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行星 15

Cherry_Hyung孤獨的行星海報

 

 

 

 

 

南優賢和金聖圭最後一次的交談,就結束在金聖圭告訴他要離開紐約的那通電話。從此之後,南優賢也確實做到了『放了金聖圭』……他不再打探有關金聖圭的消息,不再介入他的生活。

 

兩個人,各自回到自己的軌道上,繼續運轉屬於自己的人生。

 

 

 

政治仕途上的勝利,就如南優賢所料的一樣順利被他所取得,不但順利通過了黨內的初選,也在國會選舉獲得了連任。一直把民眾的心聲放在心裡的南優賢,憑著清新的形象和一路走來的政績,讓他高票再度當選了議員。

 

當人們不斷的前來祝賀他的勝利時,他卻在帶著勝利的喜悅的同時,無法忽略內心的那一股空虛感。

 

好想,好想告訴金聖圭……他做到了,他辛苦的耕耘沒有白費,金聖圭為他所做的犧牲也沒有白費,他,即將在國會殿堂再次刻劃下精彩的一章。

 

 

 

「議員……」跟著南優賢一起忙著應付賓客的金明洙突然湊到他身邊先是禮貌的稱他一聲議員,附耳說道:「優賢哥,有一個意想不到的貴客來找你……」

 

南優賢順著金明洙眼神的方向看過去……

 

是金聖圭的父親。

 

 

 

「金老師,真沒想到您會來。今天賓客較多,讓您等了一會兒,真是不好意思……」在金明洙的安排下,南優賢在自己的會客室內單獨和金聖圭的父親會了面。

 

「叫什麼金老師呢!我不過就是一個常上電是賣弄嘴皮子的老頭嘛!」金聖圭的父親笑嘻嘻的說。

 

「不,老師您的見解對我的影響是很大的,一直都是我在政壇上的精神導師呢!」南優賢恭敬的伸出雙手握住老人家的手,這是他最愛的人父親,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有些惶惶不安。

 

「其實呢……我今天來,是有事情要拜託你……」老者話鋒一轉,歛起原本嘻笑的表情。「是和我兒子有關的……」

 

聽到對方一說是和金聖圭有關,南優賢也藏不住內心的不安,臉上的表情頓時僵硬了起來。「和……聖圭哥…有關嗎?」

 

老者點了點頭:「對,我希望你,可以幫我把聖圭帶回韓國……」

 

「這……」金聖圭的父親突然說出這樣的要求,讓南優賢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腦中更是一片混亂。

 

「優賢,我知道你和聖圭的關係。」

 

老者的話有如炸彈在會客室內炸開,南優賢沒有想到,對方會這樣投下震撼彈。

 

原來,自己和金聖圭的事情,早就已經不是秘密了?

 

「你會派人調查聖圭的過去,我就不會請人調查自己兒子的生活嗎?就算我們關係不好,我還是關心他的一舉一動……現在,我需要一個人幫我把兒子帶回來,那個人,我想也只能是你。」

 

「可是,我和聖圭哥已經……」南優賢的臉色更顯蒼白,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們已經有半年以上沒有聯絡了……老師,如果說您知道我們的關係,就應該知道現在對您的兒子而言,我……什麼都不是……」

 

說著自己『什麼都不是』這樣的話,就有如是親自用利刃在自己的心口劃開一刀,南優賢不禁有些怨恨老者在此刻出現,逼自己面對這個曾經讓自己寢食難安痛徹心扉的事實。

 

「你知道他現在正在做甚麼嗎?」聖圭的父親皺了皺眉握緊了自己的雙手,繼續說道:「那孩子,為什麼總是要選一些險惡的道路去走?!……你的秘書,難道都沒有告訴你嗎?」

 

秘書?

 

南優賢想到金明洙曾經有跟自己說過,他還是持續的追蹤著金聖圭的行蹤,但是不會主動向他報告……最近國會選舉的事情也忙得他們兩個焦頭爛額,加上金聖圭不希望被他打擾……他是真的很久沒有關心過金聖圭的近況了。難道……?!

 

「聖圭他怎麼了嗎?」

 

「他病了……病得不輕,又是在非洲那種讓人不安的第三世界國家給病倒的,我真的很擔心!」聖圭的父親語氣中有著急迫的擔憂。「我收到消息派人去要把他給帶回來,他卻怎麼都不願意,那裏醫療環境那麼差,我怕再拖下去是連命都會沒了!」

 

「您把他確切的位置給我,我馬上就去找他!」南優賢聽了哪裡還坐得住,立刻撥了室內分機把金明洙給叫進來。「明洙,聖圭他病了,你馬上進來和我商討出國的事情!」

 

「優賢賢姪,拜託你一定要把聖圭帶回來。」老者看著南優賢的眼神就有溺水者如在汪洋中找尋到可以攀爬的浮木……「他總是認為我不原諒他,我是無法認同,但是……他還是我的命啊!做為一個父親,我不會不愛他的。……你在他心中的份量,或許可以幫我救回一個孩子…一個孤獨地在異地漂泊許久的孩子……」

 

「老師,您放心,我一定會把聖圭哥帶回來治病的!」南優賢真摯地看著金聖圭的父親,雙眼泛起了水霧。「因為,金聖圭,對我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金明洙很快的到了會客室,迅速的從金聖圭的父親那裏掌握了和金聖圭相關的資訊後,將老者送離會客室,他又回到辦公室吩咐助理們把來道賀的賓客們處理妥當,又鑽進南優賢的個人辦公室裡忙著處理準備去帶回金聖圭的相關事宜。

 

他顯得有些懊惱…怎麼會,在他只是稍微把心思放回國會大選的事情上,金聖圭那邊就出了那麼大的一個事兒?病了也不願意離開非洲,這個人到底是對這個世界有多少的不安跟不信任?

 

「優賢哥,我很抱歉……」金明洙一邊聯絡著出國的事宜,一邊真誠地向南優賢道了歉。「是我的疏忽……」

 

南優賢搖了搖頭,一邊試圖撥打金聖圭的電話。「明洙,這不是你的錯……最近為了大選的事情你也忙壞了……該死!金聖圭你為什麼不接電話?!」

 

「我處理好機票和飯店了,明天早班飛機,我們就可以出發……」金明洙掛上電話,對南優賢說道:「既然金老師都已經說了要讓聖圭哥回來,我想,你們兩個人未來的路途應該會順遂很多……」

 

「我們不應該分開的……」南優賢喃喃的說道。

 

「我已經是繞著他公轉的星星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