要
    阿圭必須好好跟阿南說
    然後把阿南帶回家😂
    等第二集😂😂😂
    夏夏姐姐我愛你💕
  • 我之後會邊寫邊放再慢慢整理
    鮭魚一生推~~~~

    夏夏 於 2018/05/05 22:34 回覆

  • 竹竹竹竹竹
  • 原來是我沒看到微博有更😅
    以後會看清楚的!
    但是還是在痞客邦看得舒服😂😂😂
  • 微博現在有點煩,以後只能發圖的了~QAQ

    夏夏 於 2018/05/05 22: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