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背景配圖_180516_0003.jpg

02 (完整版)

 

 

南優賢看見金聖圭走進花店來,慌張地想立刻找地方躲起來,但可惜這小店根本無處可躲,他只能一臉防備的看著對方。

 

「你、你還來幹嘛?」南優賢拿起桌上的花剪,對著金聖圭揮舞著說道:「你、你昨晚對我做了那樣的事,我沒有去報警抓你就不錯了!你怎麼還有臉來!」

 

金聖圭看南優賢像被惹怒的小狗狗般對自己張牙舞爪地露出兩只小虎牙,手中還揮舞著利器,立刻舉高雙手,讓南優賢看看自己手中的藥店提袋。

 

「我這不是來道歉的嗎?昨晚肯定傷著你了,不上藥的話,會生病的…」

 

「你這流氓!」看金聖圭臉上還帶著笑意,南優賢就覺得一肚子火,有點誠意好嗎?他氣得丟下剪刀往金聖圭撲了過去,想要狠狠揍對方一拳。

 

哪裡知道金聖圭反應也挺靈敏的,閃過南優賢的拳頭之外,還把人給一把拉入懷中了。

 

「別生氣了,你這樣肯定會拉扯到後面的傷口的。」金聖圭像是安撫小動物般地搓了搓南優賢的背,手又順勢下滑到他的股間,惡劣地拍了一下,換來南優賢的一聲哀嚎。

 

「嘶!疼…」南優賢眼角掛著淚花,用手推拒著金聖圭的胸口想掙脫對方的懷抱,意外感受到這胸膛挺寬廣的,躺起來好像不錯啊……

 

意識到自己居然有這種奇怪的想法,南優賢立刻臉紅,甩了甩頭暗罵自己沒用。

 

「南優賢,剛進店裡我把門給鎖了,你就進去把褲子給脫一脫吧,看你剛剛的表情,那裡肯定很疼吧?」

 

金聖圭笑著把人給推進店裡不明顯的角落,問也沒問就準備把南優賢的褲子給扒下來。

「你幹嘛!幹嘛脫我褲子!」南優賢死命扯著褲頭,真的要被這個臭流氓給氣死!

「我這不是要幫你嗎?難道你自己看得到屁眼腫不腫啊?我呢,也是個懂得負責人的人,來,別怕,哥給你上藥絕對不疼的。」

金聖圭講著什麼屁眼跟腫不腫這種露骨的話,南優賢聽著耳根都紅透到像要滴血了,忍不住伸手摀住自己的耳朵,倒給了金聖圭扒光他下身的機會。

「呀!金聖圭!你、我、我要報警抓你!」南優賢一掌揮開金聖圭放在自己臀瓣上的手,一手死命護住自己的那可憐的小菊花。

「反正你都要報警了,那不如再讓我上一次吧?」金聖圭將南優賢攔腰一抱,手直接摸上了屁股,簡直熟門熟路!

 

「哪有人像你這樣的?!快放開我!」南優賢慌得哭腔都跑出來了,感覺金聖圭把手指壓在自己的小菊花上,他覺得飽受屈辱,眼淚也跟著奪眶而出。

 

「哭啦?是不是很疼?」金聖圭看到南優賢在流淚,連忙拿起藥幫他塗上。「別哭啊…擦了藥就不疼了…外面擦好了,可裡面還腫呢…我要把手指伸進去啦…」

 

金聖圭將抹著藥膏的手指慢慢插入腫得可憐的小穴,柔聲問著南優賢:「很疼嗎?你怎麼哭不停呢?別哭啊…你這樣我看了心疼呢。」

 

「嗚嗚……」金聖圭這樣一問,南優賢乾脆放聲大哭起來。「我一個大男人被你這樣搞了一晚上,今天又被你脫褲子,你說我想不想哭?嗚嗚……而且、而且我還他媽的硬了……嗚哇…都是你!金聖圭!都是你!嗚嗚……」

 

「好了、好了,別哭啦……」金聖圭安慰著哭到整臉鼻涕眼淚的南優賢說道:「這不是證明你可能也喜歡我嗎?就算,現在還沒喜歡上我,至少也喜歡我的……」金聖圭說著說著把南優賢的手放到自己的褲襠上。「不如交往吧?我覺得我們兩個很適合啊……」

 

「我才沒有喜歡你……」南優賢看著金聖圭,說著這句話的時候倒是有些心虛。金聖圭的長相的確是他的菜,昨天那場混亂,說實在的……他不敢說自己也沒往心裡去。

 

「那你可以試著喜歡啊…」金聖圭看南優賢閃避著自己眼神急急忙忙地把褲子穿上,心裡覺得有些惋惜,還想多看那挺翹的小屁股幾眼啊…

 

「你趕快走,不然我真的要報警了……」南優賢焦慮地咬著下唇,伸手指了指花店大門下逐客令。「昨晚、昨晚…」

 

唉,南優賢眼睛一閉,牙一咬講出心聲:「昨晚最後我也不是沒爽到所以就當是我好心被狗咬了,你出了這個門後就別再騷擾我,以後當作不認識吧,金聖圭先生!」

 

「可我捨不得…」金聖圭一臉不情願,拿出手機滑到相簿給南優賢看看畫面。「你看你這樣子多惹忍疼?我怎麼捨得放棄你呢?」

 

南優賢看到自己居然在性事之後被拍了照片,簡直羞愧到想找個地洞鑽進去,難怪早上醒來頭上還莫名其妙戴了個花環!金聖圭這傢伙果然有病!

 

「你是變態嗎?給我出去!」

 

南優賢氣得自己打開門將金聖圭推了出去:「再見!」

 

他乓的一聲關上門,又覺得不對,開門又對金聖圭吼:「不要再見!」

 

金聖圭看著南優賢氣鼓鼓的樣子只覺得十分可愛,他可一點都沒有要放棄的想法,他對隔著一道門的南優賢揮了揮手,比了一個電話聯絡的手勢。

 

南優賢只留給他一個白眼,甩頭就跑得不見人影。

 

 

 

過了十分鐘後,南優賢觀察花店四週都沒了金聖圭的身影,才重新把門打開,掛回營業中的牌子。

 

這也奇怪,才重新開始營業,就有電話進來了…

 

「您好,這裡是小樹花店~」

 

『你好,我想要訂一束花束,要華麗點的,送到W大學的科研館428研究室。』

 

「金聖圭!」南優賢一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就認出來了,這人雖然壞但是聲音卻是極好聽又好辨認……

 

『這樣都聽得出是我的聲音,你比你想像的要在乎我多了啊~南優賢。』

 

「你的生意我不做!」南優賢準備掛電話。

 

『等等,可別急著掛電話,我不是跟你鬧著玩的,是真的有需要!你就送花過來吧!你過來,我可以把手機裡拍的那些鬧著玩的裸照都刪了…』

 

「真的?」南優賢想到那些羞死人的照片,立刻就決定要接這筆訂單。「那你等著啊!我馬上弄好花給你送去,你把聯絡電話給留一下…」

 

 

 

金聖圭掛了電話,臉上又浮現了算計的笑容。

 

小傻瓜可真的要把自己送上門了呢!!

 

 

 

 

******

 

 

 

南優賢雖然給金聖圭送花的目的不單純,但他還是很有職業道德的。

 

金聖圭設計了一束特別漂亮的花束,他便帶著前往金聖圭所在的W大。

 

只是這科研館也太偏僻了些,他輾轉問了好幾個學生,又走錯了幾回,好不容易才找到位在山腳下的科研館。

 

不過問路的過程,南優賢倒也了解到金聖圭似乎在學校是有名的老師呢!好像沒有人不知道他啊……

 

到了428研究室門口,他突然有些緊張,擦了擦額前的汗,他吞了口口水才鼓起勇氣敲了研究室的門。

 

「打擾了…請問金聖圭老師在嗎?」

 

「請進。」

 

南優賢獲得允許,深吸一口氣後打開了門。

 

他還不知道進了這道門,他的人生就此會跟金聖圭糾纏在一起…

 

 

 

 

******

 

 

 

金聖圭坐在辦公椅上,衝著從門口進來的南優賢笑。

「你來啦?」

 

「嗯…你要的花…」南優賢不太敢跟金聖圭對視,研究室裡沒有別人,他覺得挺不自在的…「我可是很用心的,你看這應該送人挺不錯的吧?」

 

「花很漂亮,就跟設計出來的人一樣漂亮啊…」金聖圭接過花束,還不忘趁機摸摸南優賢的小手。

 

南優賢假裝沒聽到金聖圭的稱讚,看到金聖圭放在桌上的手機便急急忙忙的拿起來對他說道:「說好了給你送花來你就刪照片的,快點把那些照片給刪了吧!」

 

金聖圭拿回自己的手機,一臉不捨地說道:「可是我現在後悔了,你說怎麼辦呢?我可一點都不想刪啊!」

 

「你……」南優賢覺得金聖圭簡直不可理喻!「好,那我把你手機砸爛算了!」

 

他氣呼呼地搶過金聖圭的手機,作勢要往地上砸。

 

「你啊…」金聖圭放下手中的花束,一手抓住南優賢的手腕。「看起來我們優賢不是什麼精明的人呢…你砸了我的手機,可還有雲端的備份呢…」

 

原本氣得像齜牙裂嘴的小狼犬的南優賢,一聽到金聖圭那麼說立刻就洩氣了,他怎麼那麼傻?都沒想到照片哪說刪就能刪乾淨的?更何況金聖圭是這樣老奸巨猾的傢伙。

 

「金聖圭…你到底想怎麼樣?!」南優賢真的欲哭無淚了,他好怕哪天自己的照片在網路上被散佈啊…這種無良男人做出威脅自己的事也不無可能…唉,可是他開花店已經跟銀行借了很多錢,要是金聖圭勒索他跟他獅子大開口,他也沒錢可以贖回照片的檔案啊……

 

南優賢想著都覺得委屈,劇烈的腦內活動讓他不禁紅了眼眶。

 

他怎麼就那麼倒楣?

 

「怎麼又氣鼓鼓的不說話啦?」金聖圭看南優賢紅著雙眼,拉著他手腕的力道又輕了幾分。「我是喜歡你才捨不得刪照片嘛…」

 

看來他看上的小可愛是個很容易認真的小傻瓜,他得要好好哄哄…

 

「花束是真的要送人的,我也不是故意要騙你來的嘛…」金聖圭還是沒鬆開手,另一隻手伸到褲子口袋掏出皮夾說道:「多少錢你倒是說說,哥不會佔你這點便宜的,我馬上付錢給你。」

 

「我不要你的錢!」南優賢說著話還帶點鼻音,怎麼看都是受到打擊太大正在忍哭。「我只要你把那些照片刪了…金聖圭,我求你了…」

 

「好、好、好…」金聖圭把人給攬到懷中哄著,還趁機吃了點小豆腐摸了摸他的背。「別氣啊,我這就把照片給刪了。」

 

他拿起手機當南優賢的面開啟相簿。

 

「你看,就這些…那我都刪了啊…」

 

金聖圭是用從背後環抱南優賢的姿勢給他看手機的,但南優賢卻沒有注意到這點,只是認真的看著手機裡的照片。

 

「靠,你也拍太多了吧!都給我刪了!刪了!」

 

南優賢自己動手點著手機畫面把照片都刪掉,刪完照片他心裡舒坦許多,這才發現自己根本是倚在金聖圭的胸前。

 

推開金聖圭,他不自在的摸了摸又紅又熱的耳朵,吶吶地說:「那個…金聖圭,花錢還是要算的…」

 

金聖圭也不點破南優賢正在害羞,拿起剛剛被他丟在桌上的皮夾,從裡面掏出大鈔拿給南優賢。

 

「花真的很漂亮,相信今天收到花的人一定會很開心的。」

 

南優賢收下了錢點了點頭,突然想到了…

 

不對啊…剛剛金聖圭不是說有照片有存檔在雲端嗎?那些可還沒刪呢!

 

「等等,你還沒幫我把雲端上的備份照片給刪了!」

 

金聖圭聽了給南優賢一個讚賞的微笑。

「看來你也不是真傻嘛!」

 

「雲端的備份我也要看著你刪掉!」南優賢一臉篤定的說著。是啊!我這可是理直氣壯,不刪我可賴著不走呢!

 

 

「可是怎麼辦?加密的檔案可要我家裡的電腦才能刪除呢!」金聖圭故作一臉煩惱樣。「還是你要跟我回家一趟?」

 

「怎麼那麼麻煩!」南優賢抱著腦袋覺得招惹到金聖圭真的是太令人煩躁了!「整天跟你這樣耗下去,我都不用開店了嗎?!」

 

「不然這樣吧,等今晚你花店打烊,我再過去接你?」

 

南優賢聽了覺得好像也是行得通,便點了點頭說道:「今天可一定要刪啊,你別反悔又不來花店接我,我可是會來你們學校堵人的!」

 

「知道啦…說好的事情我不會反悔的。」金聖圭毫無預警的靠近南優賢,攔腰一抱讓南優賢靠近自己。「不過我想先索個訂金,蓋個章證明一下。」

 

金聖圭將頭湊上前去,絲毫沒有偏差的吻上了南優賢的唇。

 

受到驚嚇的南優賢想要掙脫的時候,雙唇已經被金聖圭給狠狠的吸住,那酥酥麻麻的感覺讓他瞬間沒了力氣。

 

金聖圭挑開了南優賢的雙唇,用舌尖輕輕頂著對方的上顎,只聽到南優賢輕哼了一聲,他不禁微笑再繼續加深這個吻。

 

唇舌糾纏所觸發的悸動,讓南優賢覺得心臟跳動的聲音異常的大。

 

他有一種好像沉在水中的感覺,一切的感官都變得模糊,他只感受得到金聖圭的唇舌撩撥著自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金聖圭發現南優賢漲紅了一張小臉,這才捨不得的鬆開他。

「呼吸啊…傻瓜……」

 

金聖圭捧著南優賢的臉,大拇指擦過南優賢的下唇時,他才清楚的意識到剛剛自己和金聖圭做了什麼。

 

喘著氣,南優賢揮開金聖圭的手,步伐很急地走到研究室的門邊。

 

他不敢看金聖圭…

 

「你晚上別忘了約定喔!」

 

 

 

看著南優賢的衣角隨著被關上的門消失在眼前,金聖圭意猶未盡的摸了摸自己的唇,就好像對方雙唇柔軟的觸感仍在一般…

 

怎麼會忘了呢?

 

南優賢你這是自投羅網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 的頭像
夏夏

替鬆Q的小樹澆水

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