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_Hyung孤獨的行星海報

 

 

 

 

南優賢在午後接到了金明洙的來電,告訴他金聖圭的精神狀態或許已經被他們逼到了極限。

 

金明洙怎麼也沒有想到看似堅強孤傲的金聖圭,會在自己面前崩潰哭泣!

 

雖然不是聲嘶力竭得大哭,但身為男人,如此的情緒反應已經算是精神上的極限了吧?

 

在一個不算是太熟的人面前,表現出最脆弱的樣子,這樣的情景已經讓金明洙原本抱持著再怎麼樣困難也要幫南優賢留住金聖圭的想法產生動搖。

 

 

 

基於對南優賢的承諾,金明洙不敢從金聖圭家離開,看著他疲倦地在沙發上睡著了,金明洙才走到陽台撥了電話給南優賢。

 

 

 

接通電話後金明洙開口所說的第一句話,讓南優賢怎麼也忘不掉。

 

他說了……

 

「哥,或許,金聖圭遠比你想像的還要愛你。

 

……哥,我們這樣逼他是不是錯了?」

 

 

 

連原本跟自己同一戰線,信誓旦旦要將金聖圭帶回自己身邊的明洙都動搖了,南優賢不難想像金聖圭的情況有多糟糕。

 

自己是真的錯了嗎?

 

 

 

兩個人的通話在金明洙決定再觀察金聖圭幾天看看的結論下結束。

 

南優賢站在議員辦公室的窗邊向外看……

 

這裡能夠看到的景色很好,俯瞰首爾,顯示出這個城市向前的慾望和決心。

 

南優賢捫心自問,他對未來的野心是否可以為了追尋個人情感上的滿足而停止?

 

對權力的渴求、對改變這個世界的巨大夢想,他是不是可以因為一個在他心中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人而捨棄?

 

 

答案,到底是什麼?

 

 

他無法想像金聖圭為自己哭泣的樣子……

 

那個人,曾經,他以為可以很絕情、很堅定、很堅強的男人。因為自己擅自入侵了金聖圭的世界,造成他必須捨棄一手建立起來的事業版圖,名譽也受到了不小的損傷。

 

想想更可怕的是,他又讓金聖圭這樣在感情上多次受傷的人,再度受到了傷害!

 

自私又可怕的南優賢…

 

只顧著自己的南優賢…

 

這樣的自己,南優賢想想都覺得是應該被憎恨的……

 

而金明洙卻說金聖圭遠比他想像的還要愛自己。

 

 

 

南優賢真的無地自容,這樣包容著自己、逃避著自己、愛著自己的金聖圭,他真的不配!

 

他南優賢不配得到金聖圭的愛!

 

 

 

可是,就像無法捨棄在政治圈能夠更擠往人人覬覦的位子那樣的渴望,他無法捨棄對於金聖圭的執著,對金聖圭這個人的渴望。

 

就算眼看金聖圭可能因為自己而毀滅,那想要得到金聖圭的全部的渴望,卻從體內源源不絕的湧出……

 

一刻也不能容忍。

 

不論是放開金聖圭,還是忘了金聖圭。

 

那連自己都鄙視的自私,已經無法再好好的藏在心裡的深處。

 

從遇見了金聖圭開始,就注定了這樣的命運的齒輪的轉動……

 

 

 

 

 

 

 

 

 

 

 

 

金聖圭整理著紐約住處的行李,突然一陣沒來由得暈眩。

 

 

 

他跪在地上,眼前是那攤開的白色行李箱。

 

 

 

好像距離上一次用這個白色行李箱打包還不是很久以前的事!金聖圭苦笑地癱坐在地,手指因緊抓著行李箱的邊緣而泛白,他好像已經失去再次站起來的力量了……

 

 

 

金明洙一離開,金聖圭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逃」。

 

 

 

逃離南優賢,到一個更遠的地方,也逃避面對愛上南優賢為他所帶來的痛苦與折磨。

 

 

 

 

 

如果世界上有一種可以讓人失去記憶的藥該有多好?忘記所有和南優賢有關的事情,或許,他就不會那麼痛苦了。但他知道這只是幼稚又不切實際的想法!

 

 

 

金聖圭其實說到底還是一個理智的人,他永遠不可能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來逃避活在人世上的痛苦。

 

 

 

幾次,當他在做菜的時候拿起刀,或是睡不著從藥瓶裡倒出安眠藥時,他都在想,為什麼有些人可以有勇氣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無法將利刃劃在自己的手腕上,也無法從藥瓶裡倒出一大把藥往嘴裡吞。

 

 

 

金聖圭總會在自己那麼懦弱的時候,告訴自己選擇活下去才是勇敢的,怕痛怕死不是膽小,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承受這些痛,是不負責任的,是會給更多的人帶來麻煩與傷痛的。

 

 

 

他想了很多,在不冷靜的時候,也在冷靜的時候……

 

 

 

他需要的是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重新開始。

 

 

 

他,還沒有放棄自己。

 

 

 

 

 

整理好行李,原本屋內的物品很多都是房東提供的,他也沒有什麼好要帶走的。將行李箱推到房間的角落,他拿出手機,看著螢幕躊躇了許久……

 

 

 

 

 

顫抖著,滑開螢幕,找尋到那個許久沒有撥打出去的號碼,按下通話。

 

 

 

 

 

電話那一頭很快就有人接起。

 

 

 

是既熟悉又陌生,讓他想念又覺得恐懼的聲音。

 

 

 

溫柔的聲線,只是叫了一聲『圭哥啊』,就讓他差點忍不住淚水決堤。

 

 

 

 

 

金聖圭深吸了一口氣,勉強穩住自己不要讓語氣顯得有太多的顫抖。

 

 

 

「我要離開紐約了。」

 

 

 

『明洙呢?你要和明洙一起回來嗎?』南優賢在電話的另一頭聽倒金聖圭的話似乎是清醒地不少。

 

 

 

但,在金聖圭看來,對方想的方向和自己根本是完全的天差地遠。

 

 

 

「不是的,南優賢,我要離開紐約,一個人……你,不要再找我了,拜託……」金聖圭的語氣已經充滿了哀切,他只想求南優賢放過彼此。

 

 

 

靜默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金聖圭可以聽到對方的吐息聲,深深的吸入再吐出,也像是在隱忍些什麼。

 

 

 

『………為什麼?聖圭啊,你為什麼就一定要離開?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啊!難道只要我一想要靠近你,你就要拒我於千里之外?求求你不要再逃走了,好不好?……我真的……我真的快被逼瘋了!』

 

 

 

「南優賢,因為我愛你,所以,請你讓我走。」淚水,還是從眼眶滑落,金聖圭哽咽著,第一次認真的告訴南優賢他愛他,也請他放手讓他走。

 

 

 

『你愛我,為什麼還要離開?』

 

 

 

「當初在曼徹斯特答應和你在一起,是錯誤的決定,我現在知道了。我沒料想到你對我除了執著還有那麼濃烈的感情……我也,沒有料到自己會愛上你。你不是說了嗎?給你一個讓你把我刻畫在記憶裡的機會,我給了,然後,也把你刻劃在我的記憶裡。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各退一步,看看現下的事實?」

 

 

 

『圭哥,金聖圭!記憶是可以延續下去的!你為什麼一定要這樣?離開也不能改變什麼!我是不會放棄你的!』南優賢在電話的那端語氣越顯激動。

 

 

 

這,反而讓金聖圭更冷靜。

 

 

 

「優賢,我們就試試看在沒有彼此的世界裡生活一陣子,好不好?……在我們還沒有相遇之前,日子還是這樣過著的,不是嗎?你有你的政治前途,我也應該振作起精神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走了。我,還沒有放棄屬於我自己的人生。」

 

 

 

又是一陣靜默……

 

 

 

南優賢沒有回應,金聖圭只好再繼續說:「我不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只是,想要一個沒有你的生活……接下來的日子,我會忍耐著不再接收任何與你有關的訊息。我想要試試看,好嗎?我不知道這會是暫時,或者就是永久……只是,我真的想要再為自己的人生努力看看。」

 

 

 

 

 

『屬於你自己的人生……』

 

 

 

「對,屬於我自己的人生……」

 

 

 

 

 

 

 

 

 

 

 

金聖圭不知道自己發呆了多久?

 

 

 

南優賢在最後對他說了什麼?

 

 

 

是對不起嗎?

 

 

 

 

 

『好,圭哥……對不起……我一直都忘了,你應該要擁有屬於你自己的人生。對不起……我,不會再打擾你的生活了。我們,我們一起試試看,我陪你一起試……為自己的人生再努力看看。只是,我希望沒有彼此的生活不會是永遠……對不起,是我占用了你的人生……你走吧……』回憶起來,南優賢回答的語氣是既傷心又疲憊的。

 

 

 

 

 

 

 

 

 

這次的離開,我們都要好好的為自己的人生努力。

 

 

 

南優賢,這是因為我愛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