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未更新的 孤獨的行星 來囉!!)

 

 

 

 

 

對於南優賢突然在深夜未通知自己的情況下來訪,金聖圭感到非常地訝異。

 

更何況一開門,對方便撲上來抱住自己。

 

 

 

「優、優賢……你怎麼會來?」抱著南優賢,金聖圭有些尷尬的看著站在門口的金祕書。

 

「明洙……」

 

 

「聖圭哥,優賢哥他今晚應酬喝多了,說什麼都要過來……」金明洙對金聖圭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麻煩聖圭哥了,我先走了!優賢哥明天下午才有行程,我會再來接他的。」

 

金明洙說完便迅速離開,讓金聖圭連說聲開車小心的時間都沒有。

 

 

 

「圭哥……金聖圭……」南優賢一旦喝醉便會非常黏人,現在也是摟著金聖圭,不停的蹭著他的頸子,不斷的叫著他的名字。

 

金聖圭顯得有些無奈,只好像哄孩子般的安撫他。

「優賢啊,你這樣抱著我,我沒辦法走路啊……你放手,我們進去客廳好不好?」

 

南優賢搖了搖頭,雙手纏得更緊了。

「不好,我鬆手你就會跑了……金聖圭就是我一追就會逃跑的,我不能鬆手…」

 

金聖圭無奈地苦笑著,這個苦果他好像也是非得吃下不可……

 

畢竟,當初他狠心消失無蹤,確實讓南優賢留下了非常大的陰影。

 

 

「不會的,優賢,我向你保證我不會再逃走了……你放手,讓我扶你進去休息好不好?」金聖圭好聲好氣地哄著南優賢,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有如此的耐性。

 

「真的?」南優賢將手攬在金聖圭的頸後,笑著說:「那聖圭你親我一下,我就相信你了……」

 

金聖圭遲疑了一會,便將唇瓣湊向南優賢的嘴上輕啄了一下。

 

「這樣怎麼夠?」南優賢不滿足的一把將金聖圭拉向自己,狠狠地吻了上去。

 

用雙臂緊緊將金聖圭禁錮著,他一點一點的加深了這個吻。一口一口地吸吮著對方的唇瓣,嘴裡都是屬於金聖圭的香氣與甜美。沿著唇型舔著上唇,南優賢厚實的下唇覆在金聖圭的唇瓣上擠壓著,享受著屬於那個人的柔軟與溫柔,他真的難以說服自己不再繼續這個吻。

 

金聖圭並沒有掙扎,而是閉上眼配合著南優賢的吻將雙唇微啟,伸出舌尖試探地湊向南優賢的嘴裡。就像是受到了鼓舞,對方的舌頭很快就糾纏上來,相互牴觸著彼此柔軟濕熱的口腔,酥麻難耐的感覺就像是微電流向全身擴散開來。

 

只是接吻,都可以讓他們滿足於此刻。

 

屬於彼此,在寧靜的夜裡除了接吻的聲響與集促的呼吸聲外,

 

強烈的心跳聲也咚咚咚咚的巨響著。

 

 

 

真的、真的,好愛你。

 

 

 

 

 

「酒醒了?」當南優賢將金聖圭鬆開時,他氣息混亂的問著。那泛紅的臉蛋和迷濛的眼神,在南優賢的眼裡簡直是性感得要命。

 

突然,覺的被這樣的金聖圭盯著看有些害羞。

 

南優賢訕笑著點了點頭,自己熟門熟路的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金聖圭到廚房泡了杯蜂蜜水給南優賢,可能也是剛剛接吻太過火熱,他一口氣便把一整杯冰涼的蜂蜜水給喝完。

 

「這麼涼的東西你怎麼喝那麼快?」金聖圭皺著眉頭接過空杯,放在茶几上抱怨起來。「明明腸胃就不好,應酬就別喝那麼多了……有明洙在呢,你不需要逞強的。」

 

「只是頭有些暈,不礙事的……」南優賢一把摟過坐在身旁的金聖圭。「還是你最關心我……我覺得好幸福……就是,想你了,想抱抱你,所以才叫明洙送我過來。」

 

「渾身酒氣的,還想騙我喝不多?論酒量你哥我還是比你厲害不少,你是騙不了我的……」金聖圭知道南優賢一喝開了就愛摟摟抱抱,這時候也就沒多少掙扎繼續讓他抱著。但是,嘴裡還是忍不住叨唸戀人幾句。

 

 

「聖圭,最近都沒有見面……真的好想你……圭哥…你不想我嗎?」

 

南優賢沒有說謊,他是真的想見金聖圭想得快發瘋了,只是克制著自己要做好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不要讓金聖圭為難,不要讓金聖圭擔心。

 

「優賢,我也想你……」金聖圭拍了拍南優賢的背。「但是,你有你的使命,我的工作也才重新開始……所以我們要克制自己的心……」

 

「這種時候,就覺得還是哥比較成熟。」原本賴在金聖圭身上的南優賢爬了起來,改為握住戀人的手。

 

他看著金聖圭的雙眼,眼神附有很深很深的感情。

 

「金聖圭,等一切都上了軌道,我們就結婚……你嫁給我、不,我嫁給你也可以……總之,我們結婚…好不好?」

 

 

「優賢……」雖然不是什麼精心安排的求婚場面,金聖圭卻感受到南優賢字字句句裡包含的深情與真摯。

 

「答應我,好不好?我想要給彼此一個永恆的承諾。」南優賢握緊了金聖圭的雙手,手有些微微的發抖。

 

看著南優賢,金聖圭突然覺得有點想哭。

 

他笑著看向對方,微微的點了個頭。

 

「嗯,等一切都步上軌道,我們就結婚吧!我娶你,南優賢。」

 

 

金聖圭向前往南優賢湊去,笑著吻上了對方的唇。

 

「如果…就這樣接吻到天亮……」

 

南優賢聽了笑了笑,用額頭抵著對方的額頭。

 

「沒關係的……你忘了明洙說的嗎?我下午才有行程……」

 

 

收攏雙臂,兩人緊靠著對方持續擁吻著,,綿長而令人思念的親吻,沒有過多的激情,有的只是愛戀,還有捨不得對方從身邊離開的溫柔繾綣。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