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bbdd65678f303b820ed2566f23363e  

 

 

 

 

 

 

 

 

南優賢找到金聖圭的時候,金聖圭躺在臨時醫療站的帳篷內的擔架床上,瘦得不成人形臉色蒼白得嚇人,就好像……隨時都會離他而去。

 

 

 

來到第三世界當醫療團的志工,金聖圭卻忘記自己也不是什麼鐵打的金剛不壞之軀,拼命的工作,在這惡劣的環境下,就好像是刻意的要奉獻自己……

 

這個國際醫療團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醫療人員,當然不乏韓國出身的志工,也就是因為這樣,金聖圭的父親才有機會第一時間獲得自己的愛子在異鄉病倒的訊息。

 

 

 

 

南優賢坐在金聖圭的床邊,緊咬著牙根,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音,可是因為心痛而落下的淚水,卻怎麼也停不下來。

 

(金聖圭,圭哥……你為什麼這麼傻?)

 

南優賢無法克制自己顫抖的手指,輕輕地撫上金聖圭的臉頰,感受到那不尋常的熱度,他不懂為什麼對方在這樣發著高燒的時候卻是蒼白地如同一張白紙。

 

醫療站的醫師說金聖圭因為體力透支又染上了當地的傳染病,差點送了性命……不是傳染病本身有多可怕,而是金聖圭得身體狀況實在太差了,明明是按時服藥就能很快好轉的病情,卻惡化成現在這樣不時發著高燒,時醒時昏迷的狀況。

 

南優賢從見到金聖圭開始,對方就一直是在昏睡,他在一旁守候著,等待金聖圭清醒。

 

他只想跟他說一句:「圭哥,我們回家……」

 

 

 

 

金聖圭做了很長的一個夢,在夢裡他無法控制自己地不斷向前跑,背後有著巨大的黑色陰影追趕著他,隨時都要將他吞噬於黑暗之中。他汗濕了一身,熱了,又感覺寒冷……雙腿已經累得打顫,卻無法停下腳步,只能往前不斷的奔逃。

 

然後……就在他想要放棄,乾脆閉眼讓黑暗吞噬自己的時候,眼前不遠處卻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隨著奔跑產生的微風撫過自己的臉頰,他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那是屬於男優賢的味道。溫暖的木質香味竄入鼻腔,不會錯的,是好久不見的南優賢。

 

金聖圭在夢中掉下了眼淚……

 

這麼真實的味道,他知道自己在做夢。

 

不管怎麼逃避,他還是逃避不了自己朝向南優賢的那顆心……

 

他牽起嘴角,哭著向前奔跑。

 

優賢,我好想你……

 

金聖圭想要奔向自己思念的那個人,他想要狠狠的啃咬對方飽滿柔軟的嘴唇,就算……下一秒就被在背後追趕的黑暗給吞噬了也沒有關係。

 

 

 

『圭哥……』

 

金聖圭越來越接近光亮處的那個人,他看清他的臉,南優賢彎彎的桃花眼還是那樣的好看,他叫著自己的嗓音,現在聽起來似乎也很甜……

 

金聖圭覺得這是神賜的禮物,就算自己就這樣死去了,也沒有關係……

 

 

 

 

 

 

「你終於醒了,金聖圭,你真的是要讓所有的人都為你擔心死嗎?!」

 

金聖圭緩緩張開眼睛,他很累,做了一個很長又很令自己痛苦的夢,醒過來人都還沒清醒,就聽到了許久沒有再聽到的聲音正罵著自己。

 

是南優賢。

 

「南……優賢………」

 

他需要確定自己是不是還做著夢。

 

吃力地想要從床上坐起,有力的手臂繞過自己的肩將自己扶起。

 

南優賢是真實的。

 

南優賢,是真實的!!!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金聖圭的語氣是又驚又喜。

 

「你爸爸告訴我的,他說不孝子寧願在不毛之地病得要死也不願意回家,他拜託我帶你回家……」南優賢語氣中帶著責怪,但是動作輕柔地替金聖圭披上了自己的外套。「你看你現在是什麼鬼樣子?真該拿鏡子來讓你照照,我喜歡的那個金聖圭呢?在你身上現在可一點都找不到影子……昏迷那麼多天,醒來看見我你能不要那麼淡定嗎?……看你一直發著高燒昏睡,我都向老天爺祈求只要你能趕快醒過來,以後就算都讓你上我也沒有關係,我就委屈一點……唔…」

 

金聖圭皺著眉拉過叨叨絮絮的南優賢,用吻堵住了那張說個不停的嘴。

 

對彼此,都是那個思念已久的人,這個吻綿密而漫長,就像是要把之前失去的時光都彌補回來一般……

 

好不容易,終於捨得分開,金聖圭緊緊的擁住南優賢,用力的吸著對方身上的味道。

 

是夢中那熟習的木質香……南優賢的味道。

 

「我夢見了你……」

 

「喔……」

 

「我愛你……」

 

「嗯……」

 

「沒有別的話嗎?」

 

鬆開了對南優賢的禁錮,金聖圭才發現對方一臉的淚。

 

「……可不可以,再說一次?」南優賢微微的顫抖的嘴唇,洩漏出了他內心的激動。

 

金聖圭看著對方,揚起了一個笑容。

 

「我愛你,南優賢,我愛你……」輕輕的吻了紅通通的鼻尖。

 

「南優賢,我不會再逃避了……退後了一步,我看清楚了……我的人生,好像不能沒有你。」金聖圭感性地說著,雖然因病蒼白消瘦的臉不復之前的帥氣,緊握南優賢的手是那麼的冰涼,但南優賢卻覺得他很耀眼,每一句話都熨燙著自己的心。

 

「我們回家,好不好?」南優賢抬起手來摸了摸金聖圭消受的臉頰。「要把你給胖回來才可以,這樣抱起來磕磕絆絆的骨感我不喜歡……」

 

「好,我們回家……都聽你的……」金聖圭再度擁抱南優賢。

 

繞了地球大半圈,兜兜轉轉逃避著自己的心意,金聖圭現在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做顆孤獨地自轉的行星。

 

南優賢,是他的小太陽。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